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真色彩】大地霜花(征文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41:27

一、葵花

那时候,我其实并不熟悉葵花,更谈不上读懂它的本质以及内涵。它瘦削的姿影在大地上晃动,增加了平原上以植物命名者的高度。我知道,它沉甸甸的头颅在不停地旋转,始终朝着太阳照耀的方向。它是紫外线的情人,光的热恋者。

当时,我站在故乡的高坡之上,村庄刚刚经历了秋收,眼前的景象荒芜而又苍凉,像一片被风暴袭劫过的海洋。望着田野上被砍倒的大片葵花秆,一种荒凉的美感如惊慌失措的地鼠,迅速蹿入了我的心间。我年幼的心,既有点莫名的兴奋,又有些莫名的慌乱,一切都是莫名的。

此后,秋天的露水布满了田野,收割后的田野很快进入冬天的调整时期,此时的田野像一个经历产后的妇人,看上去那么虚脱无助。整个冬天,她睡着了,在静静地等待来年的种子重新播入土壤,让自己再一次受孕。哦!冬天的平原,像阿尔山脚下的原野般一望无际的平原,无论日出还是日落,都没有任何遮拦。

布谷鸟叫的时节,我目睹到乡亲们春天耕作的情景:一头黄牛在吆喝声中低头用力,随着一声鞭响,犁铧的锋刃残忍地切开大地的腹部,紧接着是刺鼻的泥土气息冲出地面,强烈的气浪浮在空中久久不散。我听见地下的草根被斩断的声音,以及泥土在漫长冬季发酵后气囊般的爆裂声。

我相信春天的大地,会随着第一声春雷而开裂,种子苏醒,土地之神会在瞬间钻出,守护一年一度的丰收。因为农人是大地最忠诚的儿子,神灵要成为他们的庇护,完成他们用汗水换来的祈愿。成年后我才意识到:世界上最好闻的气味,莫过于泥土与草根结合产生的气味,当黑色或褐色的泥浪毫无保留地袒露地面,如果再加上绵绵细雨的揉合,气味就更好闻。它们的新鲜和热烈是上天赋予的,带有天然的原生质地,有一种刺鼻的清香。这种气味,远胜于城市园林和建筑回廊中令人头晕和嗜睡的丁香花瓣。

至今记得,在冬季铺满了麦草的炕头边沿,我最早见到葵花结出的饱满籽粒:小小的坚果,子弹般清瘦,剥去外壳,裸露的果仁呈现白色的肉质,放到嘴里,满口的香气迅速漫延,渗入味蕾,让味蕾愉快地变成开屏的孔雀。至此,我知道大地上所有果实的可食之香,它们区别于玫瑰花朵的要害,仅在于舌尖与嗅觉的界限。正是这一步之差,却让人类的审美趣味有了南辕北辙的偏离。

在贫寒岁月,像一把盐,葵花的籽粒装饰和点缀了乡亲们寡淡的胃液,也让葵花名正言顺地归类于农事。

长期以来,有一个问题令我十分迷惑:身材高大的葵啊,你原本拥有一座巨大的果实之仓,却为何结出这般小小的籽粒?造物主最初选择了你,究竟出于何种动机,是出于设计的精心还是随性的怠慢?作为一种既不是树木也不是庄稼的植物,你是上天的主力军,还是下脚料?当然,这些问题,在植物学家眼里是粗浅的,也是可笑的。而如何才能读懂一种植物,的确需要时间和觉悟的洗礼,在阿尔山,我终于对葵花有了一种崭新的认识。哦,一望无际的葵花!一望无际的金子!在九月疯狂的阵雨过后,在牧人和猎手吹奏出阵阵欢快或悲凉的唢呐声中,大片的葵花列队整齐,挺拔有声,飒然肃立,像无数张开的嘴巴,向天空发出了群体性的呐喊。

灿灿金轮,星罗棋布,若风车旋转,完美而柔韧地构成了一个能量的磁场。自此,我确认葵花是一种有生命活动和独立思维的植物,在看不见的内部,它拥有一副深谙冷暖的内脏,一副天然的好嗓子,却唱着一支支让人类听不到的歌曲。而且,我确认葵花还拥有完整如人类的大脑沟回,否则,为什么一出生,它们就如此坚定地跟紧了灼热的骄阳?为什么一出生,它们就高擎成一座火山即将喷发的形象?

在那一刻,我突然像梵高一样爱上了这种农事诗般的植物,准确点说,是爱上了一种深沉内敛、金属般铮铮作响的语言。

二、泥巴的灵气

从藕塘里挖出一块泥巴的快乐是无可比拟的,我有过如下体验:在灌木丛里折一根断枝,到藕塘的冻结处写字,美名曰练习书画。自是随意涂鸦,写出什么字要看当时的心境。我曾偷偷地写下过暗恋女生的名字,旁边画了个扎羊角辫子的女生,长睫毛,大眼睛,有一对可爱且粉嫩的耳朵,最突出的当数白脖颈,看一眼就与天鹅的高贵联系在一起。画完,在夕阳下呆立很久,脸上发烧像一块红布,生怕被人发觉,慌忙胡乱涂掉。当然,俱往矣,这永恒的秘密属于一个肩膀上挎书包的少年,背景是放学回家的路上。抬眼望去,夕阳好大。

近处的景观,则是校园外黝黑的田地,有几种树正欲萌芽抽叶,竹篱笆下还有一点未化的积雪。这荷塘周围太萧条了。有几次,我写下几个好字,加上女生的名字,舍不得扔,蹲下身捣鼓半天,将一块泥巴整个地挖了出来,捧在手里带回家去,放到窗台上风干,像南方人风干一块香喷喷的腊肉。当时春寒料峭,托泥巴的手被风吹着,冻得通红,路人见了皆乜斜着眼瞅,以为是什么宝贝,有个老者操一口浓重的鲁西方言:“小孩,捧着个啥JB玩意儿?”字眼里带脏字,我笑而不答,龇露的牙齿大概又白又亮,哧溜一下赶快猫腰溜走。当时,我们家刚刚从故乡沙河镇搬迁到县城郊区。县城里房子不好租赁,主要是房租昂贵,父亲绞尽脑汁,想出一个权宜之计,决定到位于城郊的魏庄村暂住两年,待条件允许,再迁进城里。父亲和魏庄的村支书是朋友,经常一起召开全县三级干部大会,支书说在魏庄吃蔬菜不用花钱,父亲听了心花怒放。家安在魏庄后,麻烦却一个接一个地来临。先是我们兄妹几个上学遇到问题,原来魏庄没有中学,读中学要到邻村的郭高去读,需走好远一段路,还要涉过一道冰河,冰河旁边有芦苇荡和养藕塘。

魏庄只有一所小学,院落宽敞,且与当时的知青点搭伙一处,魏庄的文艺宣传队也在小学进行排练,弄得校园里二胡声声的,有个瞎子把二胡拉得凄惨,一脸悲壮。我们家刚搬来,听到的第一件事是宣传队不久前出了桃色新闻,说是某女歌手被人搞大了肚子,还把孩子生了下来,村里处分了宣传队长和几个载歌载舞的男女当事人。一度,他们是村子里很拽的角色。

我当时听了,似懂非懂,只感觉备受刺激,喜忧参半,晚上回味一番,结果搞得心跳加速,需要隔着窗棂子数星星才能入睡。隆冬的深夜,猫在叫春,更是给周围的气场平添几分惆怅。哪里会意识到,我人生的一个新阶段已经悄然在体内启航,那个东西的学名叫青春期。如今回忆,这个时期最折磨人的是懵懂与惧怕,不知世间情为何物也就罢了,要命的是不知哪些东西该碰哪些不能碰。最闹心的是好奇心像烈火,一点就着,总想搞明白某一桩不该搞明白的事情。有一回,我看见一位搞桃色新闻受了处分的男主角钻进了村头公厕,当即如获至宝,慌忙尾随着跟了进去,乡下厕所味道浓郁,我却嗅觉系统失灵。进去后见其端着水枪朝尿池里喷撒,看情势是憋了泡长尿。我伸长细脖子把头探了过去,距离器官差之毫厘犹在眼前。不为别的,当时只想看看这犯了错误的东西是啥模样,是否在作案时留下记号。那人十分警觉,用错愕怪异的眼神看我一眼,面露愠色,正欲发作,却又叹气释然,大概觉得是个小破孩,不能一般见识,看就看吧。索性坦荡亮出摇摇,鼓足力气突突地尿完,抖抖残液,动作老练地放回老窝。

从厕所出来,感觉一阵恶心涌上胃来,想吐。

其实,现在想来,我的青春期应该是从郭高中学开始的,其标志性印象蟒蛇般盘旋脑际:有一次正认真听课,突然感觉前排某女生的长脖颈好看,放大了似的画面特写若浮雕。自此,上课开小差走神,分析其脖颈皮肤的细腻与白皙程度,发辫油亮程度,娇声嗲气程度,身上雪花膏味道的清香程度,等等。夏至,热风习习,人人换了单衣,课堂间如法炮制,却兀自发现那葱白般的脖颈下方尚有一大大黑痣,令人陡然一震,心生惊悚,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早从算命先生那里耳闻此处有痣不吉,乃苦情痣,这还了得!自此才断了欲念,无奈被迫安心听课,一段短暂的暗恋史也随即宣告流产。放学回家,把卧室门关严,仰躺在床上独自伤感,大黑痣的影子在眼前晃来晃去。沮丧之余,忍不住朝床腿狠狠踢上一脚。当然,疼的是自己,波及到脚趾和跟腱。

话说这春天的少年之所以伤心至此,盖因女生是那块黄泥故事的主人公。记得时隔不久,我无意中从床下发现了那块早已封干的泥巴,上面还有歪扭的字:“田草”,是女生的名字,至今感觉好听,不过时,有点电影明星的文艺味道。遗憾的是,打开窗户,我不假思索地把那块泥巴扔了出去,动作轻盈却意义重大。这块泥巴如果保留至今,其价值应该胜过黄金!若是我不将此事写出,任谁都不会想到,一块泥巴,居然粘连着一桩儿女情长。而破坏这故事走向任何一种可能的,却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缘由,以至于在心头纠结延续至今。我成年后略通一点相术,也才知道“苦情痣”是颗好痣。而当下的日子,人们捡了些时代的便捷,远离了泥巴,却丢掉了许多牵肠挂肚的东西,丢了灵魂,活得没心没肺。

如今想来,我家乡的泥巴真是好!是地道的胶泥,可以做哨子,可以捏泥人儿,也可以烧制成青砖。泥巴可以烧制成世上任何一种物件,包括梦、诗、青春和酒。在城市的笼子里生活多年,我偶尔会作如是假想:寻春末的细雨天,披上件蓑衣,到郊外水沟里捉鱼捕虾,折腾整整一个上午,爬上来时兴许两手空空,但只要全身沾满泥巴,就是很惬意的收获。

三、河道的水声

冒着春寒,从茌平县城出发,驾车一百多华里,来到故乡沙河镇,这里是我人生最初的起点:出生地。但如今已经很难将故乡二字与之联系,因为变化远远超过想象,童年旧景已经完全绝迹,不留下一片雪花和一滴雨水。

我是在紧临沙河镇的金村庄出生的,记得小时候,爷爷拉着我的手去镇上赶集,路两边是绿油油的田野和高大的树木,沙河就在附近,听得见河道里的水声,遇到阴雨天气,河水泛涨,时常淹没田地里的庄稼。夏天的两岸,是白茫茫的一片水,有野鸭子在水里嬉戏,扎下猛子捉鱼,动静挺大且清脆悦耳。远处是瑟瑟林立的青纱帐,红高粱、玉米地、芝麻稞、西瓜地……那是真正的田园,无须半点修饰设计。到处是涣漫的野水,淹没了一簇簇草丛灌木。我至今也不清楚水是从哪里来的,地处平原,按理说存不了多少雨水。正因为此,才使得整个镇子有了湿润的地气和灵性,空气中到处飘荡着植物、泥土和农作物的混合气息,闻一闻就觉得世界十分美好。整个童年,物质都是严重匮乏,但内心始终充溢着快乐的节拍,尽管这快乐是有许多附加说明的。

如今,城市化运动的进程,几乎涉及到内地乡村的每一处角落,沙河镇自然不能幸免,目力所及,到处是开发痕迹,断壁残垣,旧砖碎瓦,废墟之上矗立着挖掘机长长的利爪,近乎强暴地扫荡了乡亲们千百年来的生存载体。“把农民赶进楼房”的时代指标正在加速实现,而乡亲们似乎并不买账,在牢骚满腹地讲述着各自遭遇的不公。我有一个惊人发现:就像当年的快乐一样,对生活的不公感也是互相传染的,比如某个老乡对拆迁补偿满意,甚至打算摆酒庆贺,结果晚上来了几个邻居一番撺掇,大讲所谓暗箱“内幕”,其立马改变态度,加入抗拆的行列。面对乡亲们的陈述和种种遭遇,像一团乱麻,我听了感觉复杂无奈,只能袖手旁观。造成此局面的原因太多,其中有政策的死角,也有私欲作祟。孰是孰非,我无法做出立体而无偏差的判断。但有一个问题令人不安:土地没有了,还叫农民么?把这些祖祖辈辈与土地打交道的人供养在楼房里无所事事,靠打牌喝酒打发人生的剩余时光,无论如何都不是好剧本的故事结局。

在生养了我的沙河镇金庄村,我的童年伙伴大都南下打工,有个孩子王早在十多年前自杀身亡,据说是喝掉了满满一瓶子乐果农药。当年最要好的一个伙伴却始终在村子里生活,成了蔬菜大棚的种植户,来到他的家中,寒暄过后,令我难堪的是,我们居然相对无言,以致出现冷场的尴尬,话题不知从何处说起。他指着客厅里的沙发说:“瞧,这是我新买的沙发……”一阵疼痛感瞬间滚过心头,让我欲哭无泪,在心里说:“兄弟啊兄弟,一切都变了。”

是的,世界变得不再好玩,物质是强大的魔鬼,它渗透污染了人间的每一粒尘埃。返回的途中,我一路沉默,忍住内心的撕裂。从此,我将没有故乡。田园荒芜,河流枯干,故乡熄灭了它的灯盏。无论是对这片土地,还是土地上的生灵,我们都已经难以构成对话,丧失了共有的语言。一度,我怀疑自己敏感,还有点矫情。如果仅从物质生活层面判断,乡亲的生活明摆着是好了,衣食无忧,还有存款盈余。而且,时间都哪里去了?时间哪儿也没去,一直好好地存在着,时间没有尽头。责备时间的人是无知的。其实是生命的格局和性质改变了。无非是身体的安置问题,从土房子迁到了楼房,耕作的牛被机械取代。所谓的发展加快了步伐,环境、空气和水源也随之被污染。其最直接的改变是乡村原生的风貌和物景消失,旧乡村里好玩的人和事几近消亡。

吕梁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癫痫发作有什么治疗方法郑州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好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