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清韵】心胸似海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43:38
农村大忙时节,倪如良夫妇正在田里插秧。忽然,村里开小小卖部的刘老板在田头大叫:“如良,如良,快来接电话。上海的长途。”   如良一听,脚也来不及洗,就飞快地跑去接电话。电话是在上海打工的堂妹子打来的,她在电话里急促地说:“哥,不好了。满堂骑车碰到树上去了,现在在上海住院,你们快来吧,要多带点钱来。我也在这边想办法,看能不能借点钱。要快!要快呀。”   如良放下电话,奔到田边,对妻子秀枝说:“不要插秧了,快快收拾一下,我现在去借钱,我们到上海去,满堂出事了。”   秀枝吓得不知出了什么事,惊慌得东西也收拾不好,捡东丢西的。   村子里,如良在向亲朋借钱,在这青黄不接时,家家都没钱,好不容易借到了几百元钱。如良和秀枝知道不够,又跑到信用社贷款,秀枝又到医院抽血。好不容易凑了四千三百元钱,夫妻俩火速赶到上海为民医院。   俩人赶到病房,看到满堂正在处于昏迷状态,连话也说不出来了,秀枝拉着儿子的手哭泣起来。   值班医生赶过来,对如良夫妇说:“倪满堂脑子里有血块,但并不十分严重,按我们的冶疗方案,是完全能将他冶好的。”   听了这些话,夫妻俩稍稍放了一点心,精心在旁守护。看着满堂昏睡不醒,他们以为是满堂吃了药睡着了,不敢惊动他。   约摸过了一个钟头左右,满堂忽然醒了,呕吐不止,两手在胸前乱抓。如良夫妇吓坏了,赶紧叫来了医生。   医生过来看了一下说:“这是抽筋,属于正常现象。就连忙叫护士过来为满堂打针。护士打完针后,走了。   倪满堂的眼泪就跟断线的珠子似地流了下来。秀枝见儿子哭,也在旁边陪哭。满堂无声地哭着,双脚乱踢,如良意识到大事不好,去找满堂的主持医生,来给满堂救命。   主持医生赶紧将满堂送急救室,打针输药,抢救了半天,也不见有任何转好的效果。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倪满堂开始脸色发紫,身上出现斑点。紧紧抓住母亲的手,双脚乱蹬。渐渐地,倪满堂抓住母亲的手己经松开了,头往旁边一倒。瞳孔也己放大,心脏停止了跳动,没救了。秀枝大哭起来:“孩子呀,你怎么撇下我和你爸就走了呢?”   收拾满堂的后事,如良夫妇给孩子换衣服时,满堂身上没有一点外伤。这在如良及来的亲友脑子中画上了一个问号?满堂说是骑车撞在了树上,怎么没一点外伤?他们要求法院对尸体进行解剖,查明死因。   如良夫妇一边等法医鉴定的结果。一边带着一颗创伤的心,来到满堂的宿舍,收拾他的遗物。同宿舍的一个小伙子问道:“满堂怎么不来上班?”   秀枝哽咽道:“满堂己经死了。”   小伙子大惊:“不可能吧?前丙戊酸钠治疗癫痫天我们俩还发生了误会,吵了一架。我用木棒打了他,后来我们成为好朋友。他怎么一下子就死了呢?”   小伙子的话,引起了如良的特别注意,他井惕地问:“你们打了架?”   小伙子说:“是呀,我们打了架?”   当如良转弯抹角问清了打架的理由,就向警方报案。随即,警方来人调查,将打满堂的小伙子袁陶带走了。   2001年6月26日,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对袁陶提起了公诉。袁陶未满18岁,该案被转到长宁区少年犯罪庭审判。倪如良提出了十多万元附带的民事赔偿。   法庭上,双方律师展开了辨论,为袁陶辨护的律师姓叶,他声明,虽然袁陶承认自己打了满堂,但满堂进医院时说是撞在了树上。那样,袁陶就不承担法律责任了。这件事关系到该案的定性,也关系到袁陶要不要承担刑事责任带民事陪偿问题。   2002年3月15日,上海市人身伤害司法鉴定委员会,对满堂的死因作出了重新鉴定。鉴定的结论与警方所作的医学鉴定完全一致。至此,对袁陶的法律审定已不可避免。   袁陶在看守所,心里也十分后悔。他想,他和满堂都是打工仔,应该同病相怜,互相关照。   但是,他从小无父无母,性格倔犟,遇事冲动,脾气暴燥。没想到,自己一意孤行,失手打死了满堂,他悔啊,肠子都悔青了。   他又想起自己从小无父无母,是奶奶和姑姑将他养大成人,自己这一走,没有报答奶奶的养育之恩。而且,满堂是家里的独子,是顶梁柱。看到倪爸倪妈难过的样子,他也不禁失声痛哭,自己一念之差毁了一个多么好的家庭,多么好的朋友啊。   因此,他写信给在上海打工的表嫂,求她借点钱给倪爸倪妈。   倪如良知道袁陶的身世后,也十分同情他,因为倪如良自己也是狐儿,同样是叔父养大成人。他知道,没有父母的的孩子生活是多么艰难。他在心里原谅了小袁陶,又来做妻子的工作。秀枝开始无论如何也不原谅袁陶,但经不住丈夫一再劝说,她的心也软了。   2002年4月5日,上海市长宁区少年法院开庭审理了袁陶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一案。由袁陶的表嫂介绍了袁陶的身世。替袁陶辨护的律师声称,袁陶由于从小孤辟,缺少父母的疼爱。使他脾气暴燥,不问青红皂白武汉癫痫病正规医院就拿大木棒伤人,是要负一定的法律责任的。   但是,律师话锋一转,满堂本身也有一定的责任,假如当时不出口说脏话,不会惹起后来的矛盾。被告人袁陶未满十八岁,请求法庭减轻对被告的处罚。   而袁陶的陈述更是令人震憾。他流着泪说:“今天,我站在被告席上,十分悔恨。我对不起倪满堂及他的父母。我决心出狱以后,靠打工挣钱来赔偿他们。如果倪爸倪妈愿意的话,我将把他们视同我的亲身父母,为他们养老送终。”说着,袁陶突然转身,向着倪如良和秀枝,朴通跪下来,对着他们磕了几个响头,一边哭着说:“倪爸,倪妈,你们原谅我这不懂事的东西吧。”   倪如良连忙上前,扶起袁陶。心痛地说:“孩子,别这样,别这样。”   秀枝也哭着上前劝慰袁陶。   这样的情景在法庭上从来没有过,法庭上,原告被告都是怒目相向,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吞了你。出现如此感人的一幕,使旁听者和法官也都忍不住同时流出了热泪。   休庭后,倪如良夫妇找到负责此案的法官,咨询可不可以原谅袁陶,负责此案的陈法官说,“哈尔滨癫痫病医院谢谢你们夫妇的大义,你们的心胸真是太宽阔了,简直比大海还宽。我和院里领导汇报一下,及各位律师讨论讨论,尽量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2002年6月5日,法院第三次开庭,在经过必要的程序后,倪如良请求法官,让他来讲几句话。审判长同意后。倪如良开始了他自己的陈述:“审判长,法官、律师及各位先生女士,今天在法庭上,我想说的话特别多。我们失去儿子巳经快一年了。说实话,这一年里,我和他妈都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们就这一个儿子啊,看到别人家儿女成群,我们没有后代。到老了,谁来管我们的生老病死?来给我们熬汤端药呢?想想我都能哭他个三天三夜。”   说到这里,倪如良痛哭失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啊’   整个法庭,也都是唏嘘一片,特别是善良的女人,眼泪更是丰富,见不得别人哭,也都陪着伤心的人儿,洒上一掬同情的泪水成人癫痫多久不发作才可以停药?。   “但是,现在,这些事,我都不想说了,我要说的是,袁陶这孩子……”   法庭上重归寂静,只有秀枝发出轻声的啜泣。   倪如良的声音在继续:“我儿满堂的死和袁陶的打人有关,他是犯了罪。是应该受到法律的惩处。我们是恨过他,盼他早日受到法律的制裁。但话说回来,这个孩子也不容易,他从小没有父母管教痛爱他啊。是奶奶和姑姑将他抚养成人,听说他出了事,年迈的老人在家快急疯了。为了让年迈的老人有个盼头,我和满堂妈商量好了,愿意原谅他。这孩子虽然粗暴,但诚实可信,一点谎都不会说。因此,我们请求政府,对他从轻处理,少判他几年刑吧。让他早点出狱来赡养他的年迈祖母。他现在还年青,没有什么学识和技术,愿袁陶记住我的话,出来后好好学一门枝术。脾气性格要改一些,不能再惹事生非了。至于我们,不图他什么报答,只要他出来,能来看看我们,我们就感到很宽慰了。在这里,我也要请亡儿满堂原谅袁陶,同时也能理解我们。谢谢各位法官、先生、女士,我的话完了。”   袁陶听完如良的请求,在被告席上嚎啕大哭。   众人都被如良夫妇的高恩厚爱感动了。   2002年,6月25日,法院再次开庭,法官们采纳了律师和倪如良夫妇的请求,对袁陶从轻判决,判处袁陶有期徒刑四年,(羁押之日算起,到2005年6月25日止。)   袁陶被送到上海少教所服刑。      共 312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