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雀巢】红席红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51:02
无破坏:无 阅读:4145发表时间:2015-06-25 09:07:11 摘要:这个世界充满了悖论,如花如玉的红席竟出自这样一双丑陋弯曲的手;而这双丑陋弯曲的手又何尝不是如花如玉的红席的作品。是的,丑陋的手和美丽的席,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它们互为生命,彼此成全。 武汉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说到席子,首先想起的是儿时一桩让人莞尔的囧事:屁股让席篾扎了。   席篾虽锋利,但薄软细弱,只够刺破表皮,无力深入,不甚痛苦。让人难堪是扎的地方不对,无法请人帮忙,需要关起门来自行处理。有时,不得不对着镜子才能摘除。镜子是照顾脸面的,突然有瓣屁股入镜,不单是人,连镜子也会受窘。至于其它地方,比如手掌、脚跟、膝盖,被席篾袭击更是常事。   虽然席子留在记忆里的都是诸般囧窘之事,可一个北方人,一个睡土炕长大的北方人,谁又能否认,席子在你生命中的存在和不可或缺?谁又能忘怀,那些席子与你、你与席子共度的日日夜夜、同历的冷暖温凉……   一间屋子半铺炕。炕,是庄稼人的客厅。   “上炕吧!”是庄稼人待客的最高礼遇。可是,炕是土的,硬的、难看的,没有席子的遮掩和妆点是不成立的。炕上没有席,脸上没有皮。去一家串门,若是窗明几净一席亮丽,你会觉得这是一户正经过日子的敞亮人家。若炕席破损,炕草绽露,你会不自觉起了鄙夷,坐上炕的半边屁股也会跟着刺挠。若是上门相亲,这门婚事基本无望。   那年头的乡里孩子多,一到晚间,炕上一排人、地上一溜鞋,是每家每户的盛况壮景。   女主人最怕这排壮观盛景里,突然有人跳将起来,把炕当成游乐园、格斗场,俯仰翻天,席子落难;我们家还好,女孩多,相对安宁,免遭蹂躏的席子总能体面地使用到退休。小婶家就不行了,她家男孩多,能闹腾,虽然从早到晚都能听见小婶的大呼小叫,可破绽与漏洞齐出是她家炕席的最常态。一领席子七八块钱,土里刨食的庄户人,有几个七八块好用!   但无论人家穷富,过年的时候,炕席是一定要更新换代的。它和墙糊新、窗封新、门贴新联、人穿新衣同等重要。买不起好的,买次的。买不起贵的,买贱的。庄户人穷,允许简陋,不容许破旧。   赶年集,买新席,是男人最喜欢的活计。   为了能买到一领物美价廉、称心称意的好席,男人们都愿意多费些腿脚、跑十几里路去赶王台集。王台集大,汇集了方圆几十里出产的各种席子,像草夼的苇席、泊里的红席、小麻湾的蒲草席,偶尔还有南方贩卖过来的竹席、藤席,有足够的挑选余地。我记得,席市设在大集南边的一片白杨林里,落尽叶子的白杨林疏朗、敞亮,卷成席筒子的各种席子杵满树下,和主人一起等候着买席者的检阅和挑选。   男人买席是苛刻的。他要对怀里的那叠浸满汗水的票子负责,还要对自家那位爱美好面子又吝啬的女人负责。他先浏览,后比较,再甄别,再挑拣。这个程序总要反复好几个来回,那领“幸运”的席子才会被选中。   晴暖天气,万物萧索,白白的山道上晃着几个高扛席筒子的男人,也应是那个年代隆冬的一道风景呢。   我们这一带,最有名的是泊里红席。若有人家炕上铺一领泊里红席,那是比女人脸上搽了友谊牌雪花膏还值得显摆的事。泊里属于胶南,离我们这里有百里之遥——在那个安步当车的年代,对于足不出村的庄户人来讲,百里路程足可称“之遥”了。我们没去过泊里,但却都知道泊里,熟知泊里,就是因为泊里有红席,泊里出产红席。   但泊里太远了,若非特别讲究的人家,是不会雨路风程地跑去扛一领席子回来的。   我们家倒是铺过一次原地原产的泊里红席。那年,父亲去六旺给队上换麦种,六旺隔泊里近,父亲就偏道扛回一领泊里红席。想父亲之所以不辞辛苦扛一领泊里红席回来,也大多是为了让爱美好面儿的母亲高兴。那领又红又亮的红席的确让母亲喜出望外、两眼生辉。可花掉的九元大钱又让一分钱都攥出水来的她大发了一通脾气。可终因席子是家中成用的大器物,母亲没有将战火蔓延。更何况,那的确是她不敢奢望却眼馋良久的泊里红席啊!   那领赚尽了四邻眼球的泊里红席,极大地满足了母亲的虚荣心,成了母亲呵护倍至的宝物,一直铺了好多年。当然,只是年节,只是外客登门,才拿出铺一下。年节一过,客人一走,立即撤下,收藏。   泊里红席不光实用,还是上好的外交礼物。拜干亲是农村常见的一种外交方式,武汉哪家看癫痫病好而红席则是外交使节最好的见面礼。如果在并非集日的日子,你碰见一个前搭圆斗、后背席子的男人走在路上,甭问云南癫痫病医哪家好,那一定是去走干亲家。若问,他一定会自豪满满地大声告诉你:干亲家喝酒去。那底气,自然来自那领价格不菲的泊里红席。   “反铺红席正铺毡,花轿来到喜棚前”,说的是我们那里娶媳妇。   当新娘的花轿按落新郎门前,接轿要红席铺地,迎接新娘进门。红席要一直铺设到堂门口。如此,新娘子的玉趾才不会沾到泥土,新娘子的“新”才有保证——这可是需要好几领席子的大铺张的呐!没钱买那么多红席咋办?好办!没钱,咱有人!咱玩“倒红席”!所谓“倒红席”,就是新娘子每走完一领红席,那些侍候两旁的大姑娘俏媳妇即麻利地移席于新娘脚下。如此往复,一领席子就把新娘送入洞房。不仅省钱,还热闹,还派头十足——左侍右候、前呼后拥,甄环娘娘移驾也不过这阵势了吧。   喜用马车迎亲的人家也一样离不了泊里红席。马车用竹杆搭成轿状后,外面的妆裹就是一色的红席了。红席有独特生动的光亮,阳光一照,鲜丽夺目、艳若春花。庄户人的喜日大都选在农闲的冬初,煦阳温丽,万物萧瑟,田间广陌之间,“哒哒”出现这样一队神气活现迎亲马车,那种野性,那种喜庆,那种惊艳,简直堪与张艺谋的艺术大片媲美!   忽然明白了泊里红席为什么出众,曾经“百度”过泊里红席,一色漂亮无用的成语:编织严密,纹理清晰,四角端正,编道整齐,光滑柔软,美观轻便。凡席子,哪个不求严密、条理、端正、光滑?而我以为,泊里红席之所以优于同类、传承千年而不衰,文章应在那个“鄂州那家医院看癫痫好红”字上。别处的席子虽也是红白间织,虽也有红色元素,但并不着意那个“红”字。而泊里红席,不仅名字上强调,工艺上注重,因袭传承上也一丝不苟,毫不马虎——据说,泊里红席的祖师爷是战国时期的军事家孙膑,因被庞涓迫害,双腿致残,流落到泊里编席为生。诞生于悲愤忧患的泊里红席,是不是融入过孙膑咸的泪、热的血和不屈的灵魂,我不得而知;但它逃过时间之劫,携着前世印记翩然来到我们面前,却依然生动,依然美艳,依然红彤彤地叫着泊里红席。   在意和不在意,是不一样的。   莫言在意了高粱红,高密就不一样了。张艺谋在意了“中国红”,中国电影就不一样了。泊里红席,在意了那个“红”字,做足了那个“红”字,也就成了不一样的泊里红席。红,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不只代表着漂亮,还寓意着吉祥、喜庆、富足、红火。祖祖辈辈过怕了穷窘日子的庄稼人,谁不期望过上富足富裕、红火亮堂的日子。而一领大面积铺展在农家土炕上的红席,正承载和寄托着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农人们对于新生活、好日子的期盼与希望。红,是泊里红席的貌,更是泊里红席的魂!   泊里红席贵重。泊里红席一席难求。所以,我们平时铺的席子都是自产自编的。   编席的原材料是胡黍秸。胡黍,即大名鼎鼎的红高粱。   近些年,红高梁被张艺谋渲染展扬得美轮美奂、如诗如歌。但作为粮食,它并不受庄户人待见。它的虽然丰产却粗如砂粒的“红米”,带给饥馑乡人的全是“灼心烧胃”的痛苦记忆。人们之所以种它,就是为它的穗苗能扎条帚、绑饭帚,它的秫秸能钉锅盖、编席子——这些家什于一个农家的重要性就不需再说了。   秋后,待高粱熟透,剋去穗子,刨去根子,中间的秫秸就是编席的好材料了。   每逢下雨天,没法出工,队上就安排人们在饲养员屋编席子。平时大家在田间干活,想说笑也不方便。忽然男男女女挤进一间屋子,那闹腾可就不同凡响了。大家你说我笑,你抬我接,谁都不甘落后。更有段子高手,七荤八素,贼眉色眼,题材不舍男女,内容不离枕席,惹得人们眉飞色舞、乐不可支。劳动场面欢畅得像过年过节。乡里寂寞,庄稼人寂寞,不说点艳词情句,让他们如何打发那冗长无边的苦寂岁月?   一个秋末冬初,我终于去了泊里。走近那个自童年就在耳旁回响的红席之乡,见到了泊里红席。   此时的红席,已有了一个显赫的身份: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跟着摄影师晓军,去了管家庄,在一家门楼低矮的院落门口,见到了老管——晓军跟拍多年的编席高手——一个面色黧黑、有点驼背的六旬老人。老人一见我们,热情地抢前一步,伸出双手与我们相握。他的手,像一把柴。   跟着老人到了他编席的作坊,一间低矮简破的厢房。因久不沾烟火的缘故,一进屋子,有一种扑面的冷彻,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但很快,我的视线就被地上的一岭红彤如染的席篾和地上正编织着的、同样红彤的半领红席烘热燃烧了。而秫秸散出的、属于红高梁的丝甜气息,一下子把我引向秋高气爽、阳光闪烁的大田,引向一望无际、如风如旗的高粱地……   我是农家子弟,我的血液里原本就流淌着太阳的“热”、高梁的“红”。   一领红席看似简单,实际操作并不容易。从打半子、捆坯子、刮篾子,到编隔子、挑席子,总需三十几道工序。   我问老管,编一领席子要多少天?他说五整天,从早编到晚,什么也不干。   我懂老管的“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干,只一心对席。   一双手、整个人只对脚下的席子用心用情用功夫。五整天,一个人,对着一大捆席篾一插一捋一顺一编、一编一顺一捋一插——这就是手工,手工的寂寞,手工的高贵,手工的魅力。手工,是一个人用一双手走出来的生命轨迹,是一个人用有温度的生命孕育和创造出的另一种有温度生命的缓慢过程;   我再一次握起老管的手,粗砺如柴,弯曲如爪。让我想起的却是另外两个不同的词:光滑如玉、艳美如花。那是形容红席的。   这个世界充满了悖论,如花如玉的红席竟出自这样一双丑陋弯曲的手;而这双丑陋弯曲的手又何尝不是如花如玉的红席的作品。是的,丑陋的手和美丽的席,它们是相辅相成的,它们互为生命,彼此成全。   他们,都是作品。   不知如何表达对于手工和手工者的敬意,临走,买下老管一领红席。老管说是熟人非要给优惠价。不允。手工无价。能够拥有就已是大优惠大恩惠了。   全额塞进老人口袋,抱着席筒子走上了街头,心里热热地,眼里也热热地。忽然想起父亲,当年,他是不是也曾这样扛着席筒子,走过这条街,走在这方生长红高梁的土地上…… 共 39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9)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