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流云】我的出生之地(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03:58

在北川老县城老城区,曲山小学的对面有一座一楼一底修建于上个世纪60年代初的青瓦楼房,它的前身是计划经济时代商业局下辖的糖烟酒公司和副食品公司,大门顶上的二楼那一间小屋便是我的出生之地……

出生前夜,父亲得一怪梦,梦见一大腿粗细的乌梢蛇盘旋于小屋的门前怎么也驱之不去。无独有偶,怀着我的母亲也得相同一梦,梦见一大蛇窜至她蚊帐的上方,惊醒后遂感腹部剧烈阵痛,凌晨时分,我便降生了。降生时我不哭也不闹,接生的护士阿姨急坏了,恐我窒息而亡,旋即抓住我的双腿倒吊,在我粉嫩的屁股上“啪啪”就是几巴掌,然后我才慢条斯理的“咯哇、咯哇……”的哭了起来,呵呵!我那慢条斯理的性格至今未变。

医生还未及将我裹入襁褓,本人便在母亲身上结结实实的撒了一泡尿,据老人们讲此举“克母”,多年以来母亲每每回忆此事,笑道:“自己的娃,啥子克不克的哦,生那天,你姐姐一个跟斗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大跳大闹,‘妈妈生弟弟啰,妈妈生弟弟啰……’高兴得很啊!……”至于我出生前父母的怪梦,他们却很少提及,我们家的人并不迷信,一个梦而已,但父母对我寄予了殷切的希望,不过我还是我,依然平平常常的过着日子……

三岁左右懵懵懂懂,对我的出生地只有些许印象,就是父母抱着我上下这里的楼梯,那楼梯和二楼地板皆由木板制成,踩上去“咚--咚”和“吱咯吱咯”的作响,楼上过道没有路灯,黑麻漆漆,抱着我的父母不得不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由于我家过于狭小,无地煮饭,于是母亲便在楼下街沿上搭建一个蜂窝煤炉子,常常背着我煮饭炒菜。后来母亲告诉我,一次楼上冷不丁的泼下一盆冷水,于是这锅饭菜随即泡汤……三年后,我们便搬家了。但是这里系老爸上班的地方,因我幼时母亲下乡无人照看,父亲便带着我在这里渡过了大半个童年……

糖烟酒公司进门往里,后门处有几级青石铺设的阶梯,阶梯两旁的有坡度的石条曾经被磨得精光,那是我与众多的“碎屁儿”(川话:小孩子的意思)们穿着开裆裤“梭溜溜板”留下的印记,不晓得当年我们精光的小屁屁是怎样经受住如此磨练的……下阶梯便是一个不大的四合院,四边种着几棵桉树和柳树,坝子是黄泥夯成,一遇下雨我们便抠取这里的黄泥捏成各种形状的玩具摆家家酒。

四合院的右手边有一条狭窄的巷子,穿过巷子豁然开朗,这里是糖烟酒公司和副食品公司仓库重地和上下货物的集散之地,较为开阔,地面同样黄泥夯成,一遇下雨便坑坑洼洼,四处积水。儿时常常看见堆积如山的粗大的原木停放此处。这个坝子与旁边的医药公司共用。那年月医药公司长期管理不当,将整麻袋的中草药堆放于露天坝里或屋檐下,其中就有大批的红枣和干桂圆。于是我们几个碎屁儿偷偷的扒开麻袋大把大把的抓食,好不快活,当然被抓住后父亲没少赔钱……

在这里有三个人至今印象深刻,一位是老中医,姓唐,年过七旬,却精神矍铄,红光满面。幼时生病,父亲常抱着我到他那里看病,人很和气,很慈祥,属于仁心仁术的长者而且从不收取诊金。因此人们对他的口碑很好。好像没过多久,在我的记忆中唐爷爷便去世了。后来父亲告诉我唐爷爷大名叫“唐跃庭”,北川的民主人士,文革前北川工商联负责人,文革开始时,清理阶级队伍,被打成“阶级敌人”……于是我心里常常想:“这么好的一个爷爷,怎么会是牛鬼蛇神呢?……”

另两位是仓库管理员,一个姓余名余文中,另一个是哑巴,不知其名。

父亲与这余姓的仓库管理员交好,我管他叫余叔,曾是省商业厅表彰的劳模!个头大概有一米六十五,憨厚,人虽矮小但孔武有力,两百斤重的一麻袋盐,一次可背上两包,前胸还绑着嗷嗷待哺的幼儿而脸不红,气不喘!同时还能悠闲的哄着怀里的孩子。他食量惊人,曾与父亲打赌,一口气吞下十来个摞起尺余高的干麻饼子,被输得心服口服没多少钱付账的父亲紧急叫停,于是余叔叔抹抹嘴言道:“呵呵!付钱吧!半饱而已!……”

那时候很喜欢到余叔叔值守的仓库中玩,看着仓库里玲琅满目的糖果,垂涎不已,而余叔叔呢,总是将在搬动过程中碎裂的糖果分与我,并低声的对我说:“老二,莫开腔,悄悄的藏到吃!呵呵!……”但这样好身体的好人却在80年代得肝硬化去世,生前不抽烟不喝酒,父亲却说这是余叔的一个工作习惯致命,那时候公司的酒最初由高一米三、四,直径两尺左右的镔铁大桶装着的,还需要加工勾兑食用酒精,此酒属劣质白酒,需要分瓶零售,但无现代工具,于是余叔就拿根普通水管子做虹吸状,一天要装好几百瓶,每吸一次便不经意的咽下一口劣酒,这样常年累月便落下了病根。可怜的余叔叔,身后留下白发老母、结发妻子和两个娃儿无依无靠……

另一个哑巴与父亲交恶,人瘦削,性情火爆,文革时期与父亲发生冲突,于是爆发肢体语言,撕破了父亲的衬衫,父亲便对他心有芥蒂,常告诫我说道:“老二啊!你在这里耍可以,千万不要去惹那个哑巴叔叔啊!”于是我在这里玩耍时老远看见哑巴叔叔的影子,就早早的心生恐惧的躲了。此举引起了哑巴的注意……

一日雨后,我们几个碎屁儿在仓库坝子形成的黄泥水塘里逮“水乌龟”(一种下雨后在黄泥水塘里生长的带甲壳的会飞昆虫),正忘我之际,一只粗糙的大手从背后抓住了我,回头一看,霎时魂飞魄散,哑巴一手抓住我的手臂,一手拿着一个鲜红的让人恐惧不已的东东,眼带笑意口中哇啦哇啦的挥舞着往我怀里塞,父亲的告诫使我拼命的挣扎,但哑巴就是不放手,依然哇啦哇啦,旋即绝望的我哭声振天,哑巴此时也急了,将我抓得更紧,满头大汗,不停的顿着足……惊恐的碎屁儿们四处逃散,有的向我父亲报信去了,须臾,父亲一行人急急赶到,只听父亲一声吼道:“搞啥子哦!哑巴,你有啥事朝我来,哪门跟娃儿一般见识!……”哑巴见状越发的急,就是不松手放我,更高声的哇啦哇啦的叫着,手里向众人使劲的挥舞着那个鲜红血色的东东,翘起食指指指我又指指自己,在空气中比划着大小不一的圈圈……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幸好当日在父亲的一行人之中有位懂粗通手语的半吊子同事,见势不妙,出来打圆场做翻译,翻译出来的大意是:哑巴叔叔曾经撕破父亲的衬衫且心里一直过意不去,看见我幼小精灵十分可爱,想送我一个大红苹果吃……原来如此,那红彤彤的东西是个大苹果啊,众人皆送了口气,最终父亲握了握哑巴的手冰释前嫌!我哭着得到这个大大的奖品,但手被哑巴叔叔抓得红肿而痛不可挡。后来仔细想想其实哑巴叔叔还是蛮可爱的……

糖烟酒公司仓库的后大门通往市场坝,我外公就住在那里,年幼时淘气没少被父亲斥责,偶尔挨揍,但父亲的手总是高高的举起,轻轻的落下。当我犯错误的时候,还是非常害怕老爸教训,于是心里无数次盘算着“逃亡”路线,即跨过四合小院,穿过狭窄的巷子,在仓库坝子里径直飞奔,蹿出仓库后大门,大叫大闹飞也似的奔进外公家里,这样胜利大逃亡,就安全了,哈哈!因而屡试不爽,后还是被父亲发现,于是“逃亡”线路终于被封堵,而后父亲轻易的提溜着我的耳朵来个“全频道”,拍着我的屁股回转。呵呵!跑得脱,鸭脑壳啊!

时过境迁,70年代末由于父亲工作调动,我淡出了自己的出生地,这个商业局下辖的两个单位后分成了副食品公司、糖酒公司和烟草公司,由于经不住市场经济大潮的无情冲刷,副食品公司和糖酒公司纷纷倒闭,唯有烟草公司在茅坝新区屹立不倒。

地震前不久经过这里,忍不住进去看看,那一楼一底的青瓦房已年久失修,似已歪歪斜斜,房顶上的青瓦无人翻新而显破败不堪,紧闭的窗台油漆剥落已久,加上几十年风雨的侵蚀,这座青瓦小楼外观变得斑斑驳驳徒留岁月的沧桑……

往里,办公场地空无一人,门扉紧闭,走廊过道无灯,大白天的走进去黑漆漆的,伸手依稀可见五指,站在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抚门良久,遂想起年幼无人带时,父亲便在这里摆上个纸箱,铺上报纸,将我撂在里面边工作边照看……跟他同办公室的一个年轻人姓段,我叫他“小段叔叔”,他工作之余常常拿着纸折的玩具哄我开心,现在我仍然可按儿时的记忆用纸折叠各种玩具,这门“手艺”就是从小段叔叔那里学的……

走出过道至后门,伸手一看,手掌上全是门上的积尘,下意识的拍了拍,只见灰尘随风扬起。往左一瞥,通往二楼的木楼梯已被横七竖八的木条封死,可谓尘封久矣!身边的那几级青石铺设的阶梯还在,但两旁有斜度的石条早已粗糙不堪,已无儿时光滑,庆幸的是那个四合小院的坝子已换成水泥地板,四边依然还是那几颗柳树和桉树,其间却多了几处花坛,里面种着花和不知名的绿树,左右两边的平房门框、窗框被油漆刷新,这里是后来药监局的办公地点,平时就那么几个人上班,虽有点人气,但仍然无法掩盖这里的萧条……

向右再往里,猛然发现通往仓库的狭窄小巷被红砖葺起的高墙封堵,于是不死心,又从旁边的医药公司大门绕进去,以前的坝子和靠近四合院的两个仓库还在,仍记得76年躲地震的一个夜晚,父亲将我裹在毛毯里紧紧的抱着,冲出公司街边的牛毛毡防震棚,跑向了这个坝子,坝子里人挨着人,有的打着手电,有的敲着盆子,不停的吆喝“地震咯”……现在,这里狭窄了不少,竟然成了废品收购和回收空酒瓶的集散地而长时间的不见人影……这就是我--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而盛极一时的出生地……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和岁月的流逝,她没落了,望着这片曾经滋养我的土地不禁感概万千……

我的出生地平平凡凡,她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我欢快的印记,这里面有诸多平凡而可爱的人一时间难以尽诉,总让人难以忘怀……

平凡的地方,平凡而可爱的人,滋养着我的心灵,让我快乐而健康的成长着。即便她已深埋于黄土之下,在我心中她—仍然是完美的!……

河北癫痫病医院,癫痫病患者应该如何治疗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好呢西安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山东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