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卖炭记(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5:15:32

我们昭通坝子绝大部分农家以前做饭取暖一直用的是“柴炭”,“柴炭”这一名称,在词典上是查不到的。我比较了一下,柴炭既不是木炭,也不是无烟煤,而应该是叫做草炭或是褐煤,是一种经过几千年所形成的天然沼泽的产物,是煤化程度最低的煤。

在昭通历史上炭厂密布,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昭通坝子有名的柴炭厂依然很多:守望乡甘河炭厂、土城乡红泥闸炭厂、三善堂炭厂、旧圃镇后海炭厂等等。与传统的炭厂比起来,这些炭厂都有个显著的特点:推开土层直接露天挖取柴炭,与以前的挖洞取炭安全了很多。柴炭,因其价格低廉是绝大部分农村和城市低收入家庭做饭取暖的首选。城市家庭家居狭窄,无法储备大量的柴炭,于是就催生了一个行业:卖炭。

我父亲是一位乡村教师,他的收入不足以支撑家里用上无烟煤,因此每年早春父亲就得为家里一年用的柴炭奔忙。他要么请人去把柴炭拉回来,要么自己驾牛车去炭厂拉炭。年少的我因为好奇心,总是与他一道去,每次到炭厂我都会感到震撼:柴炭煤层很厚,按照开采面分为几层,面积层层递减,每个开采面都高达数米,一般是上中下几个作业面分步推进。场地上尘土飞扬,往来车辆熙熙攘攘、人喊马嘶,热闹非凡。我那时的任务是看管牛车,父亲则去付款开票,然后等着过磅,再把几十斤至百余斤大小不等的炭块一一抱起装到牛车上,一般一千斤左右。装好后一路颠簸拉回家,然后动员全家老少将炭块一一送到楼上。当时昭通农村房子一般为一层半的土胚瓦房,楼下是一家人生活起居的场所,所谓二楼是用树干做梁铺以木板或竹竿形成的,是堆放各种生活物资兼做孩子们睡觉的地方。

我家距昭通城区约四公里,村里有不少农闲时卖柴炭的人。八九岁以后,每到秋末冬初,看着同龄人挑着干透的柴炭进城去卖,特别是小伙伴们炫耀着财富时,让没有零花钱的我羡慕不已。十一岁那年寒假,经不住我一再请求,父母不得已同意了我和妹妹进城卖炭。

翌日清晨,父亲借来了小号撮箕,我和妹妹每只撮箕装了成人拳头大小的十来块柴炭,一担约莫十七八斤,各自挑起担子就兴冲冲地出发了。父亲送我和妹妹出村时一边叮咛:“每一担炭,有人给五毛钱就可以卖了,可以试着讲讲价,卖得多些当然好,实在卖不了,就送人吧!”一边递了五角钱给我,“若是中午还卖不了,记得买点东西吃,可别饿着肚子!”我和妹妹信心十足,我们就是去挣钱的啊!都不想接父亲给的钱,父亲却把钱硬塞给了我,并让我们注意安全尽量早些回家。我们一面答应着,一面急急地挑着担子走出村口。这时约八点左右,没有出太阳,天空灰蒙蒙的,北风不算大,但吹在身上还是有些寒冷。

我们挑着柴炭往城里方向走着,遇上了几个同村进城卖炭的人。叔伯们挑得多走得很快,不愿意搭理我们,有两个年龄跟我们差不多的,自然一同前行。走了不到一里地,我的肩开始痛了,腿也酸了,便让比我年幼的妹妹一起停下来歇气。小伙伴们等了两三次,终于不耐烦撇下我们先走了。我和妹妹走走停停的,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到达城里。进城时遇上刚出村时同行的叔伯们,他们已经卖完柴炭返程了,打趣地和我说几句,然后告诉我们先去菜市场摆着卖,若是卖不了,再挑着顺巷子叫卖。听了叔伯们的指导,我和妹妹便挑着炭到小石桥菜市场找了一个角落卖炭。

菜市场很热闹,人流如潮,叫卖声此起彼伏。我们也不好意思叫卖,只在担子旁静静地等待,每有经过的人便眼巴巴地等着人家买炭。过了一个多小时,只有两个人来问价。第一个想买的人是个中年妇女,我要价每担一元,问价的人看看炭的干湿,没有还价摇摇头走了;第二个想买炭的是个老年男子,着急的我报价每担八角,老头只给四角一担,而且只要一担,我觉得剩下一担很麻烦,再说这价钱和我心里想要差很多呢,没同意卖。眼看着菜市场往来的人越来越少,最终只剩下摆摊的人和三两个买菜的人时,我心里渐渐着急起来,我们挑来的炭到底值多少钱,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父亲虽然给了一个大概的价钱,但他也没卖过啊!我就和妹妹商量了下,决定柴炭如果能尽快卖掉的话,就回家再吃午饭。

菜市场没能卖掉柴炭,我们只有按照叔伯们的指点沿着街道去卖柴炭了。我们沿着西街走到陡街,顺着云兴街走到杨家牌坊,再沿着蚕豆街走到北顺城。一路也不敢吆喝,走走停停,偶有询问的,给的价又太低,要么一角二角,甚至有给几分一担的,我们想多卖一点钱,自然无法成交。磨蹭到北顺城时,已经是中午两点多了,我们饿得没有了力气,脚底火辣辣的,肩疼腿酸,停下就坐着不想起来了,真想扔了担子回家,可又舍不得,再说撮箕还是借来的呢。看着又饿又累的妹妹,我最终还是掏出爸爸给的五毛钱,花了两角买了两个肉包子,递一个给她,自己也狼吞虎咽吃了一个,在街角坐了好一会。看看天已过午,咬咬牙挑起担子准备往回走,打算要是出城都卖不了,就在城边扔了,挑着空撮箕回家。我们沿着清官亭公园门前这条街晃晃悠悠走到三孔桥,一路还是无人问津,走到利济河边,灰心丧气到极点的我正打算把柴炭倒进河里时,路边一个坐在门里烤火的老太太问我:“你们的炭要卖多少钱?”“每担五角!”我说。“每担三角钱吧,卖不卖?”她看了看我和妹妹又说。我迟疑了一下,便决定卖给她。她让我们把炭挑进她家里堆好,一边絮絮叨叨抱怨着柴炭没有干透,一边找出六张一角的票子递给我……

离她家不远遇上一个包子摊,我没有和妹妹商量再一次花两毛钱买了两个包子递一个给她,把她的担子并在我的担子上,我们一边吃包子一边返程。四公里的路,大人走起来只需要一个小时,可已经累坏了的我们两个小时只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冬天天黑得早,再加上天阴着,还没看到村子,四周已经朦朦胧胧的了,我们正打算加快疲惫的脚步,抬头却看到迎面走来的父亲。

“爸爸……”

望着暮色里清瘦的父亲,我的鼻子发酸,我看见妹妹眼角里一下子涌出了泪花,不过她没有哭。父亲一边接过担子一边夸奖着我们,转身带领着我们回家,晚饭较平日多了个鸡蛋汤。

后来我和妹妹又一起去卖过几次柴炭,由于家里的柴炭没有多余的,几次之后,就停下了卖炭这事。父亲一直没有问过我们到底卖到了多少钱,更没有过问我们怎么用这些钱,只是在我们每一次进城卖柴炭时,总是询问身上有没有钱,确认我们没钱的时候,总会塞过来几角。

回想卖炭这事,仅仅是给我和妹妹增添了几册西游三国之类的小人书,到如今,书里的故事还清楚地记得,书却是找不到了。

西宁治疗癫痫病最权威的医院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癫痫病该怎么样治疗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