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柳岸•春】梦幻江山(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08:16

我漫无目的地漂游……

不知何时,游到了一方去处。

那儿桃花朵朵、蕊香缕缕;亭台楼榭、雕梁画栋;时有仙鹤翩翩、时有神童踵踵。一群蜜蜂嗡嗡作响,在寻觅着生活的甜蜜,呼朋唤友中,有了生活的隆重。几只鸟雀呆呆卖萌,偶有数声啁啾的迷离扑棱,有了动态的国画联盟。

我走到一处花团簇拥处,这簇花儿最艳,这簇花儿妍浓。

只听“嚇啷啷!”一杆金棍亮眼过后,金属声音作响,且舞动如风。细看,竟然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来也。

悟空本是享受着美差,玉皇大帝派他看守蟠桃园。他正在美梦中,可惜被我惊醒了……

只见这大圣一个筋斗云,翻转下来。用手一指,对我喊到:“喂,何人大但,竟敢打扰俺老孙美梦?”

“啊!哈哈,是我啊,大圣,我乃凡间一小文人,江湖人称悬壶是也。大圣别急,我来是有要事相求的。”

“哈哈,什么?有事相求?这话有意思,老孙正愁着没事做呢!”悟空抖抖它的猴毛,眨巴着它的猴眼,对我调皮地说,“啥事吧,你且说来听听。”

听悟空这么一问,我顿时将江山以来的感慨和梦想一一道来。

我自进入江山文学网,好有感慨。总有种“一入江山深似海”“进来了就出不去了”的感觉。

我完全被江山的盛景所吸引。在那桃花深处,我的文竟全部被发表,而且还混了两个红色相思豆。那两颗红色相思豆在江山景胜处,摇曳点缀,袅绕柳岸,颇有一些姿色。

可是,放眼望去,有的作者的作品红染苍穹,在江山高处袅然摇曳,好一个惬意了得。而我的小文,寂静山野;放眼望去,蓝豆多多,其中两颗红豆鲜艳地驻守着我奋斗的园地。犹如一片蓝豆的海洋里有两艘红色的小船在荡漾。而且我那两个可怜的红红相思豆,犹如小船在浩瀚的蓝豆海洋里,沉浮不定,几近淹没。红豆们很明显单薄的多了一点。好有“惺惺相惜,顾影自怜”的感觉。我有诗为证:

“江山浩渺柳如烟,奋斗半载精两篇。自我吟哦快乐事,打马云苍窥江山。”

其实,我来到江山,本是抱着玩玩的想法的,对精品没有想法、没有概念的。过来看看风景,看看我那只言片语的文章,是否能在江山文学网发表。若能发表,我都烧高香了,我都阿弥陀佛了。

常言说的好,“人心不足蛇吞象”“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我的文虽有了两个红豆,但与我的发文量,明显不成比例。与江山大咖们文章的精品率差得更远了,差了牛鼻子劲了。他们有的能够篇篇精,我简直认为他们“红豆生南国”,南国全他们了!好不羡慕。我不满足于自己刚开始的只追求于发表,而是暗自探寻为啥自己的文章不能够精了。

这里的写文能手,真真是强手如林。个个是书歌秦魏,神笔马良的主。能力能冠冕三军者,比比皆是。我看他们,犹如雾里看花,有了朦胧,有了崇拜,有了努力的方向。可是我虽经几番努力,竟只有区区两篇精品推荐。这让我不由得有点疑虑,只想问问,这是为什么呢?

甲申之变,是江山文坛“百变郎君”,虽英俊年少,但作品老辣,时时令人拍案叫绝。他在柳岸驻守多年,精作不断,屡创佳绩。这不,近日绝品《盛名》以犀利的笔锋鞭挞盛名的危害。如因种猪讲了人话而猪主人远博盛名大大获利;因茶杯犬的出色演技,而让茶杯犬的主人盛名在外,盈利颇丰,于是人们逐利而行,在盛名面前,缴械投降。甲申的文笔之凝练,批评时风文笔之辛辣,令人拍案叫绝,俺悬壶佩服加佩服!

怀才抱器主编和刘柳琴社长,更是精品连连,本年第一季度他俩获得精品数量,成为江山优秀作者。他们畅意文字,惬意柳岸,红遍了江山。比如怀才主编的《读残壶断想》一文,一把老壶,被孩子弄坏了壶盖,他不仅不恼,反而激发了他无限诗意之情。从外圆内方的袅绕的茶香里,付出了深刻的友谊之情;从残缺的壶盖处,升华着抱残守缺的依依怜爱之情。我也欣赏这篇精品文,吟诗一首赞道:“吾处纷繁天地间,残壶茶香漫炊烟。袅绕一缕幽香在,何处人间不周天。”

可是,为什么我自己的作品老是成不了精品呢?我知道,江山精品组审核人员应该都是满腹经纶的文学专家,是写文章的高手中的高手。但或许每天审美疲劳,或许不喜欢我的文章风格,反正我的作品太俗太直白,没能入得他们的慧眼,就是不给点红。就让我这样朝思暮想,望眼欲穿。可红豆离我越来越远,而绝品更是遥不可及。

我收回思绪,继续对悟空说:“大圣,我真羡慕你们的生活,神仙啊。我在凡间是靠写文为生的,可是文章老写不好。很是苦恼啊。我现写了多篇小文,累得我咳血,扰得我失眠。竟还是被江山编辑部不看好,不给我精品或绝品。我很是困惑。考虑再三,想到大圣威武,故来请大圣前往,一探究竟。咱不能老是不精,我要看看自己的不足在哪里。看看他们的评选过程去。”

大圣闻听端详,立马正色言道:“不可,不可!我们仙界不问俗事,你的忙我帮不了。”

“泼猴,竟然还来起了官腔。你竟忘了自己的身世了,对恩人也不帮一帮。”我看悟空这般,立马对他恼了起来。

悟空有些懵了:“咋能这样说呢?我的身世咋还和你悬壶扯上了呢?你咋还成了我的救命恩人了呢?”

“悬壶,你要知道,我是来自花果山的一块仙石啊,它是经日久积蓄阳刚之灵气,得天地经纬之精华,聚日月轮回之光芒,沐四季春夏秋冬之殷实。方有我今日多变智慧之身。你咋恁能扯呢?哈哈哈!你的话语是没有证据的。我不信。”悟空对我慢慢地细语说道。经过西天取经,悟空成了得道高僧,早已没了往日猴急、猴急的浮躁和莽撞的毛病了。”

“你不信我也没法子,不过你今天必须帮我的忙。兄弟啊,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我无奈地说。

“啥事?你说。我刚才是逗你玩呢。”悟空一改刚才的迟疑,爽快地问道,“悬壶,我乐意帮人。西天回来我已得道,吃斋念佛,助人为乐。”

“悬壶,你是写文很快乐,因为不精才烦恼,是吧?”

“对,对!不亏悟空仙人也。大圣啥都知道,佩服!”

“悬壶,你说,我怎样能帮你呢?”悟空接着说。

“大圣,我想去看看为啥我的小文,老是精不了?”

“这事啊,好办。我们去打入他们的内部去,就可以看他们怎样评选精绝文的了。”

“啊,妙,大圣帅气。就这样办。”

“悬壶兄弟,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好,我已准备好。”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阿弥陀佛,上天修好德,嘘……”

“你给我,变!”

天空有点蓝。桃花正在与小草对话,夸赞着春天的美好。一条小溪蜿蜒在一幢独栋别墅前,潺潺的流水飘出一曲美好的春天之歌。几只喜鹊,喳喳叫着,从独栋别墅里传递着一波又一波喜庆的电波。这里是江山文学编辑部,五十多个文学社团的精品文和绝品文的喜报都是从这传出。

此时,一缕淡淡的风围绕江山文学编辑部的独栋别墅袅绕着。忽而进入这间,忽而进入那间,在每个房间飘荡着,犹如闲庭信步。这缕清风正是我和悟空所变,太佩服悟空了,有了他,我就可以进入编辑部,一探为何我的文章不能点红,不能得到红色相思豆和皇冠了。

我们绕了别墅一圈。最后在一间挂着“江山文学编辑部”牌匾的办公室门前停了下来。在门外稍一停顿,我们化作一缕清风入得室内。

这是一间通房,各位编辑都一溜排着坐在靠墙的各个办公桌旁,每个办公桌都用一米见方的玻璃隔离着,自成一体,每个都是独立的空间。总编坐在最前排。只见里面噪噪杂杂,人声鼎沸。

“总编,这篇散文《黄土地黑土地》我认为可精。原因有三。一是此文立意新颖。二是此文无错别字,语言凝练,语意顺畅,有思想,有场景,有框架。三是此文前后续贯自然,结局合理,富有正能量。”

“总编,你过来看看。这小说《浮沉》好啊,我认为堪得绝品皇冠。”

“总编,这随笔写得真奇妙,作者是农民出身,能不能点红?”

……

整天,总编被这成堆的散文、小说、随笔等的编辑争着要求拿意见,并给以盖棺定论,确定精绝。他每天忙得头大。

要知道,五十多个文学社团,一个题材一篇推荐文和绝品推荐。这样每天参评文,至少200篇左右。是个很大的工作量。

而这里面又能产生几篇精绝呢?需要他们仔细的看文,评文,最后确定真正的精绝。

“悬壶,这些编辑也累呀!”

“是,大圣,一篇篇精品来者不易啊!”

我们看到江山文学的不易,使我更佩服的是江山文学总编,五十多个社团的精绝都是她一锤定音,太累了!真的不容易啊!

“悬壶,咱还继续不?”

“好吧!我们回去吧,我们看到了精绝的产生过程,就是不精绝,也心甘了我也值得庆幸的。毕竟我获得了推荐,这如国际电影、电视的大奖,就是不得奖,入围也是一种莫大的荣誉啊。哈哈!”

“哈哈,悬壶你说的对,有心江山,努力江山,必然江山。”

我们打道回府。于是出得门来,就欲离去。

“大圣,你听,好像有人吟诗。”

悟空打开他的顺风耳,仔细一听:“对,悬壶,是有人吟诗。”

那我们先看看他是谁?

 

“舞文弄墨诗兴浓,柳岸枝头黄鹂鸣。梦里不知春几度,尽在文坛花满庭。”一位文者吟哦有样,情绪惬意地行走着。他慢慢由远及近,模样也慢慢由朦胧变得清晰。我们认清了来人,原来是柳岸社团的社长老百。

他今天咋恁有雅兴,还这么高兴?他所来何事?这几天柳岸社团喜事不断,如刘柳琴和怀才抱器成为江山优秀作者;石门、断二位新人即将成星;甲申之变获绝品推荐等等。把老百社长的打油诗意也撩起来了。哈哈,你看看把他高兴的,恰恰是现实中的弥勒佛啊!

我和悟空看到老百要去江山编辑部,也决定随老百前往,一看究竟。

这时,只见悟空顺手薅了一根猴毛,用嘴一吹,悟空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变!”只见空中立马飘来二块薄如蝉翼的布,此布若有若无,不一会儿就飘到我与悟空身边。并对我们形成围合,然后,就附在我们身上。悟空说这是隐身衣,我们可以看到他们,他们却看不到我们。嗨,这悟空真棒!我们原来的一缕清风,瞬时变成隐身衣,随老百前行了。走,看老百到底干啥来了。

只见老百步履轻盈地走进江山编辑部。

“老百社长来了,今天是不是有喜事啊!”

“弥勒驾到,欢迎光临!”

“好小子,你的阵营好生了得啊!贺喜老百,祝贺老百……”

一进门,听到的贺喜声,如雷贯耳,把老百整懵了。面对众多编辑的祝贺,他只有唯唯诺诺,一并谢过。

随后老百脸色故意一变,嗔然说道:“好,好!大家别闹,我是来问一下我团作者悬壶的情况。这小子把文的精绝看的比命都重要,天天整夜地写文改文,看他那样努力,为了作品得一个红豆,已相思成白头了!”

“谁?悬壶啊!我知道,那小子就是疯子,这几月他出的帖子很棒。”

“是的,悬壶也是老人了,他出文量大,语言表达还可以,最近几篇复议文,就是接近精品的料。如果小说故事丰厚一些;散文情节接近生活一些;随笔意义更丰富一些。精绝都不是事,社长回去给他加点料,悬壶文章成精,绝对指日可待。”

“不错,悬壶这小子,有后劲,前途辉煌……”

看外面人声糟杂,总编从值班室迈着方步走出来。并向老百打招呼道:“老百社长好!啥风把你刮来了!”

“总编好,我正找你有事呢!”老百赶紧搭话道。

“是悬壶那小子的事吧!我知道他是你们的拼命三郎。”

“是的,正是这小子。他人很好,但就是有三拼:一是生意拼,二是工作拼,三是写文拼。特别是写文,他可以为一则小文整夜不休息。这不,为了文的精品问题正在追着我问呢。”老百又喜又恨地说。

“悬壶的文,底子不错,就是在一些细节上缺些火侯。如:一是文章句子的脉络显得散了点,注意上下句的逻辑性关联。二是小说语言不十分精炼,要注意。三是有些段落加厚一点,让它有点肌肉,另外,不要一句话一段。如果他能注意了这几点,文章成精成绝就有了可能,回去给他说吧,用心打磨,精绝很快就会出现。”

老百闻听总编这般道说,心生欢喜。于是就转身离去,并继续吟诵着打油诗:“文坛豪情在江山,春风花明到柳岸。才子佳人勤学早,笔舞龙蛇写诗篇。”

我和悟空看到此时,也顿觉释然,随即目送老百离去。

至此,我对自己文也有了充分的了解;对江山编辑部有了更深的认识;对自己文的精绝方向,有了明确的目标和行动方案。

我与悟空也到了话别的时候。只听得空中一声呼喊:“悬壶,好好为文吧,争取获得更多精绝文章。俺从天宫下来多时,恐天帝老儿怪罪,俺老孙去也!”

只见一个筋斗云飘去,悟空早没了踪影。而在那消失的云朵旁,有一道彩虹飘起。我看了看,好像有了好多七彩霓幻在眼前。云朵片片,彩虹飘飘。

我的文有精品的希望了,生活多么美好!江山的天是艳阳天,柳岸的氛围我好喜欢。

真舒坦!我伸个懒腰,在床上翻了个身。

女性癫痫是怎样产生的呢合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兰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武汉中医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