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江南】午荷外传(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24:23

写在前面:

午荷近日流连江南,徜徉深巷,烟雨蒙蒙中,忽遇一丁香一般的女子,撑一柄油纸伞袅袅婷婷而来,只见美目盼兮,巧笑倩兮,方要擦肩之时,忽然轻启朱唇,笑语嫣然,午荷恍若于暗夜中忽见晨曦,豁然开朗。遂于巷中相谈甚欢,言及欲借江南一隅,专供午荷呓语之用。午荷虽然自忖梦话不可轻易示人,天机不可泄露,然梦话兴许正是真话,诸位江南才子佳人何尝不想听听,闲时做回周公,也可以在激扬文字、赌书泼茶之余聊以解颐,幸甚至哉。

虽则登不得大雅之堂,但小小舞台,亦是大天地。所以午荷正式出场之前,必要堂而皇之地作一番介绍的,正如戏台上的主角要出来,必得锣鼓点先敲起来,酝酿一番,龙套上去跑上两圈,然后门帘一撩,主角登场。如果是小生,定当手执折扇,文雅地咳嗽两声,迈步而前,风雅无比。倘是旦角,更须青衣水袖掩面,轻移莲步,宛若凌波微渡。至于午荷怎么出场,我的江山我做主,那就先来个“午荷外传”吧。

一、题外闲话

首先声明,此“外传”并非区别于“内传”,也非“正传”的衍生品,百度百科说,人物为正史所记载,或正史已有记载而别为作传,记其遗闻逸事者,称“外传”。如《赵飞燕外传》、《高力士外传》等。名人好写回忆录,或者混得更好的,有人帮着树碑立传。我是芸芸众生之一,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埃,渺渺沧海中的一只蜉蝣,自忖不够资格,未能大红大紫,也就不敢大鸣大放,只好抓住外号做点小文章,也许,权作漫画似的小传吧。虽然有点自恋的倾向,也算是对我前半生深度自卑的一点安慰。鲁迅先生为阿Q做“正传”,我就权做“外传”,以将阿Q精神发扬光大吧。

流年似水,一晃已经虚度几十载,人生值得骄傲的成就寥寥无几,一如大白天的星星,即使有,也被太阳比得面色苍白,羞于露面,只能赧然隐身了。不过,这样浑浑噩噩地一路混下来,外号倒颇得了几个。今日也算走到了人生的中途,风景看了不少,风雨也经了不少,稍事休息,回望来路,也算一种对岁月的盘点吧。

本人只有一个大号,拜家父所赐,雅俗兼之。只因诞于清晨,彼时朝霞满天,轻云如画。虽然上学以后自从喜欢上了汉字,就曾经掰着字典查了又查,除了姓氏不敢更改之外,其他两个字排列组合了无数次,也生出了不少意境和趣味,但也都是同音不同义的文字游戏而已。相较之下,外号别有趣味,更加摇曳生姿。

二、青葱岁月

【豆芽菜】

本人小时候营养不良,身材实在乏善可陈,初二之前既不高挑,也不窈窕,有的就是羸弱,胳膊瘦如麻杆,头发又细又黄(今天才明白这是优势啊,一来天然不用染发,二来不长白发),身体形如豆芽,是一枚名副其实的黄毛丫头。老父每每回忆起来未尝不叹息悔恨,言及荒年饥岁,子女又多,致我营养不良,一直鸡立鹤群。私底下疼之爱之,唤作“豆芽菜”。

初二以后,“豆芽菜”长势喜人,开始修竹一样拔节,很快就由排尾变了排头。遗憾的是,实在太过普通,跟空气一样,没有存在感,除了帮某女生给学霸递过情书外,也就不值得大家关注;另外,也许小伙伴们太缺乏才气,没有创意,我也就没有外号。呜呼,这一段青涩的人生便少了很多色彩,抱憾之余只好常常想想雨后的彩虹了。

【阿兹猫】

高中时代,我终于遇到了一帮天才的同学,于是就在高三荣膺“阿兹猫”的称号。这个让我很纠结,后来演变为“老猫”,就更加纠结。阿兹猫是那个年代一部有名的动画片《蓝精灵》里的反派角色,格格巫的手下,一只肥胖而慵懒的猫,常发出怪叫和奸笑,总想把蓝精灵当点心吃掉,有时也被格格巫当成撒气工具。

这与我的淑女形象完全不符。第一我并不肥胖,第二我也没有唐朝美女的慵懒,之所以获此“殊荣”,要归功于“阿二”。缘起是我的新同桌 “根号二”,她是我们班的蓝精灵,走到哪里哪里亮的“女汉纸”,最令班主任头疼,于是就把她和貌似忠厚的我调到了一起。当然了,班主任这回绝对失策了。我是表面婉约的“闷骚型”,骨子里却是不折不扣的豪放派,婉约常常管不了豪放,豪放便出来溜达一番,秀一下拳脚。只因潜伏得好,班主任被蒙蔽了,哪知我们臭味相投,强强联合,从此形影不离。一起走在校园里,1.69米的我和1.45米的她一高一矮,一大一小,错落有致,就成了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调皮的“阿二”见状,便一脸坏笑,阴险的种子发芽,于是,两个外号横空出世——“阿兹猫”和“米老鼠”。貌似天敌,实则死党。

这个外号我别扭了好久才适应,鉴于它陪伴我度过了枯燥艰苦的非常岁月,见证了一段非同一般的笃厚友情,还是颇有好感的。即使后来被“干干鱼”演化为“老猫”,由卡通变成沧桑,反正长大是必然的,我也就不以为意了。

【王菲,王妃】

终于挣扎着上了大学,我的外号摇身变得高端大气上档次了——“王菲”。说实话,同学们赠与我这个雅号的时候,跟王菲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那时候的王菲,不叫“王菲”,叫“王靖雯”,跟我一样,还是个青涩的小丫头片子,在北京的犄角旮旯里蹲着呢。窦唯正在不远处等她,谢霆锋还处在变声期,李亚鹏正瞄准瞿颖,准备跟她打得火热。

大家这样称呼我,原本是为了省事,后来演变成“王妃”,则是为了揩油,满足自己狂妄无比荒诞无比的念头,尽管本人貌比无盐,没有一点戴安娜的影子。也许还有一点安慰,或者不揣冒昧,含有一点讽刺就不得而知了。尽管如此,这两个外号伴随我度过了金子一般的大学岁月,想起来便如浮山深处的野百合一样烂漫。现在我再翻开毕业留言册,看到这个高贵的外号时,除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自豪感浮上心头,剩下的就是强烈的陌生感了。岁月这个无情的家伙,他有时候会突然蹿出来警告你——你老了。

三、粉笔人生

【老王】

王妃果然老了,“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啊。想想连女神林青霞、王祖贤都保不住容颜,何况我辈呢?你看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绝尘而去,真想把太阳的脚上拴根绳子,可是,就像老鼠要给猫脖子上挂铃一样,谁去拴呢?

大概是混迹教师队伍的第十五个年头吧,我在当班主任的同时又收获了一个外号——老王。

这是几年前写的一篇随笔,实录如下:

某日下午课外活动时,因一部分同学的单元测验不合格,我罚其重考,卷子发下,大家都寂然无声地答题,我坐在讲台前一边监考,一边备课。

忽然,门半开了,一女生欲进未进,与门外一人说道:“老王让我留下我才留下。”

屋里人都听得很真切,吃吃地笑起来。我也明白她说的是我,这家伙竟敢叫我“老王”!顿时觉得又好笑又好气。

女孩听到笑声已觉有异,推门一看我老人家在,顿时尴尬得不得了,灰溜溜地低头回到了座位上,我脸上一阵阵发烧,一脸愠怒地盯着她,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她也偷偷地瞟我,冷不丁碰见我犀利的目光,受了炮烙似的连忙低下头。看来我这两把刀子够她受的了,那就慈悲为坏,饶了她吧,于是再也没吱声。

晚上回家,一边手里做饭,一边心里翻腾:劈头盖脸批她一顿,倒是解气,可未免有点小题大做,落个小肚鸡肠的骂名;不了了之,又有点于心不甘。等饭做熟了,老公还没回来,就拿起笔来,写下了以下文字:

【自嘲】

自打十五年前遁入师门,就混上一雅号——老师。犹记当时摇身一变时的极度不适,伴之而来的还有同事们的称呼——小王,又是极度不适,幸而习惯的力量是巨大无比的,不久之后就接而受之,陶而醉之了。

一晃十几载,时间的威力较之习惯更占上风,称老师的依然有之,称“小王”的如中年男子的头发渐趋减少,有幸当上班主任,无意中得知我又添一雅号——“老班”。初闻有一丝不悦,觉不如“王老师”敬意之浓,后渐渐习惯,觉亲切有加,便又接而受之,陶而醉之了。

昨日又惊闻一号——老王。登时草容失色,唬了一跳:难道真如稼轩所言——“甚矣吾衰矣”?自忖虽一副老相,外出常因被人称作“大姐”“阿姨”而恼怒,但总不至于与老爸齐名吧。难道自己真的老得一塌糊涂,不可救药了吗?不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岁月沧桑,难以抗拒,算起来也而立了五六载,早已升级为“奔四”了,理应坦然接受珠黄草凋、老之将至的境况,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嘛。

要么,这“老”字当中别含他意:恼之、恨之、怨之乎?呜呼!为师可要“三省吾身”了,莫非制造了什么冤假错案,致“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可为何不见“窦娥”喊冤呢?难道已经“道路以目”“不敢言而敢怒”?想到此,又唬出一身冷汗:甚矣,吾衰矣。昨日将梁实秋之语张冠李戴,被才女识破,此则足为一明证。可自认尚属民主之列,不至忝列“暴君”吧。可能是“头发事件”(此事件容后表)风波余孽?唉,报应啊!如此想来,心下稍平。

又转而思之,“老”字有何不妥?有时不过为一词缀耳,“老虎”“老鼠”“老鹰”“老玉米”“老师”“老公”“老板”“老百姓”,皆有“老”之名却无“老”之实啊。再者,“老手”“老者”“老丈”“老毕”“老Q”,“老黄牛”不是满含敬意吗?“老王”说不一定是一敬称呢!如若直呼师讳岂不更糟,号之曰“老东西”,“老不死的”就更惨啦!

如此想来,心下渐喜:此生可真够创意,此称虽不是前无古人,横空出世,但冠于为师头上尚属首次。

前人说得好:第一个把姑娘比做花的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就是蠢才,此人实乃天才啊!不过,革命尚未成功,“老王”尚需努力,何时能混成“王老”才算功成名就呢!

想到此处,心中释然,豁然,不由得感慨万分:何以解忧,唯有阿Q!阿Q万岁!

一气呵成,老公也回来了。看了不禁失笑,直呼牙要不保。呵呵……

第二天,忽又忆起一个异曲同工的故事,于是相关链接如下:

一年夏天,纪晓岚在编纂《四库全书》时,浑身发热,就赤膊坐在案前,此时忽传乾隆驾到,纪晓岚不及穿衣,便藏到桌子底下去了。乾隆看见纪晓岚藏起来,却示意周围人不要出声,而是坐在桌前不出声。等了很久还不见乾隆离去,纪晓岚便轻声问:“老头子走了没有?”乾隆又好气又好笑,便呵斥:“是谁如此放肆,还不赶紧出来?”纪晓岚忙爬出来叩见皇上。乾隆问纪晓岚:“你为何称朕为老头子,说得有理方可饶过你。”纪晓岚不慌不忙地说: “陛下是万岁,应该称‘老’也;尊为皇上,万民之首,应该称‘头’也;‘子’者,天之骄子也。呼‘老头子’,实乃至尊之称也。”乾隆听罢笑着说:“卿急智可嘉,恕你无罪!”

下午语文课后,我把这篇酸度十级的东东拿出来一读,顿时,众生前合后偃,满地找牙。偷眼一觑那女生,乖乖,面若桃花!呵呵,目的达到了……Yhe!

【小飞侠】

这个外号不知道何时何地何人所赐,反正不知不觉就叫开了。虽有没大没小、有损师道尊严之嫌,但午荷还是欣然接受了,怎么说“小”还是比“老”好啊,童心未泯,返老还童,与学生打成一片,整天带着一帮朝气勃发的孩儿们飞来飞去,感觉还是蛮好玩的。于是,经常在校园里便有胆大如“大鸟”(学生胡晓臣雅号)者,远远地大声吆喝:“小飞侠!”我便还击:“大鸟!”哈哈。

还有一个得意门生专门写了一篇美文献给王某——《吾爱吾师小飞侠》:

小飞侠者,非众人所谓彼得潘也,乃吾师也。“小飞侠”源自其名也,其字不详,众人号之曰“小飞侠”。

曾自述几易其名,“霏”(“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菲”(“人间四月芳菲尽”)等数不胜数,但尊其父意,仍留“*”字于名。不料吾等众徒亦帮其改名,于是“小飞侠”一名由此而生,代代相传,直至今日。俗语“人随其名也。”此话不假:吕子曰:“小”字纯属凑数,但也有人云其心态似吾等之辈,固有此字;“飞”可出自于李太白之诗“俱怀逸兴壮思飞”,其学识渊博、文采飞扬仅亚于太白之辈也;“侠”,亦侠道热肠,路见不平,必拔刀相助,直至“扫除班内不平事”也。

基于此名与类名之性情,吾则有幸得此生平一知己,亦有以下轶事也。

点名,必备的程序,每个老师开学都会那么做。祖父曾经说过,最考验一个老师功底的就是念名字,念对了还好,念错了会闹笑话,名字不能仅仅把字音读准,更要明白名字中的含义才不会弄错。中国的生僻字多如牛毛了(这好像是个贬义词),念对读准实属不易!但是,小飞侠真的让我们大开眼界。

她实属与众不同:先介绍了自己的名字,自述几易其名,因为有一个文学青年的梦,下决心要改一个更文雅的名字,但又不敢违背父亲意思把音改了,于是“菲”“霏”等能改的改了个遍,然后就是华丽丽地引用了“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数不胜数。接着一边念名字,一边开始点评。于是,王云松成了“为草当如兰,为木当做松”;田青就成了“田有嘉禾,其色青青”;邱文苑的“文苑”二字也有了深远的渊源……

专业的癫痫病治疗方法河北哪家医院癫痫病好癫痫是靠什么诊断的呢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