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春秋】我结束了一段痛彻心扉的感情(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19:52

题记: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宋,陆游悼亡诗。我谨以此文悼念逝去44年的她。

一、前言

大学时代正是人生青春洋溢的时代,在前文中,我想刻意避开谈情说爱的内容,以避免再伤心一回,或者伤及家人的感情。但我已经行文到此,这段刻骨铭心的往事不写出来,我睡不着,我心纠结,我心翻腾;何况我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来悼念我逝去的初恋女友,若这篇文章写不出来,我至死也不会瞑目的。我深信,我深爱的妻子会原谅我、理解我的。翻开这尘封多年的秘史,是要有足够的勇气的。

初恋是甜蜜的,初恋也是苦涩的,我的初恋让我神游仙境,半云半雾,有“愿作鸳鸯不羡仙”之感;最后又让我肝肠寸断,如坠精神炼狱。我们爱得轰轰烈烈,信誓旦旦,死去活来,飘飘若仙;最后是昏天黑地,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一败涂地,天人永隔。

二、初恋女友其人

我的初恋女友,其实在《我的大学时代——上大学的列车上》一文里已经出现过,她就是那位我在去西安途中,在黄石老下陆车站百货商店遇到的省文艺干校的老同学小王。

小王,名叫王梦霞,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也是一个凄美的名字。宜昌人,原籍河北大名,小我一岁。家庭出身,地主恶霸,解放后其父被镇压。母亲原是父亲家丫鬟,被其父霸占为妻,生下她兄妹四人,她排行老三。母亲靠做针线活,将他们兄妹拉扯大。她13岁那年,初中毕业,考入湖北省民间歌舞团,1960年抽调到省文艺干校集训,和我同学了半年。后来又调到黄石歌舞团当演员,正值困难时期,两年后,不幸患了乙型肝炎,必须离开歌舞团。因家庭出身不好,市直单位不接收,最后只好从黄石歌舞团调到黄石老下陆镇百货商店当了营业员。于是就发生我考上大学后,途径老下陆与她邂逅的一幕。她时年20岁。

她是天姿国色型姑娘,身高1米68,有着婀娜妙曼的身材,风姿绰约的步态,柳眉凤眼,明眸皓齿,秀颈延项,冰肌雪肤,一颦一笑,仪态万端;更有两眉间点缀着一粒玫瑰红的美人痣,平添一种古典妩媚,配着两条又黑又长的辫子和淡雅的衣装,真是恍若天人。若是生在现代,就是金喜善,林志玲,范冰冰也无出其右。很可惜,生不逢时,又身患肝炎,离开了舞台,来到这铁路小镇商店,当上了营业员,整日里打算盘,站柜台。自从她来到这家商店后,商店的营业额与日俱增,附近几家工矿企业,如大冶铁矿,黄石冶炼厂,黄石拖拉机厂的单身男青年们,都是冲着去看她而去买东西的。

她的性格有些像红楼梦里描写的晴雯,心高气傲,冷艳逼人。男人们可望而不可即,那时的社会风气和治安还是比较好的,工人们只是看看,写写情书什么的,也不敢过分骚扰。她就这么度过了两年时光。

三、二见钟情

1960年秋,省文化局抽调省直文化单位学员到省文艺干校集训,我和小王第一次相遇,那时我们年龄都小,而且都是些俊男靓女,相互之间没有什么感觉。

1965年秋,我高考夺魁,高中西安交大,远近闻名,这时的我正值“春风得意马蹄疾”;而这时的她业已长成丰满秀丽的大姑娘。我们在车站百货商店不期而遇,由此称之为“二见钟情”。也许是景慕我的才学和奋斗精神,也许是全社会当时都尊崇大学生,她一反常态,对我十分热情,留我在她宿舍闺床上午睡,留我吃午饭,翻看我的行装,主动给我买了很多我缺少的日用品相赠,一直到送我上火车。临别,还望着我莞尔一笑,那笑靥让我惊艳不已,至今难以忘怀。最后,她丢下了一句话:“希望经常通信,不要忘了我!”

但凡是个生理正常的青年男子,哪经得住这么美貌姑娘的示爱,何况还是老同学?火车开动了,我望着她渐远的身影,不禁砰然心动,即兴写了几句诗。到了交大后,就将诗附上一封感谢信,寄给了她:

红云车边掠,急回首,

云飞天角,

化作漫天晚霞,红透寥廓。

不几天她就给我回了信。当时我们班是77号信箱,我每天去取信,看到了她的回信,很高兴。拆开一看,非常漂亮的信签纸上写着隽美的钢笔字,信纸上还散发着茉莉花的香味。说实话,很多大学生也写不出她那漂亮的钢笔字呢。后来我才知道,她爱好学习,坚持每天读书,写日记。信的内容无非是羡慕我上大学,鼓励我好好学习,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她一类话。

大学军训结束后,我弟弟参军的喜讯传来,高兴之余,我又很忧虑。母亲年事已高,还带着一个四岁的侄儿在老家农村,又无近亲照顾。我就将我的高兴和烦恼在回信中告诉了她。她很快回信说,愿意经常去农村看望我母亲,代替我照顾母亲。我万分高兴,回信致谢,并告诉了我家的地址。

四、我母亲代替我谈恋爱

老下陆到我家龙角山有40公里,中途在大冶县还要倒一次车。她一接到我的信,就在休息日(百货商店星期天不休息,是倒班休息),乘长途汽车来到我家。我还没有来得及写信告诉我母亲,她就进了我的家门。母亲一见如此漂亮的姑娘带着一堆礼物,来看望她,还自说是我的老同学,自然喜不自胜,如见亲人。小王也是忙里忙外,给侄儿缝补衣物——她自幼跟她母亲学得极好的女工针指,其水平不逊晴雯。我母亲又是一位喜张扬,好激动的人,向她炫耀完了老大,又夸老二,夸完了老二,又赞老三,赞完了老三,又吹老四……一直吹到她大革命时代如何如何加入共产党,如何如何担任纱厂的童工书记,如何如何躲过汪精卫走狗们的追杀,抗日时期如何如何被国民党特务盯梢……就是不说我父亲加入过国民党。可怜的小王就好像进了革命历史展览馆,被我母亲说得云山雾罩。她在给我的信中说道:“你妈妈是伟大的革命妈妈,她培养了四位杰出的儿子,好像你们家四处闪耀着革命的光环,让出身不好的我羡慕不已!”

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娶一个漂亮的媳妇呢?回想当年我去王木匠家相亲,对方要求倒插门的事情,母亲一直觉得很伤自尊。现在倒好,有人品,又漂亮,又有工作的姑娘主动送上门,母亲认定了她就是老三最好的媳妇了。

晚上,小王留宿在我们家,和母亲同榻而卧,母亲不管三七二十一,迫不及待地问她:“你愿意和我家老三发展为朋友关系不?你愿意将来嫁给我家老三不?”

可怜的小王一下子被问懵了,她迟疑了一会儿,回答:“我配不上小李,就怕小李看不中我。”

“老三什么事情都听我的,他最孝顺,这件事,我说了算!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家的人了。你就喊我妈妈吧!”母亲单刀直入,快人快语。说着,她起身从抽屉角落中摩挲出了我家“镇家之宝”——一只纯金手镯交到小王手中,把小王感动得热泪盈眶。她当时想,革命的妈妈,谁都可以喊的,于是她当即就喊了妈妈。

第二天,母亲就带着小王向左邻右舍介绍了“她是我家老三的对象”,弄得全村轰动一时,都说老三有福气,找了这么漂亮的对象。

我几乎是同时收到母亲和小王来信,看完信,我也一下子懵了。我对小王有好感,这不假,但是母亲也不能就这么草率地替我做决定啊!我刚刚踏入大学大门,同学们大多是各地尖子生,我感到学习比高中还吃力。再说,我深受红楼梦“毒害”,既然上了大学了,想将来在女生中找一个像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一类的才女。与我有共同语言,相伴一生。再说,我和小王分开五年,这五年间彼此都不了解。我在农村务农时,她怎么不来找我,我在高中苦读时,她怎么不来找我?我感到困惑而纠结。这时,母亲又把小王到家看望她,并和我定下终身大事的事情告诉了大哥,以及在部队的二哥和弟弟,还告诉了他们小王的地址,让他们给她写信表示感谢。事情越闹越大,我真不忍心伤害小王的感情,也不愿意败了母亲的兴致。转念,1961年我不是为了担心母亲和弟弟饿死,毅然辞去省文艺干校的公职,回乡务农,为保住父亲去世后的家,作出了巨大牺牲,现在母亲和侄儿需要亲人照顾,小王又有这份心,我应该为这个家再一次作出牺牲;即便是这场婚姻不幸福,我也认了,何况小王长得天香国色,人家有“树缠藤”的气慨,我还犹豫什么呢?于是,我考虑了几天后,分别给母亲和小王回信,表了态,装出高高兴兴的样子,同意和小王好。

五、我们动了真情

小王是否真心爱我,我不知道;我除了倾慕她的美色,对她的内心,我知之不多,这时真还谈不上有什么爱情。我只是钦佩她差不多每月去看望我母亲一次。时不时还给我寄些零花钱和邮票。

时间过得很快,寒假到了,我登上了返家的火车。在老下陆车站下了车,便匆匆来到百货商店。小王正在上班,见到我又是莞尔一笑,那笑靥是那么可爱,我的热血直朝头上涌,心中的那头鹿乱撞起来。

“回得真快哦!”她轻声地说。于是她向店长请了假,商店的女营业员们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看她。我随她到了她的宿舍,她转身去了食堂,请厨师给炒了两个好菜。开始有些尴尬,不知说什么好。还是我打破沉寂,问起文艺干校的同学都在哪里了,都在干什么了?她在商店工作,了解情况很多,娓娓道来,越说越高兴。饭菜端上来了,我们边吃边聊,很是开心。忘了彼此是情人关系,倒像是又回到了干校同学的时代。

下午我乘长途汽车回家,临行我邀请她春节来我家,“我一定来看望妈妈。”她回答得很顺口,我感到吃惊。年三十,飘着雪花,她像仙女一样飘进了我家,带来了一堆紧缺的年货。母亲自然很高兴,像接待女儿一样,拉着她一双雪白的手,望着她冻得红喷喷的脸直乐,母亲快乐得像小孩,侄儿围着叫嬢嬢。

母亲本来就喜欢说话,所有的话都让她一人说了,哪轮到我俩说话,我们就漫应着,晚饭是年夜饭,谈不上丰盛,母亲也做了几个菜,小王吃的很少,说是不饿,我感觉她似乎有心事。那时我们家有两间瓦房,都带阁楼。一间做厨房,一间做卧室。我们来到卧室,侄儿困了,就先睡了。母亲又高谈阔论了一番,终于累了,坐在床上打盹。我在桌子上练毛笔字,小王全神贯注地看我写字,不时给砚台倒入一些水,帮我磨墨。她那磨墨优雅的手姿让我赏心悦目,这不就是我向往的“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意境吗?我原来以为我们之间可能会缺乏共同语言,看来这担心是多余的了。我默默地看着她,她有些不好意思了,两朵红云飞上了笑靥,我们之间的爱意油然而生。这时母亲突然咳了一声,说:“不早了,让小王上楼去休息吧!”

母亲有一怪癖,就是见不得他的儿子和儿媳好过了头,怕把她忘记了。当年,大哥与大嫂离婚,与她的“纵容”不无关系。是她一手替我谈的恋爱——有点像是包办婚姻,现在我们稍微亲热了一下,她又不乐意了。我有些不高兴了,沉下了脸。

那小王倒是善解人意,立即起身,向我使了一个眼色,就上楼了。我继续写那幅字,但心里想了很多问题。一是母亲这种怪脾气,小王将来能受得住吗?二是交大校庆时,彭康校长说过,希望学生在校时不要谈恋爱,更不能结婚,如果结婚,就勒令退学。小王能够等我五年吗?三是我发现我真的是爱上小王了,回校后难免会影响学习,班上的小男生和小女生们学习一个比一个厉害,有的还上了数学和外语快班,我在普通班都不觉得轻松,在学习上我能够克服恋爱的影响,不会掉队吗?想到这些,我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决定,找小王好好谈谈。我不顾母亲的反对,上了楼。

阁楼上有一张小床,是我休息的地方,房顶上吊着一个小灯泡。小王坐在床上,我坐在一把破藤椅上。小王从包里拿出了那个金手镯,递到了我的手上,说:

“刚才我听到了你在叹气。我自己知道,我配不上你,我绝不勉强你。我今天早已有准备,把金手镯带来了,还给你。你有你的前程,交大一定有不少优秀的女生。我能得到你妈妈的疼爱,和你做了半年的假朋友,我知足了。”她沉静地说,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这是哪里话?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把金手镯又放回到她的手心,心疼地按着她的手,说出了我刚才叹气的真实想法。

“哪一位老人没有一点怪脾气,你妈对我很好,今后我会好好孝敬她的,这一点,你放心。等你五年,没有问题,别说五年,等十年又何妨?别人说我是一个开水瓶,外面冷,心里热。这些年,追我的人不少,我看不上。我一直想找一个有知识的,有抱负的人。别人都说我清高,其实我是在等待,等待我喜欢的人出现,而你就是我认定的人,我是第一次谈朋友,我对你是真心的。至于你担心影响学习,我也有这种担心,我们可以少通信,少联系,你也不用担心妈妈,我会常来看望她老人家。”她低着头说,不时用手摆弄着辫梢。

“我家也不是你想象的革命家庭,我妈妈没有说出全部真相。我妈的确加入过共产党,但是她脱了党,没有恢复党籍;我爸爸参加过国民党,我们家历史很复杂。因此二哥和弟弟在部队都入不了党,我在大学,无论我怎么努力,也入不了团。我已经死心了,这一生不想当官,只想当一个好技术员,工程师,教授。这些,你都愿意吗?”我冷静地说。

云南癫痫病治疗医院沈阳癫痫病医院哪个最好癫痫发作为什么会吐白沫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