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东北】柳暗花明(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0:21:06

柳暗花明(岁月留痕)

一九七九年春节前夕,妻子得知母亲身体不好,非常焦急。

我理解妻子,急忙凑钱,安排二女儿陪她回南方探望。

我陪爷爷和三个孩子在家过节。妻子不在家,炸面鱼,蒸糕,做饽饽,包包子等没人干,简单买点肉,鱼,豆腐,白菜,萝卜的煮一锅,算过了年。

我节后返回防潮堤工程指挥部上班。大女儿在家挑起家务,带领弟妹,照顾老人,喂好猪,鸡等。

海潮大堤积雪犹存,海面厚冰堆积,高低不平,一望无际。狂风劲吹,看不到波涛,剌骨的风把棉衣都穿透。天冷,我的心紧缩,不仅阴冷,还惆怅,凋零。

县委抽调工程骨干建糖厂,许多人都去了,政工组唯剩我自己。据说下批放我去。我渴望着,因为我上班百里路程,可近一半,骑车不再费劲。不再是亦工亦农,变成正式职工,有劳保医保,到时退休,是梦寐以求的好事。

忙忙碌碌一年过去,听说糖厂嫌我出身不好,不要我去了。我十分沮丧,出身无法改变,但又不甘心沦落。

那时知青吃香,我利用优势,写信给有关亲朋,东奔西走,通过学校,公社给我写证明,县知青办终于承认我俩知青身份。

刚满怀希望,妻子突然发来电报:“无锡市不承认五七年有下乡知青!”给了我当头一棒。等于我在弄虚作假欺骗组织。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努力付之东流。

政治生命岂可儿戏?立即请假,乘火车,直奔南方。

岳母身体还好,岁数大了想念远在山东的小女儿,经常担心流泪。我回来,亲手翻着花样做给我吃。这难得的亲情和母爱,抚慰着我孤独的心,令我感动不已。

妻子说:“同孩子一路乘轮船,坐火车,遇到成群结队的知青回城。有的从云南,北大荒归来。说邓小平有政策,知青可以返城。我家下乡到苏北东台的二姐一家和大丰农场的外甥女,也都回来了。大家都盼我们能够回来。”

我说:“路上我也遇到不少背着大包小包的回城知青。可惜我们被父母动员回山东,要不准能回来。”

哥嫂,姐姐,侄儿,外甥,听说我来,都跑来看我,十分热闹。大家七嘴八舌向我诉说:“市里照顾知青回家过春节,按人增发鱼肉券,副食品券,糖券,豆腐券……想你们也是知青,到居委填写表格,他们不给,说从没听说五七年有下乡的。”

妻子委屈地说:“我们当年是首批,市委书记,市长亲自送我们,全市几十万人夹道欢送。在农村二十三年,竟然连知青都不是,真是冤枉死了!侄媳梅芬陪我跑了好几趟派出所,说没有五七届的,向上面反应。也说没有。我们到知青办讲理,他们不接待!说我们无理取闹!”

我拿着手里的公社证明,下乡通知书,报纸的报导,照片等资料,信心百倍,不信他们会说我空口无凭!

熟悉的城市又增添新的变化:陈旧的房子旁,河岸上,马路边,树林中,到处是临时搭建的小屋,用芦苇,稻草,石棉瓦,篷布……有的像窝棚,有的似鸡舍,瓜屋……五花八门,住、烧、屙、洗,一片脏乱。狭窄的街道,还不时有成群结队的人群,举着牌子,呼着口号:“谁阻碍知青返城,就是拖四化后腿!”“我们从期望,希望,到失望,千万别再让我们绝望!”……

知青办人山人海,一片吵闹。不少人睡在知青办门口,天天赖在那里。没等上班便敲门。一开门蜂拥而上,个个嘶哑着喉咙争先恐后与工作人员理论。

好容易排到我们,我拿出资料想让他们看,他们推到一边,不耐烦地说:“搞什么名堂,我们无空看这些,要办什么快说。”

我说:“我是五七年首批下乡的青年,我要落实知青身份。”

他不耐烦地说:“什么五七年?六二年的我们都不管。别来添乱。”

后边排队的也跟着嚷:“不办一边去!让能办的先上。”

我说:“我不是要返城要你们安排工作,只想给证明身份。”

工作人员说:“我们不了解你的情况,也没组织你下乡,无法证明。”

我说:“你看看材料,这还能假?”

“我们弄不清,不看,也不管这些。”

后边人急着催促:“罗嗦什么,没完没了啦。快让后边跟上!”

我不甘心,又问工作人员:“那我找谁能证明?”

“谁叫你下乡你找谁去。”

我同妻子只好离开。

虽然碰了壁,但我总算有了收获。我对妻子说:“我们下乡是团市委,教育局组织的,组织下乡的团市委书记,副书记也下了乡。只好找教育局。”

经过市七中,是我母校。妻子陪我到学校去开证明。学校还是老样子,走进去便想到当年学校的生活。听说班主任,语文老师徐柏林还在,我很高兴。到办公室见到老师。老师头发苍白,戴眼镜在写什么,抬头便认出我:“你还在乡下?你爸还在部队?你继母对你好吧?”问得我心里热乎乎地,感到好亲切。便将自己的情况对老师讲了。

老师提笔给我写了证明,让我到校长那里盖章。我和妻子很是感激。

为了增强说服力,又到妻子求学的二中写了证明。

教育局比知青办清静,态度也稍好些。工作人员看了我的材料和学校的证明,仔细听了我写的情况介绍,说:“有这回事,你们是知青。”

我很高兴,让他给写个证明。

他却为难地说:“如果来调查,我们会如实反映。但证明不能开。”

我说:“我特为从山东过来办这事。”

他说:“证明在你手里不起作用。我们不能那样做!”

说破嘴唇也没用,只好离开。

要我们下乡的主管部门不开证明,假若外调碰到其他人,仍然是个未知数,有些绝望,觉得丧气。怎么办?回山东老家是父母动员的,与市无关。不知他们能否认可我们的做法?若当初不回去,就不用这样麻烦。我和妻子都没了主意,没精打采地走着。猛然,在中山路上一幢楼前挂着《无锡日报社》的牌子,我与妻子说:“当年有个叫尤伟的记者曾多次采访过我,不知在不在楼上,我们去瞧瞧。”

门卫很严,听说找尤伟却显得热情。同意让我们上楼。

办公室很大,不少人伏案忙碌。秃顶的尤伟坐在里边,闻听有人找,端量半天,才“哎呀”一声,跑来紧握我的手:“你怎么来了?”

我说:“我由山东来。”

他惊讶打量着我:“你怎么变成这种样子?比我还老。”

我说了我的情况。

他说:“现在是百废待举,拨乱反正搞经济建设,要办的事很多。经过十年浩劫,不少老干部倒的倒,死的死,在位的已不多了。教育局,团市委,都换新班子。一时弄不清过去的情况,也属正常,别介意,慢慢来。哦,想起来了,原来团市委副书记朱姝现在化工研究所。你可以找她。”

朱姝我太熟悉了,曾下乡在同一生产队。她丈夫原是团市委书记,后来是我公社书记。知道她的单位,我非常高兴。

第二天,我同妻子来到化工研究所。朱姝见到我们先是一怔。但很快认出我们,热情地拉着我们的手,让我们坐下,忙泡茶接待我们。我说明来意。她吃惊地问:“你们还在乡下?你们都是学校共青团积极分子,响应党的号召,是无锡市首批上山下乡的带头人。你们是好样的,不承认是不对的。我们对你们照顾不够,让你们受苦了!”

下乡二十多年,一直被人说是犯错误的下乡,是右派。*一次听到这么贴心的话语和赞扬,见到亲人,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忍不住失声痛哭。妻子也陪伴我哭泣。

朱姝拿纸巾给我们,跟着流泪。

哭了一会,她说:“原来的教育局长,现在在市委宣传部。我马上与他联系。”说着,拨起电话:“老领导,有件事想与你反映:五七年我们组织应届初中毕业生上山下乡,部队的孩子殷景东曾积极带头,报纸也作过报导。后来在农村他与另一知青结了婚。由于我们后期工作没做好,无人管理,家长怕给地方增添麻烦,动员俩人回到山东老家生活,受尽了苦,地方上不了解,说他们是犯错误回去的,受了许多委屈。现在两人来落实知青身份,通过电台,报社,找到我这里了。啊,对,对……哦……明天去找你……吃住我会安排。”

我说:“我吃住在妻子家中,不麻烦领导了。”

她说:“那好,你回去写份东西,提几点具体要求。写好,拿来,我给你签个意见,再到市里。”

我欣然答应。

她不放心,又关照:“你们首批志愿下乡,比动员下去的更优秀。不仅要求承认知青身份,还要享受知青待遇。他们能回城,你们更应该回城,要求安排工作!”

淡淡几句话,像拨开我心中的灯,顿时豁亮。因为回山东是父母动员,我只想办知青关系。牵扯两个省份,没有其他奢求,不敢痴心妄想。朱姝的提醒我喜出望外,忙给妻子使眼色,妻子也恣得合不拢嘴,喜形于色。

回到岳母家中,大家都关心我们的情况。问个没完没了,为我欢呼。我立即写了自己情况,并提出要求:给予无锡市知青待遇,全家返城,安排工作;给予路费补贴。

第二天,又到朱姝处,她认真看了我落实知青身份的申请报告,立即写下:“情况属实,请有关部门妥善解决。”

我正要走,她叫住我,说:“现在不少人闹事,市委大门难进,我给你开个介绍信吧!”

市政府戒备森严,我凭介绍信,一路畅通。走进宣传部办公室,部长是个精悍的老头,他接过我的材料,一声不吭,反复看着。然后说:“材料属实,知青身份无需置疑。感谢你们在农村艰苦生活了这么多年,市里应该安排你们返城。有几个孩子?”

我说:“四个,在农村要劳力,多生了。”

“这么多?”部长眉头皱了一下。“大的多大?”

“十九岁。”

“哦。”部长顿了一下,“这样吧,材料先放下,我下午还有会,明天你们直接去找知青办主任宋焕飞,让他具体答复。”

第二天,我们越过吵杂的知青接待处,直接上楼找主任,副主任朱天宝接待我们。他说:“你们的情况市里已经通知我们了,部长也来过几次了,我们已交代给钱瑞珍同志具体落实,一切按你们的要求办理。路费可到崇安区知青办去取,下批就让你们全家返城。”

我和妻子欣喜若狂。

妻子说:“那将准迁证开给我们!我们好放心。”

“那不行,放你们手里,万一那级政府不放你们,那就麻烦了。这你一百二十个放心,我们一定会按程序调动!”

我同妻子无话可说。

朱天宝又说:“回城的人很多,你们也看到了,到处搭建着窝棚。也就是说房子不可能一下子解决,起码要三五年,你们要有心理准备。还要明确户口迁入地。”

我说:“我们理解,不会马上向*要房子。户口迁我岳母处,侄子借房子给我们,岳母全家共同接收我们。”

“空口无凭,要立下字据,家里人也要写接纳申请,要全家都签字。”

“可以,回去就办。办好立即送来。”妻子一口答应。

朱天宝将我的材料递到我手中,说:“材料都看了,部长让我还给你们,留作纪念吧!”

知青办出来,觉得天高地阔,心旷神怡。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福兮祸所倚,祸兮祸所伏。想想真是天意:若县里按排我去糖厂,妻子儿女就难考虑了;若岳母不说身体欠佳,妻子不会回来,就遇不到知青返城这桩事;假如知青办开始承认我们身份,我也不会来,也不可能想到回无锡;没有妻子一家鼎力支持,我即使想回来也难如愿……

本来只是想落实知青身份,没想到苍天开眼,贵人相助,再也不因出身受歧视和欺压,揭开新生活的序幕。也为我们后半生和孩子前途奠定了基础。这是我全家的特大喜事,真是大喜过望,做梦也没想到会有如此结果,办得如此顺利。我衷心感谢那些一贯关心帮助支持我的亲朋好友,也感谢那些为我设置障碍者,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今天!

路边的草发芽了,梅花含苞欲放,香气四溢。梅花香自苦寒来,淡淡的清香,沁人肺腑。

心里充满阳光:严冬过去,春天来了!

2014.9。24 蠡湖

癫痫怎么治疗癫痫能治好西安知名癫痫医院陕西哪家专业医院能治好癫痫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