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丁香】街头的戏摊(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26:38

鄙人年轻时因工作需要,常出差在外,漂流于宝鸡、兰州、西宁、银川等地。空闲之余,常去火车站、公园或茶馆,听一折折脍炙人口的秦腔戏,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不亚于做成了一笔大业务。

对于秦腔,我打自小爱好,那时文化艺术贫乏,也没有什么单放机、唱戏机一类的,要听戏,就要到火车站、汽车站、公园等人员密集的地方去,有时即使去了,也没有卖唱的。记得大约在87年左右的一个秋季,我在兰州出差,那天天阴得就像扣了一个黑锅,还时有时无的下着小雨,西北地区秋后的天气黑的格外早,下午不到5点路灯就亮了起来,行人匆匆忙忙,手拿雨伞,各忙各的事情。我闲了,心想去火车站听听戏,一来我特别爱好,二来解解心烦,坐了5站路程的公交车,来到了车站。

一下公交车,走了大约500米,就听到锣鼓声、板胡、二胡声,一折《花亭相会》,张梅英的唱段把我心紧紧揪住,我三步并做两步,赶到跟前一看,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把场地团团围住,只能听见声音,看不见文、武场面和演员,我想这也知足了,饱饱耳福,过一下戏瘾,就算了。

天越阴越重,雨越下越大,蒙蒙细雨像筛子筛过一样,均匀地洒在过往行人的身上、雨伞上、辽阔的大地上,一丝秋后的寒风袭击着人们,衣着单薄的都打起了哆嗦,但戏迷们都不愿离去。突然,一阵紧张的锣鼓声从场内传了出来,原来是赵匡胤的《下河东》,铿锵有力的吼声震撼了方圆几百米,连路上的行人也放慢了脚步,戏迷们一阵阵喝赞,《下河东》快唱完了,不知为什么,看戏的有些人从里往外退,我一看,走了许多人,就挤了进去,原来是唱戏的一位小姑娘,手拿小铜锣,向看戏的人们讨钱,我也知道,这些人为混一口饭吃,才背井离乡,到外地卖唱,他们多不容易呀?有些人爱看戏,还怕出钱,那来那么便宜的事,我心里想着,但见绝大部分人还是多多少少向盘里放点,表示一下心意。

我见小姑娘的铜锣内有1角2角的甚多,也有5分2分的不少,5角的没有多少,1元的仅仅只有2张,非常耀眼。有人说这小姑娘原来是唱张梅英的,都夸她嗓子好,有感情,能进入角色。有人还说“这小姑娘卖唱可惜了,应该到专业剧团演唱”。也有人说“这伙人也可怜,住火车站棚棚内,不容易啊”。我从身上一大堆零钱中,找出1元钱给了小姑娘,姑娘看着我,感激地向我鞠躬,连声说“谢谢、谢谢”,我在仔细向盘中瞅了一眼,所收的钱最多是10块多钱。

山城的气侯变化多端,有人戏称跟“孙猴子” 一样,这时雨停了,云层渐渐退去,星星出来了,月光也慢慢露出了笑脸,火车站晚上热闹非凡,叫卖声,呼喊声此起彼伏,车站的大高音喇叭不时播放着车到站、出站的时间,但再吵杂也不影响戏迷们听戏的兴趣。

戏唱了约3个多小时,人们听得入迷了,小姑娘又上场了,她唱起了《杀庙》,秦香莲声泪俱下的唱段,感动着在场的每一位戏迷,另一位姑娘又收钱了,这次我掏了5角,在场的大多数人都3角5角,这次我发现没人溜走了,留下来的都是铁杆戏迷。这次收下来我估摸有20多块。

以后又是《打镇台》《刘备祭灵》朱春登的《放饭》,“三十六哭”“七十二个再不能”等等,把戏迷的看戏热情一次次推向了高潮,掌声、叫好声此起披伏,那晚我掏了四次钱,也就是3块多吧!

唱戏休息下来,我跟一个拉板胡的老师傅闲聊,他说:“我们家在扶风,这次来了八个人,到兰州卖唱大约半个月了,我是头儿。”我说:“我也是扶风人。”接着就问他们一晚能挣多少钱。师傅说:“咱们是乡党,我给你说实话,有时运气好了一晚一百多元,少时七八十元,有时天下雨了还一分钱不挣,我们每人来时还从家里带来馍,估计吃一个星期左右。能节省些钱,每天除过吃、住、花销,一个人平均一天能挣五六块钱。”老师傅还说:“他们按每个人水平划分挡次,每次出来半个月到二十天,除过火车费、各种花销,每人带回家一百多元,有些高的拿到一百六元左右,这不错啊,在家谁给一分钱。”

戏看完了,我回旅社11点多了,也不觉得累,心里格外的舒服。

以后我出差不管走到那里,一住下,就首先打听那里唱戏。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济的发展,西宁、银川、兰州唱戏给钱,再不是几角、1元,而是一次2元3元。点个喜爱听的戏,就花5元10元。有时找不见卖唱的戏摊,去茶馆听戏,就门票30元钱。

出了几十年差,到底给唱戏的给了多少钱,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我觉得划得来。

改革开放以后,人们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各行各业欣欣向荣,街头卖唱的戏摊也进了公园,农民艺人在也用不着背井离乡到外地卖唱。单放机、收录机、唱戏机、碟片、应有尽有。秦腔名家唱段,不计其数,你有选择的听,有选择的看。如果厌腻了,也可去公园听听、看看,艺人们有时唱《三滴血》《赶坡》《辕门斩子》《梁秋燕》,还有丑角戏《拾黄金》《教学》等等,这都是戏迷自发组织起来的,是义唱,如果你会唱,也跟着吼上几句,热闹热闹,再也不用掏腰包给钱了。

现在,我已过了花甲之年,也常去西安、宝鸡,但只要到了宝鸡,河滨公园戏摊常有我的身影。虽不能像样的吼上几句,但也会听出些名堂,也常常从这个戏摊走到那个戏摊,品味秦腔的艺术,陶醉在艺术的字里行间。从中接受教育,领略人生。

治疗癫痫病需要多少费用北京哪看癫痫病最好小儿癫痫诱因癫痫患者怎么饮食对疾病有帮助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