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庐山,庐山(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49:59

2013年7月12日上午,我携着妻儿来到闻名遐迩的江西庐山。我们包了一辆出租车,从早上八点开始,先后游览了庐山东侧的三叠泉、白鹿洞书院以及碧龙潭景区。

从碧龙潭景区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今天的庐山东线游基本结束。出租车司机李师傅在景区大门口等着我,这时我们已经感觉精疲力尽,只想找个旅馆快点安顿下来。李师傅说,庐山的旅馆数不清,但是住在牯岭镇最舒服,那里海拔一千多米,晚上睡觉还要盖被子,而且牯岭镇有一千多幢外国人盖的老别墅,差不多都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是别处难得一见的西洋景,晚上灯火辉煌,夜景也是一绝,我们这里有句俗话叫做: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牯岭镇的灯火在中央。

我说那好啊,你现在就送我们去牯岭吧。李师傅答应了,开着车驶向庐山正门。大约二十分钟后来到庐山风景区的大门口。李师傅说,什么都讲究正宗,我们今天玩了一天,其实都是庐山周边的景致,庐山真正的人文景观都在这边,什么牯岭镇、老别墅、庐山会议旧址、宋美龄的美庐别墅、庐山恋电影院、毛泽东旧居、白居易草堂、江青拍照的劲松和仙人洞、朱元璋的御碑亭、竹林寺等等这些都是庐山风景的精华之所在。

我抬头看看前方,果然是庐山正门,光那大门楼就有十几米高,宽阔而厚重,俨然是一幅华美的相框,庐山的倩影就在相框里风韵宛然。

从这里进去上盘山公路,只见急转弯连绵不断如黄河水曲萦回,似佳人柔肠百结婉转,一个弯道比一个弯道险,一个弯道比一个弯道高,路边的苍松翠竹明明就在眼前,瞬间就已经在山下,再看脚下如梯田般层层叠叠飘在云端的公路,不觉胆寒起来,我问李师傅一共有多少个弯?他说四百多个。我忽然想起毛泽东庐山诗句:“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

看来诗人当年所言非虚。

半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这浮在云端的街市——牯岭镇。

2009年,我曾经去过安徽的九华山,第一次见到九华山顶的小镇九华街,给我的感觉是那里远离了红尘的喧嚣,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同样是天上的街市,今天见到的牯岭镇却与九华街大相径庭,完全是两个概念:各式各样的西洋别墅演绎着各自的欧式风情,宽阔的马路和拥挤的车流以及变换不停的红绿灯,这些都在提醒着人们这里是座现代化的微型城市。你看,那琳琅满目的商店,熙熙攘攘的人群,执勤的警察,沿街叫卖的摊贩,一幅幅生动的画面让我想起了牯岭镇的创建者——英国商人李德立。

1886年的李德立还是英格兰的一个小青年,他披着传教士的外衣,怀揣着淘金梦来到中国。经过几番考察,他发现庐山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当时来自北欧北美的西洋人都不适应长江沿线城市的酷热天气,李德立从中发现了无限商机。1895年,李德立通过种种手段在庐山长谷冲一带低价租下了4500亩荒地,然后对外转租,声称自己是出租“清凉”而不是出租土地。李德立的王婆卖瓜行为成功地招来了大量的西方商人和传教士,很快,一幢幢带有西洋风格的别墅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庐山冒出。颇有前瞻眼光的李德立对这片庐山新城实行了远久规划,街巷里弄,公园绿地,供水照明,商铺酒店,这些无不倾注着李德立的心血。李德立甚至还联合教会商会斥巨资修建了一条直通九江的公路,于是这里成为西方冒险家的又一处乐园。李德立称这座庐山新城是清凉之城,清凉英语为cooling,中国百姓按照发音很随意地叫做“牯岭”,这就是牯岭名称的来历。

赚得盆满钵满的李德立很快成为在华洋人里的头面人物。他一度被当选为牯岭市政议会的主席。从牯岭市政这个名称来看,庐山上的这座西洋人的集聚区已经成为国中之国。但当时中国国内的局面混乱不堪,从清帝逊位到军阀混战到北伐到国共纷争,庐山下的战火始终没停过,相反,庐山上却是一个世外桃源,庐山周围的百姓纷纷涌入牯岭,过起了相对稳定的生活。

对此,李德立这个中国最早的房地产开发商得意地说:“他们对我感恩戴德,准备立我为王了。”

但是李德立最终还是离开了他居住了33年之久的牯岭,1921年,他被大英帝国召回。1935年,牯岭的主权被国民政府收回,大量的别墅落入国民党的达官显贵之手。每到夏天,南京政府的大员们便云集此地。牯岭,结束了李德立的时代,不再是西洋人的乐园,却蜕变为国民政府的“夏都”。

“到了。”李师傅的一声吆喝,打断了我的思绪。抬头看见面前是一家宾馆,四五层楼高,完全是现代的风格,夹杂在那些石头墙铁皮尖顶的欧式别墅中间显得特别醒目。

房间是李师傅早就定好了的,进了里面,感觉还不错,很大的三人间,地板锃亮,床单雪白,空调热水器一应俱全。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开空调需要另外付费。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宾馆也住过不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规定。服务员说,庐山夜晚很凉,需要盖被子,根本不用开空调。想想也对,多年前李德立带着一帮子金发碧眼的洋人吵吵闹闹地上庐山就是来避暑的,那个时代根本就没什么空调。

爬了一天的山,感觉很累,打算早点睡觉,但是妻非要出去走走,顺便看看能与天堂苏杭媲美的牯岭镇灯火。

于是再次走出来,我们一行三人融入牯岭镇的夜色里。

应该说牯岭是个很大的镇子,公路交叉纵横,现代的高楼和西洋式的别墅鳞次栉比,商店的霓虹灯和夜总会舞池的灯光交相辉映,怎么看都有着内地小城市的规模和档次。牯岭的夜,天凉如水,在成片的法国梧桐树下漫步,庐山的夜风带着阵阵凉意在行人的衣袖、鬓发以及法国梧桐的树叶间来回穿梭,颇有些羽化登仙般的惬意。

也许是爬山玩累了,大家都窝在旅馆里休息,街上行人并不多,偶尔有一辆轿车从身边驶过,之后就是长长的寂静。很多的商店和小吃店还在营业,但顾客稀稀拉拉。一幢又一幢古老的别墅默立在昏黄的路灯里,每一座别墅都应该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只是这些故事隐藏在那些尖顶铁皮屋顶下,隐藏在厚重的青石墙砖里,我想。

不知道李德立当年居住在哪一间尖顶别墅里。但我脚下的柏油路李德立一定走过。他在墨绿色的法国梧桐树下漫步,叼着烟斗,瘦削的脸上,那一对眸子如英吉利海峡的海水一般湛蓝,那乱蓬蓬的大胡子卷曲着英国绅士的浪漫。他会想到一百年后,一个叫倦客的家伙在他曾经的王国里一边走一边看着他的杰作,同时还想象着他的模样么?

走了半个小时,渐渐走出牯岭镇的繁华热闹的街心,路两边的建筑渐渐少了,山下的灯火在庐山的黑夜里越来越醒目。走到一处开阔地,妻指着山下的亿万灯火海洋说:瞧,多壮观!那就是九江市区了。李师傅说的“牯岭镇的灯火在中央”指的是从九江仰视牯岭的夜色,我们俯瞰山下的灯火,和人家在山下仰视我们其实是一样的效果!

我说,那还是不一样,牯岭的万家灯火在一千多米的山上,当庐山与黑夜融为一色时,那一盏盏灯火其实已经镶嵌在天幕上,你我眼下正在天上作客呢!

这一夜,我们枕着庐山的云雾而眠,这是我第一次在海拔一千多米的高山上过夜,虽然没有“枕中云气千峰近,床底松声万壑哀”的意境,但牯岭的夜晚清凉、静谧,我睡得很香甜。

第二天早上六点整,妻就把我们从美梦中叫醒,她说,庐山云雾天下闻名,在太阳出来之前,我们赶紧去看看庐山雾。

儿子赖床,不愿意起来,只有我跟着妻走出来。所谓山中日月长,外面已然大亮,街面上行人稀少,大部分居民和游客还在梦乡里。牯岭的别墅、老街、法国梧桐树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薄雾。庐山北临长江,东依鄱阳湖,空气中水汽含量很丰富,一年四季云雾缭绕。但夏季日照时间长,云雾也就淡了许多。

没有看到期望中的云蒸霞蔚的仙界景象,妻有点失望,既然出来了,还有必要回去睡觉么?于是干脆拉着我去吃早餐。

这是一家伊斯兰风味的清真饭店。从厚重的青石墙和尖顶的铁皮房来看,饭店的前身应该是某位西方探险家的别墅,一百年的风雨,物是人非,金发碧眼的别墅主人早就不知去向,唯见一个个黄面孔的平头百姓在法国梧桐的绿荫下进进出出。

店里的东西很贵,一碗稀饭要两块钱,一块巴掌大的葱油饼要五块钱,我和妻吃了十几块钱的东西居然感觉没吃饱。虽然贵点,但是想到能坐在从前的洋人别墅里吃早餐,就冲这一点,值了。

早上七点半,另外一位余师傅开着车来接我们,原来,李师傅昨晚下山了,所以他来为我们服务。上午的行程是如琴湖、花径、锦绣谷、仙人洞、龙首崖、御碑亭、天池寺、铁船峰、芦林湖、黄龙潭、黑龙潭。这个旅程基本都是在山谷间步行的,所以他把我们送到如琴湖岸边就掉头回去了,说是在景点的另一头等着我们。

如琴湖是个人工湖。它的前身是个大家都耳熟的地名——大林寺。关于大林寺,白居易在《游大林寺序》里这样说:“大林穷远,人迹罕到,环寺多清流苍石,短松瘦竹,此地实匡庐第一境。”大林寺在南宋时期就毁于战火,上世纪六十年代在此拦坝蓄水,白居易时代的匡庐第一胜景现在已经变成了波光潋滟一湖碧水,垂杨倒影,环境清幽,景致绝佳。

虽然大林寺不复存在,但从这里一直到花径的景致都和白居易有关。如琴湖边有白居易的汉白玉雕像,而花径那边更是种满了桃树,桃树林里有白居易的雕像不说,主事者还煞费苦心地复原了白居易当年的草堂。至于那置身于桃林中的“花径”两字据说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挖出来的,经专家考证是白居易亲笔手书,于是发现“花径”两字的地方迅速成为庐山的一处风景名胜。

如琴湖十几万平方米,应该说,大林寺,桃花,白居易的足迹,这一切都深埋在湖底的淤泥之下。眼前的景色完全是望梅止渴之作,只能说,白居易对庐山的影响太大了,一首《大林寺桃花》牵动了无数现代人儿时的记忆!来庐山没能看到大林寺这当然是个遗憾,但毕竟来到当年江州司马题诗的那个大环境里,也算是个心理安慰,对童年有所交待了。

从花径景区往东走就是庐山锦绣谷。花径那边地势平坦,锦绣谷这边却是涧阔沟深、峰峦起伏。奇形怪状的岩石,云遮雾绕的山峰,俨然是锦绣庐山的一个袖珍版。因为这段风景是庐山的精华之所在,所以谷里面游人如织,一个接一个的旅游团纷至沓来,每个团的导游都在用微型麦克风讲解着锦绣谷的各种传说,哇啦哇啦的讲解声此起彼伏。这里的人文传说多半都和朱元璋有关。花径景区在唐朝,这里忽然间已经到了元末。传说的主题无非都是朱元璋和陈友谅在卢山脚下的鄱阳湖决战,朱元璋因为战事不利逃入庐山,最后靠庐山的神灵保佑化险为夷的经历。锦绣谷有一处景观叫做“天桥”,所谓的“天桥”就是两处遥遥相对的断崖各有一块凸出的岩石平平地伸入空中,远看如一座断桥。

据说当年朱元璋被追兵追得狼狈不堪时,一座天桥忽然延伸到马蹄下,朱元璋刚骑马逃到对面山上,天桥就断裂开来,还原成两处断崖,让追兵望桥兴叹。原来刚才的桥是黄龙化成的,等朱元璋过去,黄龙就腾空而起,朱元璋也因此脱险。

在各个导游轮番轰炸般的解说声里,我仔细打量这座断崖:这处断崖确实生长得与众不同,别处断崖自上而下都如刀砍斧劈,陡峭笔直;这处山崖的顶部的黝黑色岩石像一个空中平台一般向庐山云雾的深处淡定地伸出来,对面也是如此,所以远看的效果很像一座断桥,适合汗血宝马一跃而过,想象力丰富的人自然会联想起刘皇叔跃马檀溪的故事,而卖过草鞋的刘备又没来过庐山,于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非朱元璋莫属了。其实朱元璋当年与陈友谅打的是水战,并不是故事里的山地游击战鼻祖,朱元璋也确实来过庐山,来过锦绣谷,那是在陈友谅被他打败之后,心情不错的朱元璋到庐山度假来了,所谓跃马庐山的传说纯属子虚乌有。

从天桥往前走,山路渐渐从谷底伸向峰顶。行走在庐山的胸膛上,看着谷中大大小小的山峰悄然耸立,每座山都是层层叠叠的巨石垒成,整座山几无寸土,只在峰顶和崖壁上才有几棵苍劲的松树从岩石缝里挺出,那些在几千年岁月风雨里剥落风化的巨石呈现出姿态各异的造型,什么雄狮、老虎、野猪、大象、蛤蟆、猿猴,无不惟妙惟肖,活灵活现。一路上的导游都在反复解读着这些岩石的故事,当然也不忘讲那些人文典故,朱元璋自然是这些典故里的主角。这里面最出名的是一个叫做竹林寺的地方,只在岩石上看见“竹林寺”三个字,却看不到和尚看不到庙。传说这竹隐寺是隐形的,凡人看不到。当年朱元璋被追兵追到这里,逃到寺里藏身,那些丘八们从庙门口过都没发现偌大一座伽蓝,朱元璋因此也逃过一劫。

我看着刻有“竹林寺”三字的岩石苔痕斑斑,心想,朱元璋可能会崂山道士穿墙而过的本事,否则这么厚的岩石,他老朱怎么就能钻进去?

走过虚幻的竹林寺,前面就是闻名遐迩的仙人洞。仙人洞是个很大的溶洞,洞口宽约十余米、高约五六米,外形看上去酷似一只摊开的手掌,所以又叫“手掌崖”。洞内深约四五米,空间如普通人家的客厅般大小。庐山的岩石结构是花岗岩地貌,并非卡斯特地形,能有如此大型的天然溶洞,实属难得。

黑龙江治疗癫痫的医院左乙拉西效果如何石家庄哪个医院治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