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柳岸】我要稳稳的幸福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51:56
剧中人物是两个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情窦初开,在一次车祸中,双双都失去了记忆,失忆使他们对对方已经没有了感觉,也不记得自己曾经爱过和相爱过的人。多年以后,当他们又一次在一个拐角偶遇的时候,在四目对视的一刹那,那忘却的记忆又重新回来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既像是一见钟情,又像是故知重逢。依然是那双深邃的眼,依然穿着那双天蓝色的情侣鞋。久违的感情,在这次的邂逅中一发不可收地回到两个人的心间……李靖很久都沉浸在剧中,以为自己就是那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而陈宁生就是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生活变迁和不测,直到最后,还是会揽爱入怀,两情相悦。   李靖的母亲觉得陈宁生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可能性格成长会有不尽人意的缺陷,就没有同意李靖和陈宁生的继续来往。李靖那时候也说得上是个乖乖女,觉得母亲也许都是为自己好,学习上多用点功夫,情感上少花点心思对自己将来会有好处。自己的父母都是一般的企业职工,自己就考了个服装设计的专科,毕业后就在一家不大不小的服装厂做了设计师,说是设计师,其实做的只是电子裁剪的活,因为很少需要她设计的,一切都是沿袭的传统和守旧的样板。后来听说陈宁生考进了一所外地的大学,也许想早点离开那些难忘的回忆。   这一下子沉寂了好几年的李靖,可让做母亲的又着急了。   “靖儿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就没有男朋友呢。妈以前是为你好,拆散了你和陈宁生,也不能老是生你妈的气,走不出来啊。”   “妈,我不急你倒急了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急有什么用?”   “那可不能这么说,我帮你看好了一个男孩,是我做操的老姊妹们介绍的。男孩挺好的,家庭是父母双全,你能看看么?”   “就知道父母双全,哦,让我和他父母过日子啊!都说丈母娘看女婿,都是越看越欢喜,可是婆婆和媳妇,是怎么看都不往心里去。”   “还没过门就尽往坏里想,真的不想嫁人啦。”说归说,李靖还是去见了面,相了亲。男孩叫孟庆云,和她一般大,二十七岁,家里有间小店,是卖小电器的。孟庆云读完高中就没有再读下去了,和父母守着这间店,也算是一份家业吧,总算有个生计,也不用在谷仓外面去刨食吃。男孩看着也挺精神,也就处了下来。李靖心里想,听老妈的话也许没错,过得好自己落个便宜,过不好还有个退路。“你们看好的,又不是我看好的。”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的李靖就这样开始了一场恋爱。   恋爱虽不是那样轰轰烈烈的,却也有滋有味的,毕竟都是年轻人。那个孟庆云也会隔三差五地搞些小浪漫,让李靖心里满盈着温暖和喜悦。   一年后,两个人在两个家庭和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喜结连理,过起了两人世界。一套两居室就是他们的小窝和天地,有时就是双休日,孟庆云都不想出去走走,说是只要有李靖在身边就满足了,什么也不需要了。“什么时候再造个小人就更好了,一个小家伙,像你又像我,我是刻刀,你是模子,造出个小人就是你我的杰作。”孟庆云和李靖打趣地说。   “要造就你一个人造,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成个奶妈。”   “开玩笑,我一个人怎么造啊,听你的,等等再说吧。”这日子好过得就像捧着个蜜罐。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孟庆云的父母在一次去浙江小商品展销会定货的时候,回来的路上发生了车祸。气囊延时,没起到作用,孟庆云父亲的头颅受到重创,当场身亡,坐在副驾上的母亲,侥幸留下一条生命。可是,胰脏破裂,脊椎骨裂,受到中枢神经的影响,下肢瘫痪。这一个突如其来的不幸打击,让孟庆云一下子崩溃了。   当时他的父母由于归心似箭,连夜驱车,抢红灯违规超车,失控后伤及无辜,撞死了一个四十岁的妇女,属于事故全责,连带民事责任赔偿了受害人四十八万元。母亲还在医院里,花去了多年的积蓄,最终还是没有挽回一条生命。      二、   孟庆云经过了这次的家庭变故和打击以后,一蹶不振,整日喝酒,店里的事就交给一个伙计打理,自己三天两头地找人喝酒。   “庆云,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喝酒再把身体喝坏了咋办,来日方长,以后的路我们总是要自己走的,不是吗。”   “你有理,你说的都有理,你不就是希望我妈不在吗?现在又再咒我喝酒喝坏了身体,你究竟安的什么心啊?你说!你要是真的想这个家好好过下去,这一屁股债你看怎么还?你看着办吧!”   “你,你怎么不讲理啊,我不都是为你好吗?真是不识好人心,狗咬吕洞宾。”   “你,你还会骂我,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不安好心,就是想来坑害我这一家的吧?”   “我可不是骂你,那不就是一句俗话么,没文化。我还真的不会骂人,从小长到大都没骂过人。你想骂我就骂吧。只要你痛快,行了吧。”说归说,吵归吵,这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那天,在班上,几个小姊妹听到消息说,改革开放这些年了,境外就业要转变思想,打开路子,搞活经济,开发境外就业的通道。市里境外就业处已经在登记报名去文莱、塞班的劳务输出人员,李靖心里动了一下,可是又一想,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大专生,不至于和那些体力打工的为伍吧。想回家先和孟庆云商量一下,看看他还在消极低沉的阴影里没走出来,也就想算了吧,自己拿主意,别指望他了。   李靖认真地打听了一下,没想到正好有一个服装方面的劳务输出指标。有缝纫技术的年轻女机工,家庭放心,自己能离得开的人都可以报名签订合同,合同为期两年。听说那边的薪酬是国内的三倍多,大家都是想苦两年,赚点钱改善下生活。李靖当然可以,机工是起码的技术,只是有点可惜了那张大专文凭。李靖算了一下,想想这样苦两年,在外一个人省吃俭用,开销不大,把钱结余下来,不但可以还清婆婆在世时治病欠下的债,兴许还能改善一下小家庭的生活,也现代化一些吧。抱着这样的想法,于是硬着头皮,和几个姊妹一起去市就业处大厅里报名了。   境外就业处的工作人员,一听说她是有大专文凭的服装设计师,很高兴。因为他们正在组织一批到塞班的服装公司的队伍,现在已经的报名有三十几个。听说李靖是大专毕业的服装设计师,正好让她带队,负责一些那边的具体事宜。李靖也很乐意,这样也不至于心里不平衡了。要不要回去和孟庆云商量一下呢?她犹豫不决。“他都这样了,还那么待你,你和他有什么商量的。你自己拿主意就得了,别去找他,兴许还自讨没趣。”一个小姐妹这样劝她。李靖想想也是,夫妻一场,没想到碰到一点风波,这孟庆云就这么消极悲观,这以后的生活也许还有风风雨雨的,难道就不过日子啦!   等将一切手续办理妥当以后,李靖告诉了孟庆云。   “庆云,和你说件事,你先别急躁,听我把话说完,行吗?”   “说吧,谁也没给你禁言。”   “我得离开这个家两年的时间,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这个家着想。到塞班打工,那边工资高。我大概算了下,我一个人在外面苦两年,就能还清我们现在欠下的债,还能改善下我们小家庭的生活。你不是也想有个大房子嘛,两年后回来就不成问题了,你说好吗?就是你一个人在家,少喝点酒,想想我们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孟庆云愣了好一会,似乎才转过神来。   “你真的想好了吗?那边可靠吗?你都和一些什么人去?”孟庆云清楚了李靖说的话以后,一连串的顾虑和疑问,像连珠炮似的问得李靖不知怎么回答好。   “这是政府组织的劳务输出,是当前的趋势,以后还会更多。你放心吧,有政府的合同保证,都是我们相处比较好的小姊妹在一起,还让我做领队呢。错不了,放心吧。”就这样,孟庆云也就将信将疑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是夜,小两口的话多了起来。孟庆云喝了两杯酒,就没再没喝,似乎知道老婆的良苦用心。拥着李靖,想了很多。最近的情绪很低落、沮丧,夫妻间少了激情。老婆为了这个家,居然只身漂洋过海,到一个未知的地方去做苦力,觉得有点对不起老婆。   “一个人在外面过什么样的日子,都说在家日日好,出门事事难啊,你能照顾好自己吗?”   “没事,我又不是一个人,还有那么多姊妹呢,我不但要照顾好自己,还要照顾好那些姐妹们呢。”   “这事和你妈说了吗?”   “没,我不想让他们为我们的生活担心。上次公婆的意外,我也没和他们多说,只是告诉他们,公婆走了。我想,我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应付解决,就不要让别人为我们操心。庆云,我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就是说一切都要自己去独立面对,幸福生活也要靠自己去创造。”   “好,我们独立面对,创造自己的幸福。”   “庆云,我很喜欢一首歌,叫稳稳的幸福,我也喜欢那首歌里唱的稳稳的幸福,”   孟庆云感动地紧紧地抱着李靖,这个熟悉的胴体,曾经给过他多么美妙的幸福。慢慢地一种冲动和激情燃烧着他,让他躁动不安。   “好,靖,我现在就给你稳稳的幸福……”      三、   很快,去塞班的报名人数就满员了。大使馆的签证一下来,市里境外就业处就通知这些签了合同的人准备上路了。那一晚,两个人几乎都没有合眼,李靖也是哭红了眼。这一别就两年见不着丈夫了,既顾虑到了外面的生活能不能适应,又担心庆云在家一个人过得好不好,一个家里没有女人,还是个家嘛。都说女人家女人家,有女人的家才是个家啊……   孟庆云一晚也没有睡意,生怕一睡着了,醒来就看不到老婆似的。这个死心眼跟着自己的女人,没落到什么好处,却一心为了这个家,到一个什么塞班去打工赚钱,还心生浪漫地说就是想要那个什么稳稳的幸福,多傻的女人啊……   两个人默默地想着各自的心事,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孟庆云尽己所能的释放了所有的激情和能量,好像还欠着李靖似的;而李靖也仿佛要将这温存带着启程,无论到什么地方,都将带在身边,藏在心里,不会忘记。   塞班岛,在西太平洋上的一个岛国。二战后由美国领管,岛上居民多持美国公民护照,由美国加州统一管理,后由政府逐渐收回其移民及劳工事务的自治权。   李靖的那个公司是由一个西班牙人和本地一个酋长的后裔合股的,主要经营制作服装,为了增加利润,扩大业务,急需一批缝纫工,于是中国政府就经由境外就业的渠道向塞班输出劳务。在塞班,语言方面,有英语、西班牙语和当地土著语言混合而成,李靖受过大学教育,能听得懂英语,有些事情比较好沟通交流,这个领队的任务也就很称职地接手了。   这个公司有三个服装加工厂,其中李靖所在的这个公司,主要是中国大陆去的劳务,也有少数台湾和韩国人。在这里,交流沟通还是很容易的,李靖负责每天的日常生产,分配任务,调配品种,上报日报表等。有时还得按老板的要求,加班设计服装式样,当然这样的加班,收入比起车间女工们的加班要高出将近一倍。尽管李靖困得很,只要一想起为了自己那个小家庭,为了还上债和买上房,这样辛苦也值得了。   相比之下,那些车间的机工更辛苦。每天工作十个小时,还要主动加班,为了那些加班费,为了报表上的业绩,都在努力。那些业绩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大家都是来淘金的,所以心照不宣。再说远离了家人,亲人和朋友,自己再苦再累也没人看见。甚至有些还没成家的女孩,晚上加班太晚,都不洗倒下就睡。第二天,也有头不梳就进就车间的,这样的生活,要是在国内,在父母面前,不被骂死才怪呢。   李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也没辙。再想想自己,不也一样吗?为了每天报表上的业绩和加班后的那些成绩,暗暗庆幸过,偷偷喜悦过。那个满手长毛的四十多岁的西班牙老板很少来这里,偶尔来一次,也是匆匆说几句话就走人的,从不在这里久留。李靖看得出来,他是看不起我们这些黄皮肤的人,都说支那人,没有说过中国人。李靖有时候想哭,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千里迢迢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土,为别人做牛做马,挣血汗钱。自己是不是很贱?   有一次,一个姐妹将一件服装拼色的左右袖子,弄错了,被监工发现,罚她站了一个下午,而且扣掉了三天的工资。李靖也跟着被罚扣了一天的工资。还都上了“黑”板。这样严厉得不近人情,是这些女工们在国内没有见识过的,大家都愤愤不平,可是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李靖是没有将这些真实情况告诉孟庆云的,怕他承受不了。李靖知道孟庆云有点脆弱,有点孩子气的率性,还是不让他知道得好。李靖只有自己咬着牙默默承受着这一切,报喜不报忧地告诉他一些高兴的事,寄一些当地的风景照。有时也把自己和小姊妹放进去,一切看起来挺好的,孟庆云也觉得不错,这样也就放心了。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好吗北京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济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哈尔滨癫痫医院的选择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