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晓荷.遇见】回望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24:22
无破坏:无 阅读:932发表时间:2018-08-24 08:47:27    清晨,我还未起床,就隐隐约约感觉到天空下着绵绵的细雨,感觉特别的清冷,清冷中透着丝丝忧伤、丝丝落寞,丝丝无奈,不知这份失落该向何人诉说。与之破碎的是纷乱的思绪,很长时间里没有搭理过文字了,似乎没有心情写过什么像样的文字了,一些丝丝缕缕的心迹都被无情的岁月吞噬了。断断续续的记忆也在繁忙的琐事中被隔置在时光的彼岸……   突然间怀念起了小时候和父母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那段时光尽欢管很酸涩,但还是十分的怀念,那段时光,酸涩中充满着期待,憧憬着未来……也许,那时的生活因为逗留着父母的爱,尽管生活很酸涩,但也有着真正意义上的快乐和无忧无虑的日子。那时的我,活得很真实,没有物质上的任何需求,没有任何的欲望,高兴的时候只是尽可以肆无忌弹的笑,伤心的时候并不需要伪装的哭,那时的我向往着长成大人的一天,幻想着这个世界能够给我带来点什么。可那时的我并不知道长大后却再也回不到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中去了,再也找不回那些永久消失的纯真和稚嫩。   我回望着一路的风风雨雨,逢逢合合,风尘仆仆得走过尘世,在尘埃中跌跌撞撞的如愿长大。为了生活而到处奔波,虽然面带微笑,却是怀着心事。我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把我变的现实化,突然明白原来的幼稚与长大的成熟之间的区别,只是少了份伪装,少了份故作坚强。那时候我可以为了心中小小的委屈而大哭一场,而如今却要面对现实的各种压力和不如意而保持微笑;那时候受了委屈非要讨个说法公道,而如今忍受着各种压力和委屈却硬要装进心里伪装着强颜欢笑;那时候心里梢微有些不快就要想着和别人分享,也许,那时幼小的心灵揣怀着梦想,容不下太多的悲伤和太多的失望;而如今就算有再多的委屈和悲伤也不愿意跟别人提起,也许,如今这颗已饱受风霜的内心纵然能够承载起更多的凄凉、更多的伤痛。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施舍只供我们幻想,而更多的则是优雅的转过身要面对的悲伤与无助。   今天是农历的五月十三,是父亲过世二周年忌日。昨天晚上就和侄子约好一同前往,谁知天空下起了雨。我懒在床上,隔窗就听到屋外阳光瓦上沙沙的雨滴声越来越紧,于是,我掀开窗帘向外仰望,只见雨点如连线的珠子,恰似音乐美妙的音符,沙沙的雨滴声似一首美妙的乐声,雨点急速落在地上的声音,如同音乐波澜起伏的旋律,陶醉在春雨美妙的旋律中,驻足,聆听着大自然的天籁之音,聆听着春雨无声的倾诉,我怀踹着心事坐在窗前,我呆呆的看着绵绵的春雨不断的泻下,琢磨着如何前去给父亲的坟头烧纸祭拜。想着,想着,眼前就滑过了许多画面,慢慢的想起了父亲生前的几个画面,是一段深深的记忆……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对于父亲的影响并不是十分的深刻,也许是父亲有病的缘故吧。只记得父亲常年卧病在床,朦朦胧胧的记忆里,一个三套柜的门箱子里,经常排例着好几个大瓶子,瓶子里分别装着父亲的面子药。影响中最深的一种药有漂白功效,我们偶尔拿些它来漂白色的衣服。那些岁月里,我们姊妹们有年迈古稀的奶奶照看着,母亲为了父亲的病四处求医问药而东奔西跑着。母亲承受着内心巨大的压力,肩负着重担,每日艰辛的劳作载着一家人的生计而日出日落的奔波着。十岁出头的我每天清晨和堂弟到两三里之外的村子里去找胡大夫给父亲看病打针。那年月,方圆十里的地方,胡大夫是唯一的一位会打针看病的乡村大夫。他也是堂弟的干爹。由于沾着亲戚的原因,我们每次去叫他给父亲打针,他从来没有推辞过,况且,我们每次去叫他时他总是说:“你们先回去,过会儿我就去给你父亲打针,你们不必天天来喊我。”尽管胡大夫说他每天都会记得给父亲来打针,但母亲还是怕胡大夫忘记,每天清晨,天刚朦朦亮,母亲便叫醒我,约上堂弟作伴,前往五里外的地方去喊胡大夫。这样的日子在记忆里竟不知过了多久……   记忆里只清晰的记得,那是一个秋雨绵绵的清晨,我和堂弟和平时一样,天刚朦朦亮,我们顶着浓雾,就匆匆上路了。通往胡大夫村子的路有两条,一条是羊肠小道的捷径路,翻过一条沟,爬上一段陡坡,坡头便是胡大夫的家。另一条则是大道,绕过一个小村庄,几乎兜了一圈才能到达胡大夫家。那时候,我和堂弟都在小学二年级上学,为了节省走路的时间,也为了上学不迟到,我们经常选择穿行沟壑难行的捷径路行走。那一天,我和堂弟依然走的是穿过一条沟壑再走上陡坡的捷径,当翻过沟,走到小路半坡的时候,眼球被一支大人的黑皮鞋吸引住了,黑皮鞋在绵绵的秋雨里显得格外的耀眼。我们不约而同的停住了脚步,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向了路旁的荒地里的榆树上,只见一个黑影挂在树上,雾气很大,看不清黑影是何物,我们好奇地跑到树跟前,树底下也有一支黑皮鞋,堂弟刚要张嘴给我说什么,我们几乎同时抬头看见了树上的晃动的衣服,紧接着我一声尖叫:“吊死鬼啊”。我们拔腿就跑,恨不得再长上两条腿助跑,三魂六魄都吓没了,我们一口气跑到了坡头上,苏软的坐在地上大喘武汉癫痫有效治疗方法着粗气,平静了一会,缓缓惊慌失措的神态,才向胡大夫家走去。返回的时候,我们选择了要绕一大圈子才能到捷径路口的平坦的大路上行走,当走到沟壑的对面时,心不由的通通跳了起来,那种害怕,那种恐惧,不亚于初遇。那一次,我们第一次上学迟到了。自那以后,我和堂弟找胡大夫时再不敢走那条捷径路,经常走在路程离家较远的大路上。又不知过了多少个日子,才听说胡大夫们邻村的张队长上吊身亡。还听见村民说张队长是一个老实憨厚的人好端端的就死于非命,等等等的议论着。这样的日子几乎占去了我美好的童年。后来,母亲知道了我们找胡大夫途中所遇到的惊险,迫于无奈,母亲开始在父亲的身上尝试着学着打针,渐渐的母亲也学会了打针。从此,我再没有走过那条羊肠小道,随着我们渐渐的长大,时光的褪去,父亲的病也渐渐的好了起来。可那些惊心动魄的遇见想起来依然清晰如初,心有余悸。那些无法忘却的记忆,那些酸涩的经历让我渐渐走向了成熟……   曾经的经历,都有着清晰的足迹,那些深深浅浅的记忆也有着时光里面的回忆;在心间,如若可以再重新来一次初见,让岁月进行翻转,让那些酸涩,在记忆里面开始流淌;就这样刻录着时光里面的匆忙,心灵上曾经留下了岁月里面的伤痕,也曾经在脚底下留下数不尽的足迹,只是在岁月的沉淀中多了几分深沉。漫长的人生画卷,曾经留下了我深深浅浅的脚印。脚步中有我的坚韧,也有着我的深沉。那些过往,也是漫长人生中数不尽的旅程,邀一缕旧时光,让岁月就这样缓缓地流淌,留下了沧桑的经历,也会留下数不尽的芬芳。   又是一年的盛夏,是一年中小麦成熟的季节。也是一年里农民夏粮抢收最繁忙,最劳累的季节。夏日的娇阳似火球,照在熟透的的麦子上黄灿灿一片。每株饱满的颗粒都外露着,逢上风一吹,颗粒便会脱离麦身,纷纷洒落满地。天刚朦朦亮,睡意未散就被母亲唤醒。母亲领着我们去很远的田地里收割小麦。田间,金黄色的一大片麦子随风点头示好。母亲和我们在田地里一字排开进入拔麦子的战斗中。临近中午,大部分小麦已倒下,金色的麦浪在短短几个时辰里变成了一个个小老头,立满了田间。正午,烈日当头,万里无云,没有一丝风的迹象,我们被困在麦行里又闷又热,满脸的汗珠如断线的珠子,又渴又饿,母亲看着田地里未拔的麦子剩的不多了,便摧着我们说:“赶紧拔,拔完了下午休息。”拔在最前面的母亲时不时地回头看着如皮球放了气的我们,为了驱散乏力,提起拔麦的精神,母亲一边拔麦一边给我们讲二十四孝的故事,不知不觉,一行行麦子在听母亲讲故事的过程中拔完了。这块离家远的麦子在母亲的邻导下彻底拔完了。我们看着整整齐齐的被我们铺在地上未捆的麦子,困乏的我们此刻把希望都寄托在父亲身上,于是,我们左顾右盼等待父亲犁完地来地里捆麦子,把满地的“小老头”集在一起拢成小麦陇。通常我们去田地里拔麦子,父亲在10点左右犁完地就来帮忙了,可是,今日却迟迟未来,我们等啊等,盼啊盼,始终没有等到父亲。   午后三点钟,烈日当空,娇阳火辣辣的照在脸上,我们托着疲惫不堪的身体,饥渴难耐地回到家里,一走进屋里,就发现父亲在炕头酣然大睡。我平身第一次看见母亲发火的样子,母亲见父亲在炕头睡觉被气得冲着父亲叫嚷:“犁完地也不知道来麦地里帮忙。”父亲被母亲的叫嚷声吵醒,动了动身子,伸了一下腿子,伸开两个臂膀打了个哈陷似醒非醒,揉着眼含糊不清地说着:“饭熟了?”原来,睡得迷迷糊糊的父亲以为饭熟了再叫他吃饭呢。母亲气的没好声音,怒气冲冲地朝炕上躺着的父亲大声说:“我们刚进门,你倒是睡饿了啊。”接着母亲便匆匆洗手准备做饭,我们看着睡觉的父亲也很生气,埋怨他不体贴母亲和我们,此时的父亲才忽地做坐起来,说他不知道我们会割麦到这时候。因那块地太远,所以父亲犁完地没打算去麦子里帮忙。他以为我们不会将一大片麦子上午半天就割完。母亲气得狠狠地撇了父亲一眼便去了厨房,我们也随之去了厨房,七手八脚地帮母亲做起了午饭。也许那一次,是我记忆中吃午饭最迟的一次,也是吃的最香的一次酱水面。   午后的阳光依然烤人,天气闷热闷热的,灼热的像是要吞噬所有的生命一样。也吞噬了我的意念,昏昏沉沉的我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或许回忆会有另一番风味,我不会书写那些经过太多装武汉看羊癫疯哪看得最好饰的生活,回忆曾经给了我冷夜里的温热,也曾经给了我无数个不眠之夜。我曾在不眠的午夜回味着一段段没有生活的生活。或欣然,或心酸,却生活沉淀得简单。心头掠过一丝说不出的滋味,原来,这也许是生活的味道吧。那些或好,或坏的心情,曾在午夜的灯下,一支笔,一个手机,一份心情,一颗平静安宁的心——或许那就是生活。这些淡淡的记忆支撑不了一颗未了的心,忽然发现陷落在光阴里最令我销魂的是再无药物治疗癫痫疾病的常见误区有哪些?可寻觅到父母的声音。就在这平凡的清晨里,不知有多少的事纷纷涌出等待着我想起……   那是母亲过世多年后盛夏里雨后的一天,我骑车去故乡探望年迈的父亲,回到故乡的家门时,大门紧锁着。我在庄前屋后也没有找到父亲的影子。于是,我去路边寻问喧话的村邻人,听邻居们说,父亲一大早就拉着架子车朝一块叫九十亩湾的地的方向走去。于是,我骑车直奔那里,老远就看见父亲推着一车土似走非走,艰难的左右拜弄着车辕。正吃力地推土填着被水冲陷的地方。父亲听到我的车子声回过头,只见古铜色的脸上印满了皱纹,那是苍桑岁月留下的痕迹,消瘦细长的身体孤零零的任风吹佛着。渐渐的,我的双眼模糊了,泪水簌簌滑落……父亲忙说:“这是你哥的一块地,你哥行动不方便,你嫂子浪去了,地里被雨水拉了个大坑,塌陷处不填平不好犁地,我一天无事就来填上几车车土。”正说着,尕妈去地里路过,!看见我过来打招呼,看着父亲插上又说:“你爸还说几车车土,一天不知要倒多少车土呢?昨天填土都忘吃饭,还是我叫他吃的饭。”说着尕妈帮父亲把已推在半途上的一车土推向了大坑处……看着他们的苍老无力的背影,我心暖暖的,又酸酸的,还是同龄人好啊,尽管年轻时尕妈一向和我们水火不相容,凡事都要斤斤计较,那是因为贫穷所致,忘记吧,那些灰色的烟雨年,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回忆深处,那些有关父亲的记忆在内心无不泛起昔日的画面,前年的三月十二,当我接到弟弟的电话时,步入膏肓的父亲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孤独无助的呻吟着,眼里满是期待的目光,可是,年迈的父亲肾功能已衰竭,再无力承受疾病的袭击,终老归土是每个人一生的最终归宿。第二天夜里,父亲没有遗憾地与世长辞,走完了他八十四年的风雨人生。留给我的是孤独无助的眼神。忆过往,记忆如潮水般涌向我的忆海,久久未曾退去。或埋怨,或酸涩,暮然回首,有父亲的每一寸时光都是酸涩的。世上最痛心的事莫过于在陕西有哪些癫痫药物喊一声“爸爸”的时候,爸爸却去了天边很远的地方,永远也听不到我的喊声,我也再听不到他的回应声。   窗外的雨滴滴答答得一直下着,突然,大门口侄子开车过来,一声长长的喇叭声打断了我放飞的思绪。我一头钻进侄子的车里消失在茫茫的雨中……   初稿修改于2018.7.23   共 472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