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辽海】于都,你有多少血(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09:27

这是一片红色的土地。

当乘车一进入于都境内,你就会发现,于都的土是褐红的,赭红的,殷红的!

为什么?是两千多年前汉高祖的纵马拼杀留下的滚滚红尘,还是周敦颐、岳飞、文天祥、王阳明一代名人的血脉浸染?这个曾有“六县(瑞金、会昌、石城、宁都、安远、寻乌)之母”、“三省(闽、粤、湘)之冲”之称的古代名郡,当年是赣南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交通的中心,由此古称“雩都”——云集之都。

上世纪初,中国共产党在这里建立了赣南的第一支工农武装,第一块红色根据地,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当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又是中央苏区的最后一块根据地,是红军万里长征的集结地和出发地,是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起始地,因此这里堪称长征之源,是“地球红飘带”的起点。

这是一个无比骄傲之城,无上光荣之城!

这是我的祖籍,是我的生命之根系!

记得小时填写籍贯时,父母就告诉我们要填写“于都”,那时我们不知道于都在哪里,于都什么样。后来知道了,于都是父亲出生的地方。父亲1928年在那里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跟着共产党走上了革命道路。我不知道当时父亲为什么要跟定共产党,我只知道,父亲参加革命后负过五次伤,只知道当年和父亲一起参加红军的63个乡亲中只有3人活到建国后,只知道父亲的家乡没有亲人——许多亲人都在主力红军转移突围后惨遭杀害……

在那最残酷的斗争岁月中,有成千上万的于都儿女像父亲一样站在了共产党的旗帜下。从于都《红军长征纪念馆》的一份资料上看到这样的记载:红军在反围剿战斗趋于失败时,为准备战略转移曾经多次下达“扩红”计划,其中1934年5月18日提出要在三个月内“扩红”5万人,结果在当月就完成了2.7万人,至7月7日超额完成至6万人之多。而在10月13日红军突围出发之前三天,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发布了专门指示,将刚刚“扩红”进来的9700名新兵补充到各部队。红军在于都出发时总人数达到87000人,其中有一半是三四个月内在于都等地征召的新兵。

纪念馆里还有这样一个统计表,记载了中央红军主力部队突围转移时于都补充兵源的情况:

红一军团,于都补充2600人;

红三军团,于都补充2600人;

红五军团,于都补充1300人;

红八军团,于都补充9022人;

红九军团,于都补充1300人;

军委第一野战纵队,于都补充4893人;

军委第二野战纵队,于都补充9853人。

总计于都补充到红军当中31568人!

从1929年到红军长征,于都参加红军的人数为6.8万人,还有5000多名民工参加支前!而于都当时的人口不足50万人,而参加红军的都是青壮年,是于都鲜红的血液。

站在夜色下的长征渡口边,看着江水静静地流过,我心潮起伏。我在想像着那是怎样的一个夜晚,那又是怎样的一支队伍。

可以断定,那是一个冷清的夜晚,一个悲壮的夜晚,也是一个模糊不清、心绪复杂的夜晚。

“千军万马江边站,四方百姓泪汪汪。”为了防止敌人发现,红军都是趁着夜晚渡河的,因为行动保密,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百姓依依相送。点点繁星,簇簇火把,也许有的红军战士远远就能看到自己家油灯闪亮,有的红军战士甚至能够听到自己婴儿夜里的哭声,可是他们却不能去告别,也许他们只当作是执行一次普通的任务,是一次重复多次的出发。

可是,这一别就是八十年,许多人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

长征路上,于都儿女步步流血,天天牺牲,当年从于都出发的8万6千名红军只有7000人到了陕北,而于都籍的红军战士更是所剩无几。建国后,他们中间没有大将、上将、中将,只有16位幸存者成为共和国的开国少将。而我父亲则因为在授衔期间得罪了一位顶头上司,眼看着与订制好的“将军服”失之交臂,可他从无怨言——当年那么多一起出来的战友提前倒下“见了马克思”,他能够活下来已经知足。

而在主力红军突围后留下的部队和红军亲属,遭遇更加悲惨。如电影《党的女儿》《闪闪的红星》里面描述的那样:卷土重来的国民党反动派们对苏区百姓杀光、烧光,无村不戴孝,处处是狼烟的情形比比皆是。

于都用鲜血强壮了红军,用身体掩护了革命,用生命支撑了共产党!至今许多人家都无法找到当年参加红军的亲人,没有他们的消息,不知是死是活,他们留下的妻儿也无法认定是烈属,他们的父母双亲无人赡养……

走在于都的大街小巷,常有那支“红歌”处处相伴——红军哥哥你慢些走呀,小心路上就有石头,疼在老哥的脚趾头,疼在老妹的心里头……

这是一支带血的歌。素朴的歌词,如于都人淳厚的品质,悲伤的旋律,是于都人不善张扬的情怀。可于都的血,染红了党旗军旗,染红了江河田野,褐红,赭红,殷红,如同那么多陌生的面孔和淡忘的姓名!

而今于都仍在流血。

这是一片富有的土地。地下蕴含着钨、铅、锌、钼、金、银、莹石、硅石等28种矿种。

因为于都是老区,因为于都贫穷,中央专门下发了扶持开发的政策,可以简化审批手续,可以减免税收,可以打出许多“擦边球”……当然政策的初衷是想让羸弱贫脊的于都百姓尽快致富,搭上小康的快车。

然而这些政策却被瞪着绿眼的商人们盯住了,被急于功利的官员们用足了,为了尽快富起来的目标,他们不惜牺牲掉青山绿水,牺牲掉蓝天白云,牺牲掉朴实民风,袒露出自己古老的血管,让那些贪婪的商人们尽情吸吮。在招商引资的大旗下,在人们急于脱贫致富渴望中,引得各路矿主纷至沓来。

于都的经济成了流血的经济!

于是经济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早在起步的2010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实现了四年翻两番,其中第一产业投资增长48.7%,第二产业投资增长13.7%,第三产业投资增长48.5%,而房地产开发投资速度最快,比上年增长50.4%,商品房竣工面积竟增长189%!

仅过四年,全县生产总值又比上年增长10.4%。尽管人均生产总值(人均GDP)仅比上年增加1.09%,可建筑业的总产值却比上年增长了27.6%。

这甚至是一种井喷式的增长,一个畸形的增长。难怪我们可以看到县城里高楼林立,未建完的半拉工程到处都是。一个经济基础薄弱的县城,何以能够如此迅速膨胀?是被打了鸡血,还是流干了精血?

人均GDP增长不到2%,钱都被谁挣去了?

我无意诋毁经济发展,只是心痛那殷殷血脉,靠着开矿挖山的快增长,我们将来怎么办?我们难道找不到更好的方式发展经济?于都素有“三锤三匠”(打铁锤、补锅锤、弹棉槌;木匠、泥匠、篾匠)之乡的美誉,说明于都人并不笨,于都的“唢呐公婆吹”更是驰名遐迩的文化风景,难道我们不能从中寻找一些比“卖血”更好的经济增长方式?

徜徉在于都街头,看着那长征渡口跳着广场舞的人们,看着渡口边那一幢幢兴起的连排别墅,看着闹市中灯红酒绿歌厅舞厅,我心如那静静的于都河水,翻滚激荡着,却无语。

家乡人告诉我,村子里已经很少有人种地了,有的盖了房子,有的转租给了他人。青壮劳力出去打工挣钱,老人们在家里照看孩子。农民没有了土地,以后咋办?他们没有想,可能想了也没用。

于都发展了吗?于都繁华了吗?我用复杂的心情端祥着于都,端祥着那一片被无数人用血和生命浇灌出来山山水水,褐红的,赭红的,殷红的—— 你,还有多少血?!

2016-05-16

癫痫患者怎么饮食对疾病有帮助湖北专业的癫痫医院哪家好济南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湖北癫痫哪个医院治疗好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