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春秋】父女婚礼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2:12:00
“全体起立!”庭长高声叫道,“关于洪小川诉洪小倩离婚一案,经法院多次调解无效,双方感情确已破裂,今慎重宣布:准许洪小川与洪小倩离婚!闭庭!”
   判决书宣读完毕。洪小川走到一位年近九旬的老者面前,在他肩上拍了拍:“爸,天底下只有我最有孝心,我把自己的媳妇也孝敬给你了!”说完,瘦弱的身子扬长而去。稍有点社会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此人是个瘾君子。
   “你这个孽障,从今以后,只要你再跨进家门半步,我就打断你的狗腿……”老者呼天抢地一声后,便昏倒在座位边。
   全场哗然!
   “这年头儿郑州的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哪里没有呢,偏偏要在家里变畜牲!”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
   “亏他以前还是教育别人的人!”
   “洪部长原来是个衣冠禽兽啊!”
   ……
  
   洪部长名庆来,是县里原武装部长,已退休多年。洪小川是他儿子,洪小倩是他女儿。
  
   洪庆来少年丧父,外加母亲和哥哥三人,依靠父亲留下的几十亩薄地过日子。在他长大成人的那个年代,当兵等于当炮灰,国民党就强制推行二丁抽一的政策。当抓壮丁的保长,带着一干人围住他家时,母亲说:“我们母子三人,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说完,母亲提来一把斧子,吩咐哥俩将右手食指搁在门坎上,“咣”,一刀两断。没有右手食指就无法扣动枪枝扳机了,当然也不用当兵了。
   哥哥接过斧子,正要照令行事,却被庆来抢上去拦住了:“母亲,十指连心啊!我当兵去,留哥哥在家当家理财。”
 十堰治癫痫的医院比较靠谱  庆来刚一上战场就被俘虏,后来经教育感化加入了解放军。解放后,他多次写信回家却都石沉大海。当他从报纸上看到老家正在大搞土改,凡被打成了地主成份的家庭,当家的悉被枪毙,家产悉被没收,其他活着的成人也天天遭批遭斗。他就请了假,回来探亲。即将到家时,他远远看见村里在召开批斗大会,站在台子前面勾九十度的正是自己的母亲。母亲胸前挂着一块大大的木板,上面写着“恶霸地主”四个大字,他赶紧钻进树林里躲了起来。傍晚时分,村民都走散了,母亲没有回到原来的大瓦房,而是走进了从前的猪圈屋。天黑尽了,家家户户熄灯就寝以后,庆来轻轻走到猪圈屋旁,看见母亲正蜷在猪圈一角。他悄悄走进去,轻声喊道:“母亲,我回来了。”
   听到喊声,母亲以为是庆来的鬼魂回来了,吓得她连声问道:“你是活着的庆来,还是他的鬼魂呀?”声音比蚊子飞过还细小。
   “母亲,我没当国民党的炮灰,我当了解放军的排长!”
   母亲听到这里,却死劲儿把他朝外推:“快回部队去!你哥哥已被打成地主份子枪毙了。你要是不走,被抓住了也是死路一条。你要一直呆在部队才能救你自己,你要好好表现,在部队当了大官才能救我。”
   洪庆来想想也是道理,就含泪离开了。回部队后,他牢记母亲的话,事事争先进,很快就升了连长,后来又升了营长、团长、副师长。这时候,他才请假回来探亲。
   县长听说洪副师长要回老家探亲,便赶快安排秘书打听他家的近况,好提前处置。当听说他家里打成了地主成份,哥哥被枪毙,住房变成了村公所,母亲住在从前的猪圈屋里时,便立即指示:“赶快腾出村公所,让他母亲搬回去。英雄在前方流血,我们不能再让他们流泪。”
   庆来回老家住了三天,村乡县三级都接待得特周到。回部队后他就申请复了员,自荐到本县任武装部长。他想,只有退后一步才能忠孝两全。庆来一上任就将老母接到县城,居住在自己一起,任务是护送孙子洪小川上幼儿园。
   经历过这次大变故,整个洪家就小川这根独苗,全家人都把他视作掌上明珠。老母亲见苗头不对,建议儿子再添个孙子。她说:“独柴难烧,独儿难教。”
  
   洪部长正要下班时,忽然一羊倌怀抱着一女婴,匆匆闯进他办公室。说自己在山上放羊,隐隐听见微弱的咩咩声,他以为母羊下崽了,走上去一看,原来是一女婴在啼哭,羊倌也不知如何处置,抱起女婴就急忙赶来。洪部长打开小花毯一看,女婴已奄奄一息。稍一迟疑,女婴就可能丧命黄泉,洪部长赶快把她抱回家。老母亲高兴地拿出白糖,喂起了糖开水。她就是今天的洪小倩。
   洪小川长大成人之后,简直就是一个升级版的“高衙内”。只要见了美女,不搞到手就誓不罢休,为此,他被小打小闹地拘留过几次。洪部长也给他安排过几回工作,但上班不久即被他搞砸了。真正让洪家遭到灭顶之灾的,是小川被万恶的毒魔盯上之后。家里的钱被他败个精光,家用电器被他盗卖过数次。后来,奶奶和母亲也被他活活气死。
   洪部长时常在老朋友面前感叹说:“全县一百多万人当中,只有一人不服我管,那就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
   自己管不了,洪部长就想给他找个歪恶的老婆来管教他。可是,这样一个败类,人们避之唯恐不及,哪个良家女子愿意嫁给他呢?女儿小倩说:“爸爸,要哥哥回心转意,只有我来拉他一把。”
   洪部长以为女儿有什么高招,就问道:“你有什么办法挽救你哥哥呢?说给我听听吧。”
   “我思考了好久,现在想成熟了。我嫁给他吧,看能不能拴住他的心。我是您捡来的,虽然我和他口称兄妹,但还是可以通婚的。我这样做,一是报答您的养育之恩,二是真心实意挽救哥哥。不然,他这一辈子栽完了,洪家也绝了后代!”
   小倩貎美如花,追求者盈门,洪部长也视小倩如己出,怎么忍心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人,来玷污女儿的清白之身呢?但回头一想,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征求儿子的意见,儿子痛哭流涕地表示:“妹妹如此舍身救我,我再不改好,就永不是人了。”
   可谁知,小川只在结婚的当初老实过几天,以后不光老病复发,还变本加厉地以贩养吸,因此获刑十年。十年刑满回到家里,小川并未吸取教训。毒瘾发作后,把家用电器又卖个一干二净,甚至连奶奶和母亲镶嵌遗像的铜像框,也被他砸成废铜变卖了。不仅如此,他还反诬父亲与小倩有染,死活要离婚。洪部长一再劝阻,谁知儿子竟然在法庭上,当着众人的面,把一盆污水泼向了他。
  
   在小川服牢役其间,小倩就担当起了服侍老人的重任,闲暇时就靠上网打发日子。
  
   从法院回到家,小倩的两只眼睛哭得像两只红鸡蛋:“爸爸,其实我早有了意中人,是在网上认识的。”
   “他是哪里人?一个鸡蛋也要放在稳处嘛!你带来我看看,中意你就跟他去,免得在家里活受罪。”
   “您来看吧,网上有他的照片。”
   小倩打开电脑,部长见未来的女婿高大挺拔得像棵青松,就满意地说:“行,看样子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当部长继续追问未来的女婿家住何方时,小倩说:“这个我保密了,以免哥哥知道后又去纠缠。”
   第二天,洪小倩就把对方的接受证拿来,迁走了户口。
   洪部长从此与女儿失去了联系。
  
   小倩离开后,洪部长就招聘保母料理家务。小倩离家三年,洪部长起码找过近十个保母。刚刚到家的这个保姆才上班半个月,就想辞职,又非要一个月的工资不可。洪部长要她做满一个月才付工资,才准走人。这湖北有能治羊角风的医院吗个保姆就利用给部长喂药的机会,在里面添加了农药,并且还给他注射了这种汤汁。可是部长命大,还是活了过来。保母的罪行暴露以后,消息通过各种媒体很快传遍了祖国的各个角落。经查,这个保姆从前在十几家干过,凡是她去过的家庭,常常半个月后病人就死了,她便拿一个月工资走人。要不是洪部长命大,让保母的罪行得以败露,不知她还要害死好多老人。洪部长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依然住在重症监护室。一天,一尼姑来到洪部长病床前,喊了声:“爸爸,我对不起您,我是小倩!”
   “小倩,你不是嫁人了么?怎么透身穿着尼姑服呢?”
   “我是骗您的。本来我也不想离开这个家,可又不愿听那些闲言淡语,所以就到青城山当了尼姑。当我从电视上看到您的遭遇后,就决心还俗回来侍候您。”
   年逾古稀的洪部长真是又惊又喜,不禁老泪纵横。有小倩的照顾,洪部长很快出了院。
   此后,洪部长的身体每况愈下,连下地行走都成了奢望。有一天他对小倩说:“小倩,我口里悠着的这丝气,一旦上不来就撒手西归了。百年过后,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直到如今,你连个躲雨的地方也没有。趁现在脑子还清楚,我把这个破房过户给你吧,免得我眼睛闭了以后,那个杂种又来与你争抢。”
   “我现在是黑市人口,您就是想过户给我,我也没法接受了。”
   “你把户口再迁回来不就行了?”
   洪小倩把那套户口手续摸出来,说:“爸,我的户口下了,但压根儿就没上到外地去。”
   “你这盖着大红印的接受证,从哪里弄来的呢?”洪部长瞟着那些似曾相似的手续说。
   “现在地摊上办假证的可厉害了!你要国务院的手续,他们都搞得像模像样的。”
   “明天你去把户口补上,接着再办个身份证吧。”
   次日,小倩去到公安局一打听,又神色黯然地回到了家。
   洪部长问:“小倩,办户口的事啷个搞起的?”
   小倩摇摇头没说话。
   “你说话呀?”
   “单独成户,必须要在城里有落地生根的地方,也就是要有房子。”
   洪部长想,买房是不现实的,便又问道:“你把户口依旧落在我户头上不行吗?”
   “要落在您户头上,您必须无儿无女,并且年龄相差四十岁,才可以办收养手续。”
   洪小川自从大闹法庭之后,就被逐出家门,但户口还一直保留在父亲户头上。有的说,小川浪子收心成了好人,在沿海打工维持生计。也有的说,他因吸毒过量早已见阎王去了……洪部长问:“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再就是结婚可以迁入。”
  
   热热闹闹的结婚典礼上,两个壮实的后生紧扶着年近九旬的新郎。为了对称,新娘身边也并排站着两位美丽的姑娘。
   “啊,这家的伴娘和伴郎好特别哟!好事成双吗?”
   “新郎已站立不稳……”
  

共 364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