【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56:09

走在平坦宽阔的马路上,竟然想起沟来。貌似潜意识里“居安思危”的样子,其实不然,是老辈人说过的一句话忽然浮上脑畔:穷沟富路。这句话完全是写实的,而没有今天人们所说“要想富,先修路”的意思――如果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修好路能致富发家的话,可真不得,人人可做吴仁宝了。乡下过去的水沟曲里拐弯,完全是在土地上挖垒而成;也没有节水灌溉的概念,说浇水了,从上游水闸放开等水流下来,快也得小半天――水先得把沟滋润了,渗透了,里里外外喝足了才能流淌聚集起来,流到田里。说沟的穷,当然是说水每冲刷一次,沟里的土都被刷去一层,不可能存留下什么牛粪马粪啥的肥田的东西。水沟如肠,水流一过,有一种现在灌肠的意味,当然是被刮削的穷极了。路为什么又富呢?当然还是从牲畜经过拉粪留痕这个意思上说的,牲畜经过多了,日积月累,泥土路面上也会营养富聚吧。把沟与路对比起来,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用脚都能理解。到今天,就不得不多费些笔墨说说清楚了。

但我在头次听到老人说穷沟富路的时候并不认同。相反,我以为,沟也不穷,路也不富。沟多好啊,一沟沿子的树,一沟底的沙,从来水到水干,那就是我们一群孩子的天堂。“来水了,打澡(游泳、玩水)走欧啊!”这个“走欧啊”连接着喊出来,既有地域特色,也极富诱惑力,听到这声音,我的心里就痒痒起来,饭还没吃吃干净呢,就想扔下碗外跑。那个年月乡下孩子没什么玩乐处,家长也不把孩子在哪儿玩、是不是有危险放在太重要的位置上。“站下,饭吃干净了再去,着急忙慌地干啥去呢!”蹲在门前吃饭的父亲发现了最多呵斥一声。“打澡去,他们喊着呢。”我嗫嚅着,再把碗里剩下的一点点面条囫囵进去,就匆匆跑了出去,从没听父亲还是母亲说,你小心点,哪儿哪儿不能去之类的话。

我们就去迎水头。一群半大小子丫头,气喘吁吁地跑到来水的上游方向,看到水头就迅速扒下衣服,光溜着身体下到沟里踩,踩得水花四溅;玩会儿再上沟沿抱上衣服跟着水流跑,跑到水头前面垒一堵简易“水坝”,看“水坝”一点点被水流冲溃……在下游的另一个水闸处,厚实高大的水坝终于堵住了水流,水在这里慢慢集聚起来,开始浑浊的水便渐渐清透进来,这时候,就是我们一个个跳进装满水的沟里“大显身手”的时候了。我们在水流里洗濯,游动,打闹。胆儿大的,会回到来水上游处那个叫“马家闸”的地方,从闸口倾泄处飞奔的浪花中往那个浪头打成的深水坑里扎猛子。像我这种胆怯的,只能下到没及脖子的水里小心地划动。当然,我们最多时候玩的还是在一米多深的大沟或分流小沟(类似现在干渠中分出的支渠)里打闹玩耍了。记得某次在大爷家门口那条沟里,二哥率我们一群娃娃嬉闹,他们那些大的欺侮我们这些小的,挨个儿的往水里摁头,憋半天才肯放开,直呛的人受不了。那次,我真有一种要被淹死了的想法,所以至今记忆犹新。

水沟里的日子从深春到深秋,从来水到水过每个大闸坑里那一汪深绿的水干,从水沟到1970年代被改造成水渠。不知不觉中,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水里自然就会漂浮,会游动,而不下沉。前几年我所在的小城里建起游泳池,我下水就会“游泳”的举动引起熟人的诧异:你出生在西北干旱地方,怎么可能会游泳,啥时候学的?我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游泳,不怯水,可能是小时候在水沟里狗爬爬会的吧。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爬会的。四哥见了我说起锻炼的事,说自己想游泳而不会时我还觉得奇怪:我都会你不会,每次玩水打澡不都是你带着的吗!

水沟里留下的故事都与一些人,一些变故有关。冬天冬水之后,水沟里就是半沟的冰。冰春天开化的时候,常发出一些奇异怪样的声响。我在七八岁的时候一个春风送暖的时候跟去公社开会的大人玩,会议结束后听广播里说晚上有电影,就悄悄滞留在公社,挨着饿,等到看完电影才往家跑。开始路上还有一些同行的人,最后路过荒滩走上靠水沟边的大路时就剩下我一个人。耳边是沟里咯叭的响动,后边总觉得有一个影子跟着,饥寒交迫的我走的一身冷汗,回到家靠门喊爹妈开门的时候都快要瘫了。春天完全冰全化了之后,村里人会全体动员清沙开沟。1970年那个春天我记得特别清晰,正是个大家加班清沙的傍晚,我到沟边喊回小叔和三哥,给他们带路步行十几公里到姑姑家喊她回来,奶奶到了最后一息。夏天秋天也要根据沟里沉沙的程度浇水前安排清沙挖沟的。有的地方沟深沙厚,往往是年轻小伙子比拼力气的所在。全部劳力上沟里,我们这些娃娃们也不分大小地集中在沟边上看热闹。大人汗流浃背地干活,不大注意沟边玩闹的孩子们,危险就在这时候发生了。某年,我们正在沟边上玩,忽然一沟的人都停下了劳动,一个不幸的消息传过来,马家琴子被谁的铣铲着嘴了。好在当时有北京医疗队,她的手术很快就在乡卫生院成功实施了。从此好长时间,我们再也不敢站在大人挖沟的沟顶上玩了。

沟闸里的水坑既深,存留的水量就多。在下一次来水之前,这样的水坑就跟某些地方存水的“涝坝”一样,成为缺水时候生活和牲畜饮水的地方。但这样的地方也容易成为危险的地方。另一次危险就发生在叫王家闸坑的地方。那天下午我们好多放牧的孩子正围在一起玩,突然听到有人喊:何家星娃掉闸坑里了,快叫人救人啊!顿时我们都有些慌神,但都不约而同地往闸坑方向跑过来。等我们跑到的时候,星娃已经被人救出来,并在赶过来老人的指导下,搭到恰好路边耕地的一条牛背上爬着控起来。过了一会儿,星娃呃呃地吐出水来,苏醒过来,又躺在地下呆了好久,被家人扶回了家。从此,我们对这些深不见底的闸坑都心有余悸。

沟给我最深刻最冒冷汗的记忆,还是我小学时候的一次险情。大约是深秋,天有些冷了,看着沟里的水再没了想跳下去的情绪。那天傍晚从邻村的姨家回来,沟里满满的水,就顺着沟边往王家闸方向跑。本来到了闸上,就能方便地从闸口的木栅上走过来,只是会走更远些的路。在走到大爷家门口的地方,看到沟两边几棵树交织,又记起二哥他们从沟边的树上来回攀越过,就起了走捷径的念头。可是,当我从这边的树凌空伸手抓着对面的树杆的时候才觉得,我的胳膊不够长,并且没有那么大的力气一下子实现跨越。一时间,我悬在两边的树杆间,进不了,也退不得。有那么一会儿,我都想到我掉进寒冷激流中死去的情景。也不知道最后我是怎么做了努力终于过来的。但我得到一个深重教训,就是再也不敢随便走捷径。

沟是乡村生命的血脉,是我们玩耍与发现的地方,也是生存最后的依赖。有些年月极其干旱,水井里没了水,大人就到沟底上挖井,从井底里汲水做为人畜生活用水。我就经常跟母亲或妹妹去沟底舀水抬水。沟里树多,夏天跑进沟里好阴凉,也好发现。有次,水流下去,我到沟里玩,看到一只好大的蘑菇,采下来玩了好半天。几十年的今天我都能清晰地记得那股味儿,香蘑特有的香味。

大约从1970年代中后期,家乡的沟便升级换代为渠了;开始只是截弯取直沟的改进名义上的渠,到1980年代完全被预制水泥块衬砌出来之后,沟就彻底告别了几千年的历史使命。水沟做为时代产物,现在在乡下也很少见到。但沟给如我这样经历过它变化的人留下的东西,一如它曾承载过的水流一样,永远流淌在人们心上。

小孩儿得了癫痫病江西癫痫病医院能看好吗治羊癫疯的好方法黑龙江看癫痫哪家好哈尔滨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