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雅昌专栏王华祥我与老师的不解之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6-10 22:40:32

一、我认识他,但他不认识我。

我从小爱画画,这居然成了我的职业,吃饭,出名,都靠它。对此,我不得不提到一个人:田世信老师。上初中的时候,我记得田老师教过我美术字,用三角尺在黑板上画字,正是文革后期,老师没认真教,学生也没认真学,所以美术课等于娱乐课,以至于田老师并不认识我。但有一次,我经过他家门口时,门开着,我无意中往里看,突然被一些画中的桃花吸引住了,画不大,花画的也不仔细,但那可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原作啊(其实也没有见过印刷品),从此,田老师和他的家就在我的心里生了根。

雕塑家田世信

二、拜师

转眼到了1977年,文革后恢复高考制度,报纸登了贵州艺校(原贵州大学美术系)招生的消息,我姑父知道我喜欢画画,就把这消息告诉了我,并建议我找个老师学画。当然,那个县城没有别的画家,只能去找一个人:田世信老师。当姑父提出来去找田老师学画时,我兴奋到了害怕的程度,因为,他家墙上的桃花住留在一个沉默的少年心里,几年过去都从羊角风病因有哪些未凋谢过。于是,姑父买了一篮鸡蛋(或者是桔子),引我去见了田世信老师。于是,我正式成了田老师的学生。我是怎么学画的呢?记得老师家里只有贝多芬半面像和阿格力巴像。像达芬奇学画一样,田老师先是让我画鸡蛋,后又有画了石膏像。大约学了半个多月,或者二十多天,就跟着老师去考试了。

三、安顺之战,进入艺校

老师亲自带队,好像是五六个人去安顺考试。我竟然考上了。

其实,我刚学画没几天,画得其实很差,所幸遇到我终生的恩师蒲国昌老师,他独具慧眼并力排个议,不仅破格录取了我,而且还和周世英老师一起商量,把田老师调到了艺校。按他的说法是,我的路子很正,原因是有一个路子很正的启蒙老师。

艺术家蒲国昌

四、两位恩师

我的性格和价值观取向,都受到最重要的两个人的影响:田世信和蒲国昌。田老师感性,热情四溢,火爆蛮横,他幽默,敏锐,目空一切并野心勃勃。蒲老师则儒雅,温和,自律,坚定,既造型功底深厚,又不拘一格创新。在具体的专业学习和对艺术的态度上,蒲老师对我的影响是最大的。但在人生的态度和待人接物的模式上,田老师对我的影响最大。我从艺之路的起点真的很高:我幸运地遇到了这两位艺术上的勇者与天才,这不能不说是奇迹。

五、 趣味相四平市专业治羊羔疯的医院投与脾气相佐

我84年考上了中央美院,88年毕业。其间,我回贵阳时,帮田老师代过课。毕业的时候,田老师给我写了一封信,大意是说:如果我毕业了没有地方去,就回贵州艺校他的工作室教课。我回信说:他和我的脾气都不太好,最好别在一起。多混蛋的语言啊,我那时并不知道,这种表达是既伤他又缺乏礼貌的。不过,老师是个很大气的人,他的学生中比我过分的人他都能原谅。所以,我们仍然没有中断师生之间的情谊。

六、先富起来的少数人

事情就这么巧,我毕业留校后,田老师因创作出众被调到美院来了。并且作了雕塑研究所的副所长。我经常去找他,听他挖苦人,贬人,从上到下,从男到女,只要撞到河北省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在那他嘴上,无一幸免,都狼狈不堪,体无完肤。不过,他其实并无恶意,嘴恶心正,所以被骂的听骂的都很开心。当然,面皮太生活中癫痫是什么原因造成薄的人或许会记恨他,也未可知。老师的名气和金钱,在90年代初期算是当时的高富帅的档次了,他最先在立水桥建立工作室,有回廊,有花园,有客厅,有专门的工作间,还有一家专门为他服务的铸造厂。那时,美院有钱的人不多,但也不止田老一个人。但公有制下的农村土地,是不允许私人买卖的,田老师说:只要租下的土地能用上十年就够本了,以后土地要收回就收回去便是。这种气度,确实是少有的。因此,许多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他这个“土豪”先驱,只等着出事。所幸,作品他做了不少,但始终没出什么事。倒是他自己举家颠儿了:离开了立水桥,把那“豪宅”给了人。

七、上苑

田老师是我动员离开的。他在立水桥的宅院样样都好,唯独一样不好:周围是大垃圾场,夏天垃圾会自燃,夜夜如鬼火一样。他家里的自来水不仅出水,还出油。我担心他和家人的健康,力劝他到我新发现的地方:昌平的上苑乡落户。“良禽择佳木而栖”,上苑的环境与立水桥比,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田老师的眼力与魄力都非凡人,一去就当机立断:搬家。于是,他成了我介绍引进到上苑的第四户城里人和艺术家。此时,我粗算一下:从十五岁的77年跟他学画,到三十三岁的95年,整整二十八年,从县城到省城,从省城到京城,从京城到乡村,我们始终形影相随,不由令人感叹和惊奇。

八、盗贼凶猛

青山绿水的上苑,并非世外桃源。有一阵子,村子里经常有陌生可疑的人出没,随后,有人家被偷,有工厂被强盗用卡车搬空的消息在坊间流传,我建议老师收几个学生,人多势众的话坏人不好动歹念,开始他不同意,嫌麻烦。后来经我多次劝说(其实是恫吓),他终于同意了。于是我动员我的学生去老师那儿学雕塑,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崇拜我相信我:我告诉他们老师比我厉害,学了雕塑好找饭吃。自此,逐渐有学生去找田老师,我这里成了中转站。那时,村里画家开始传出些不满我的话,大意是自私不带他们一起发财,一些想学画又受过我脾气的学生,在有了田老师这个去处以后,也开始加入这个队伍。事儿就是这样,我当时和美院和体制的关系很僵,虽然出名在外,其实比任何一个北漂族都要窘困和落泊。我的压力之大常人无法想象,甚至田老师也不了解。不过,我和田老师都是天性顽强的人,生活并没有击垮我们,倒是随着时间,命运给我们让开了一条路,老师和我都越走越顺,越来越好。

九、老师这个人

老师出生美术世家,哥哥田世光是中国著名的工笔画家,也是中央美院教授。因为出生不好(其实是好),大学毕业时被分配到了偏远落后的贵州,而且还是在县城教中学。没有他,我或许不会走上画家这条路。这个真实,刚硬并且满身带刺的男人虽然教我的时间不长,但却很深刻的影响了我的性格,以至于我们的习惯性抗上,看人不顺眼,目空一切,在生活中的处境遭遇等等,都非常地相似。在我成熟一些之后,我曾经忏悔过自己的偏激和攻击性的脾气,而老师正是我反省自己的镜子,但是,待我更深一步想时,又为我们师生有这样的个性感到释然和欣慰:在一个虚伪,奴性,阴柔势力,和实用主义盛行的环境中,不偏激便无以捍卫真诚,独立和创新。我们只有主观到近乎崩盘破碎才能抵抗“集体意识”对我们的吞食。田老师的燥脾气中渗露出狡狤。嬉笑怒骂中透着智慧,那份粗野中的缜密,隐退中的野心,只有他的老伴——李梦虞老师,我,以及极少数的人知道。

2014年6月6日于北京万圣谷美术馆

王华祥简介:

王华祥,1962年出生于贵州。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并留校任教。1989年作品《贵州人》参加全国第七届美展并获金奖。现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版画院副院长,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万圣谷美术馆馆长,江苏版画院名誉院长,飞地艺术坊名誉校长。其作品多次被国内及海外美术馆收藏。

编辑:张丽敏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