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菊韵】我也读城 (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54:36

易中天的《读城记》,读遍了大江南北的名城古镇,可谓用心。他的结论“北男南女,北阳南阴,北山南水,北武南文”,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处山水牵一种情,自古,郡望或地望是一种令人俯仰的文化。但更为深刻的文化应是历史沉淀所在一个城市上堆积的色调,应是时间的进行曲回响在一个城市上空的余音,应是一个城市老百姓衣食住行、接人待物所展示出的风俗人情。无论南北,各有千秋。

春节期间,偷得半月闲暇,应朋友之邀,去了北部湾边上的海滨城市北海市。冬天的北方人到海边,几乎热夏的感觉,生出对异域风情的羡讶。满眼绿色,满耳的海涛声,满桌的生猛海鲜,椰树下阵阵海风,榕树下舞起的裙裾,老街屋廊下麻将桌边围坐的老人,鲜亮的街道上奔驰着的摩托,一个新兴的、休闲的美丽城市,人少,车少,花多,给我留下了不灭的印象。有海就有风情,有情就有心中的夏威夷。

几十年来,我去过了不少城市和镇,如工业城市沈阳、兰州;文化城市长沙、南京;政治中心北京;商业都市上海;旅游胜地桂林、杭州;交通枢纽郑州、武汉;历史名城延安、南昌;休闲城市三亚、成都。感受最深的是南京。南京,六朝古都、历史名城,从魏晋南北朝兴市,古名金陵、白下、建康、石头城。古人云:魏晋人物、晚唐诗,最风流。我认为南京城市在全国城市中最为风流。不说南唐后主李煜的辞庙,不说“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周郎,单就是秦淮八艳的风尘女子和反清复明的前朝学士们搅在一起,演绎出多少风流缠绵而又悲壮雄浑的历史活剧。李香君、董小宛、陈圆圆、柳如是她们与候方域、冒辟疆、吴三桂、钱谦益的故事,风流倜傥,跌宕起伏,历史上有几人能比。历史老人很大度的在南京抹下了这重重的一笔,大红大绿,使人眩目。可惜,南京也许因为脂粉味太浓,历史上就成了亡国之都。真可叹。

叹,莫过于过秦淮河,走乌衣巷,读刘禹锡的诗: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让我回到西安吧,西安,总在我心里。西安,古长安。

长安自古帝王都。我生于兹长于兹,西北望长安,最忆是故乡。我家门前的路或就是秦军荷戟出征的古道,我家窗前的一轮月撒下的柔曼或就是引起李白遐思的那一片月光。古城西安,汉唐盛世,文武之地,大度、大气,厚重、厚实。西安,秦时咸阳,汉时长安,长治久安。公元前199年暮春的一天,刘邦指着未央宫四周对萧何说:“此处可以添筑城垣,作为京邑,就叫长安吧。”从此,咸阳便更名为长安了……我到哪儿都说,看看西安吧,这可是古长安呢!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月光下的古城墙,晨曦中的大雁塔,朝钟暮鼓,紫燕乌鸦,俯身是古迹,仰头是文化,连一枝灞河柳都吟成了唐诗宋词中的离愁别绪!应了那句话:不到西安就不知道中国,不见长安人就不懂得汉民族。历史老人一屁股就坐在了关中这片黄土地上了,一待就是几千年。

秦腔,汉陵,蓝关,辋川,灞桥,终南山……一句一豆,书写着中华大历史。韵味悠长。

渭河绕城而过,这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城,槐荫蔽地,云鳞漫天,游走街巷你去听听西安人的说话中的古韵,“嫽咋咧”“毕咧”“兀”“咥”“嗟”“撮”……你读过《诗经·阵风·月出》:“月出皎兮,姣人嫽兮”吗?你或读过杜牧的《阿房宫赋》,“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或听过那句“嗟来之食,吃下去会肚子痛的”,这些都是古之雅言正音的遗存。你再去读读那些街名巷名,大明宫,玄武门,下马陵,湘子庙街,四府街,柳巷,冰窖巷,曾是鸿卢寺(古代的外交部和国宾馆)所在地的洒金桥,曾是皇帝选妃子流光溢彩的粉巷和选人才科举考试的贡院门……民谚说:“城南韦杜,去天尺五。”提起韦曲,你会想起唐皇李显的韦皇后和诗人韦应物、韦庄。提起杜曲,你会想到唐宰相杜如晦、杜佑、杜牧,诗人杜甫也曾在此居住。而,韩信寨,你又会想到谁?城西的阿房宫、城东的华清池呢?走进城来,鸿门排宴,曲江流饮,雁塔钟鸣。走出城去,夕阳残照,古道飞尘,汉茂陵霍去病墓前马踏匈奴的雕塑,唐昭陵石碑上带箭的骏马,让你感受汉唐雄风扑面而来。

古时,西安是“丝绸之路”通向西域的起点。今天,西安是复兴中华走向未来的“世纪梦”的源头。

有人问余秋雨,先生《文化苦旅》写了那么多地方,为什么没有写西安?余秋雨回答说,西安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去写的城市。台湾当代著名作家,白崇禧之子白先勇先生也说过一句:西安太重,不能轻易去写。

易中天写读城,说:“西安和北京都是属于秋天的,但眼望香山红叶,我们想到的是秋阳,抚摸古城青砖,我们想到的是秋风”。

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是的,只有秋天,你来,你才能嗅出古长安的味道,读出西安城的孤寂和它的清高。

最终,易中天也没有写西安城。

有一天,我读到一首诗,写西安的,题为《西安印象》,一个叫“灵遁者”所作:

西安不认识我

西安也不认识名人

就连秦始皇也算不上

西安只认识他认识的人

所以属于西安的朋友

其实不多

看看西安的城墙就知道了

黑黑的

灰灰的

静静的歌唱

却无人应和

十三朝历史与其说是时间

不如说是故事

因为西安对于时间的态度

从来都是抵抗状态

所以西安印象

从来不如杭州的妩媚耀眼

更比不了北京的高贵傲人

西安就如一个叫玄奘的和尚

一声不吭的走着

不论前方多么辛苦

最后他还是会静静的回来

回来蹲在墙根下看戏

唐安史之乱后,长安衰落了,有时,我甚至觉得这千年以后,连“西安”这两个字都猥琐得打蔫。“长安何处?”一九二四年,鲁迅先生来到西安,他说:“想不到连天空都不像唐朝的天空。”但不管怎样,“西安,一直还是文学的想象”。白先勇先生这么说。

我爱西安。

2007。3。19草

2018。1。11修改

江西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哪家医院看癫痫较好江苏癫痫病专科医院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去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