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红楼梦》的艺术魅力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14:46

在拥有13亿多人口的中国,提起《红楼梦》来,真可谓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从名著到影视,影响了一代又一代国人,单说《红楼梦》这部巨著,它不仅是中国十八世纪最伟大的珍奇瑰宝,而且也是世界文学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照耀着世界文学艺术之路,荣登全球文学的巅峰。200多年来,《红楼梦》正是以这样神奇的艺术魅力,闪烁着思想的光辉,映照着《红楼梦》问世以来各个不同时代人的精神生活,奏响了时代最强音,给整个世界带来了美的旋律。大凡通读过《红楼梦》的人似乎都有这样一种感觉,说《红楼梦》是一个气魄宏大、细致入微、人物鲜活、景色美丽的人间世界,一个绝妙的艺术天地。

先看作者曹雪芹,他的英名已列世界伟大作家之林,就是这样一位声名显赫的大家,倾其一生只写了一部《红楼梦》,结果却轰动了整个世界。自这部巨著问世以来,不同读者从书中读出了不同的内涵,有人读出了哲学,有人读出了文学,还有人读出了儿女情长,读者从各个不同的角度都读出了自己心中的“红楼梦”,也通过《红楼梦》在社会大舞台的演绎,说出了自己的“红楼梦”,再通过影视的艺术再造,演出了观众心目中的“红楼梦”,应该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况我一个普通读者和写作者,在朦朦胧胧读了一遍、刚又细读一遍后,不敢对这部国宝级的巨著妄加评论,始终怀着一颗诚惶诚恐的心,生怕有损这件瑰宝的价值和风采。然而,《红楼梦》多彩的艺术光辉又吸引着我非要写出对美的感受,我只有徜徉在《红楼梦》的艺术走廊里,在尽情观赏这花团锦簇的裙钗时,细细逡巡它“文学”的路标,沿着这条独辟的蹊径,小心翼翼地进入这迷宫似的“大观园”,从它细小的一隅,对《红楼梦》里“笑”和“哭”的艺术作个一知半解的品评吧。

作者曹雪芹笔下的人物笑容千姿百媚,笑容种类达三千四百多种,他对各种“笑”的描写可谓淋漓尽致,恰到好处。笑的种类也是千奇百怪,千人千模样,真是大手笔。从书中可观读出了冷笑、微笑、嘲笑、又笑、呕笑、也笑、调笑、陪笑、忙笑、忍笑、带笑、含笑、欲笑、遂笑、众人笑、含羞笑、哈哈笑、凑趣笑、赶忙笑、涎皮笑、嘻嘻笑、一旁笑、含羞带笑、掩面伏身而笑,从笑中读懂了人物的内心世界,从笑中读出了人物的性格特征,这数千种的笑笑出了《红楼梦》的艺术风格。现在想来,红楼梦为什么惊闻世界,单就这一笑,在世界文坛巨制中,没有与之比拟的,只能望其项背。

描写笑的风格也大放异彩,贾母的笑和刘姥姥的笑是不一样的,凤姐的笑与袭人的笑也不同,与黛玉难得的一笑更是大相径庭,宝钗的笑与众人的笑更不同,别具一格,纵观全书描写她的笑中,都不带感情色彩,几乎没有冷笑、大笑,而是悄悄笑、抿着嘴笑,而黛玉则时而用冷笑,这就说明每个人的出身、环境、性格特征不一样,笑也是不一样的,《红楼梦》描写出了每个人笑的特点,让“笑”笑出了艺术美。

描写笑的场景也是我等笨人钝笔难以想到、写到的,作者曹雪芹运用大的场景来描写笑,让笑也笑出了大场面,有如临其境之感,当我读到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时,我心中豁然开朗,我也忍不住要大笑起来,真是进入了笑的“大观园”:“贾母这边说声‘请’,刘姥姥便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自己却鼓着腮不语。众人先是一怔,后来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大笑起来。史湘云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嗳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直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座位,拉着她奶母叫揉一揉肠子。地下的无一个不是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上来替她姐妹换衣裳的”。这一段可谓笑的大观园,让你看了都想笑。作为描写艺术,我觉得《红楼梦》就是文学描写的艺术殿堂。

说完《红楼梦》里的“笑”,再说说《红楼梦》里的“哭”,《红楼梦》本身就是一部人生悲剧,曹雪芹巧妙地写出了悲剧中人物的哭相,他笔下人物的哭相也各不相同,贾母的“哭”:“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贾母眼泪交流”、“贾母听了这话,那眼泪止不住流下来”。宝玉的“哭”:“宝玉听了,不禁放声大哭,倒在床上”、“不禁嚎啕大哭”、“宝玉又哭得气噎喉干”。黛玉的“哭”:“黛玉也哭个不住“、“黛玉听说,流泪叹道:她偏在这里这样,分明是气我的心”、“泪痕满面”、“眼圈又红了”。凤姐的“哭”:“滚到尤氏怀里,嚎天动地,大放悲声”。紫鹃的“哭”:“两泪汪汪”、“那眼泪似断线珍珠一般泪如雨下”、“哭得泪人一般”。平儿的“哭”:“擦着眼泪”。《红楼梦》里人物的“哭”也“哭”出了每个人的特点来,读完之后,总让您深深地回味。

透过曹雪芹对人物“笑”、“哭”的艺术描写,我又领悟到了他对环境的描写也是独具匠心,下了一番功夫,用来渲染气氛。如:林黛玉刚进宁、荣国府时的环境描写:“忽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正门却不开,只有东西两角门有人出入。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大书‘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照样也是三间大门,方是荣国府了。却不进正门,只进了西边角门。那轿夫抬进去,走了一射之地,将转弯时,便歇下退出去了。”,通过这样环境描写,就把宁、荣国府的富贵豪华之气给渲染出来了。

曹雪芹对人物的描写堪称一绝。虽然《红楼梦》所创造的人物众多,但不是千人一面,而是丰富多彩。对宝玉、黛玉、宝钗、贾母、王夫人、薛姨妈、凤姐、迎春、探春、袭人、鸳鸯、尤三姐等人物描写生动形象,栩栩如生,人物性格几乎没有雷同,都具有典型性,正是运用了小说“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特点。如:在第三回《托内兄如海荐西宾,接外孙贾母惜孤女》中,林黛玉刚进荣国府时的人物描写,就很具典型性:“第一个肌肤微丰,合中身体,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第二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秀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第三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这样的人物描写生动传神,启发读者深思。

再看《红楼梦》里的语言描写,曹雪芹因生活在北京,充分运用北京语言的特点,来表达人物的个性,宝玉有宝玉的语言风格,黛玉有黛玉的语言特点,凤姐开口说出来便知是凤姐,刘姥姥的语言更是泾渭分明,书中人物语言各不相同,也就显现出曹雪芹的语言功力,说到语言艺术,我又想起了《红楼梦》中的《好了歌》:“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让孙谁见了?”《好了歌》以通俗易懂的语言折射出很深的社会事理,喟叹人世间的一切都是虚无的、靠不住的。奉劝人们把一切都放下。从另一个角度讲,曹雪芹正是用悲剧色彩语言写尽了人世间的苍凉,昭示着封建王朝的必然灭亡,从而彰显了《红楼梦》语言艺术的独特魅力。

读《红楼梦》,就像在浏览文学艺术宝库,使人在潜移默化中受到艺术熏陶,感受无穷的艺术魅力,从而受到深邃的写作启迪,特别是《红楼梦》里的鲜活的白描手法,也堪称中国文学史上文学描写的典范,每每读来,总是受益匪浅。

郑州看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沈阳有癫痫医院吗治疗癫痫用苯巴比妥效果好吗成年癫痫病的起因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