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江南乡】那些家务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21:08

中国有句古话,“清官难断家务事”。可见摊上家务事,任何人都难说的明白。

在六岁之前,我还不大记事,所有的记忆都是模糊不清,残缺不全的。真正意义上的记事,是在父母相继去湖北打工,把我送到大姨家。

我的父母是地道的农村人,常年守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在那个年头,旱灾,涝灾接连不断,每户能够填饱肚子,已实属不易,更别说能攒钱。父亲虽说在窑上有份事做,可拖欠工资的事情也是常有的,而母亲和奶奶不和,母亲又常年患有胃病,需要吃中药调理,再加上人情世故,生活开销,家中确实十分拮据。

父母去打工成了板上钉钉的事,而我的去向是个难题,外婆年迈不说,大舅家的子女她一手拉扯,加上我根本顾不过来,而奶奶,我上面已经说过,她和我母亲一直不和,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两人的矛盾是在没分家前,日积月累中形成的,一时也说不清谁对谁错。照理说,她们之间矛盾不该牵扯到下一代身上,可凡事没有绝对,我是不讨奶奶喜欢的,不,该说奶奶是厌恶我的,她似乎把对母亲的不满全表现在我身上。

所以,她是不会收留我的,当然母亲也是不会同意的,她们之间心照不宣。

母亲思来想去最终把我托付给大姨,跟我一起去的还有一车的粮食,家里的牲畜,和一台黑白电视机。大姨的婚姻是不幸的,那时候村里都是包办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之前也没见过我姨父一面,更别说有感情基础。结婚后,姨父抽烟喝酒,总爱到茶馆打牌,一打就是一天,家里的活再忙他也不管,喝点酒脾气就老大,每次大姨去劝她免不了一场争吵,闹得凶了甚至当场打起来。后来也就不再去劝他了,家里的活大姨全包了。

家里只靠一个女人,生活状况是非常糟糕的,大姨还有一对儿女,更是雪上加霜。这也是母亲把我家全部家当拿到她家的原因,一是想让我过的好一点,二是想接济接济大姨。

大姨是个实在人,尽管家中穷的揭不开锅,连盐都吃不上,也从没苛待我半分,始终待我如己出。后来从母亲口中得知,她曾偷偷到市里卖血,去了不止一次,换来的钱能勉强维持几天家用。我这些话并非夸张,她家中情况确实如此困难。

后来母亲每次寄钱时,总会多寄些钱给大姨补贴家用。

不知道这些事怎么传到奶奶耳中,奶奶曾在村里大肆宣传,她说,母亲宁愿让我在外人家受罪,也不愿留给她照看。说的甚是无奈,好似我母亲很不通情达理一般。

那时,我年幼无知,且不知前因后果,以为奶奶是纯粹不喜爱我,甚至揣测只因为我是女儿之身,家中老人重男轻女的思想作祟,或者是因为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现在想来,年少时还有几分幼稚可笑。

随着母亲的打工,和我多年不在奶奶身旁,她们的冲突似乎被时间冲淡,也或许只是埋藏到心底,不愿提起,关系稍稍缓和。我一直认为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多数是在日积月累中形成的,是诸多不悦引发的彻底爆发,不住在一起,自然就没了争吵,当然后面证明我的想法并不全对。

我十岁那年,弟弟出生,父母在外办满月酒,父亲欣喜通知奶奶前来,那头如往常一样无关痛痒的声音。所幸,她最终还是到场,且不论出自真心与否。

后来我继续在大姨家读书,而弟弟年幼始终跟着父母。

几年光阴过去,家中老屋常年受暴风雨冲刷,裂缝,破烂不堪。父母的工厂面临倒闭,恐回乡无处可住,只好重建房子。巧的是,同年大伯也修建房子,爷爷开始为大伯家找建筑队,谈工钱事宜,为大伯四处奔波,借钱盖房,而对父亲盖房之事全然不管,更别说出谋划策。

父母当时心里多少是有怨言的,只是没表现出来,这事摊在任何人身上,大概都有些意难平吧。

而我的十二岁生日大概成了最大的导火线,在我家乡有这样的习俗,十二周岁的生日叫“开锁子”,这一天是要大摆筵席的,村里的人,亲戚家人是全要到场的,显得吉利,喜庆。那天一大早,母亲就让我去请爷爷奶奶,第一次奶奶含糊其辞,半天没答应也没拒绝,在父母催促下,我又去了第二次,未果,最终中午的时候还是没请到他们。

那是我第一看到父亲哭,他就躲在楼梯道下面,哭的不是很大声,很压抑,父亲可能也觉得委屈吧,我这样想。哭什么哭,让别人看见了笑话,这是母亲的声音。而我就弯着腰听里面的声响。

我一直都很敏感,那天父母的情绪都不是很好,脸上的笑容也不过是在逞强。其实我知道父亲那次为什么哭,哭是因为失望,难堪,和委屈。这样好的日子,我母亲娘家的人,外婆,大舅,二舅都来了,而我家这边,长辈不肯出席,这代表着什么?像是在众人面前打父亲的脸。

年底,房子全部盖好,家中负债累累,为了早日还债,父母又要到远方打工。母亲跟奶奶商量我和弟弟托付问题,可能奶奶见我已经懂事,答应的十分干脆,可弟弟,她颇有微词,弟弟年幼,照料上恐花心思。后来彻夜长谈,加上条件,才算勉强同意。

在这个物质社会中,所谓的条件是指,多寄些钱。

后来发生的种种,我总会想起父亲说的一句话,父亲质问奶奶的一句话: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儿子?我宁愿自己是捡来的。

父母前脚去了深圳,第二日是星期天,奶奶说上教堂信教,她是信基督的,可谁也没想到她是离家出走,回了娘家。我记得那一日的情形,爷爷劝她回来,她在电话中处处要挟。除非父母把我和弟弟接走,不然她是绝不会回来的。

我爷爷向来是没主心骨,家里所有事情,大大小小全都是听奶奶号令。他可急坏了,接二连三拨了父亲的手机,希望他能回来把我们接走。那天的雨下的特别大,似乎连老天也感到了悲伤,雨下了一个下午,而我也抱着弟弟哭了一个下午。

后来我再也想不起来当初的心境,到底是悲伤多一点,还是委屈多一点,唯一庆幸的是,弟弟年幼无知,不记事,当初的事情他统统不知情。

如果说之前父亲有所顾及,那从我们被奶奶赶出家门的那一刻起,他开始彻底恨下心来,断绝了和他们的所有往来,从此父亲踏没过那个家门一步,而奶奶也未曾联系过我们。

直到前几年,奶奶患病,提出让四个儿子出钱,平摊药费,才让爷爷给父亲打电话。我记得那会儿,父亲正在考驾照,本来已经是最后一关考试,轻松考过的,大概是家里的消息,影响他的现场发挥,连考两次他都不在状态,心事重重,考试自然是没过。

我了解他那种心情,可终究不能代替。当初闹的那么没脸面,我和弟弟被赶出来的事,村里人尽皆知。如今用钱了,想到还有个二儿子,父亲是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的。他轻飘飘回爷爷的一句话,当初你们赶两个孩子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么一天?

我是第一次看到父亲发这么大的脾气,一整天一句话不说,只是沉默,无尽地沉默,让人感到压抑。

后来钱没寄回去,奶奶的病一好就扬言要告父亲,控诉他不赡养老人等等罪行。村里有人让我父母给他们服个软,事情就算过去了,还有人劝我奶奶不要把事情闹这么大,上了法庭可是要传人证,物证,而不是靠你们的片面之词。

最后可能吓到他们,倒没闹到法庭上,可他们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深,就像是毒瘤,四处蔓延,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近些年,连见面的必要也没有了。

说到底家务事,其实是婆媳之前的战争,而我母亲和奶奶不和已经多年,或许在我很小的时候,也或许当时我还未出生。村里人曾经议论过事情的起因,有人说是分家的时候,奶奶连一斤油都舍不得分给父母,父母做的第一顿饭是在邻居家借的。有人说,是因为分家后,奶奶非要让父亲帮他们犁地,而母亲不同意开始争吵的。

可是这事谁又能说得清?一辈子都是在争吵中过来的,而在家务事中受到最大伤害的,只是我们这些不懂恩怨的孩子们,我们又有什么错呢?

泰安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江苏癫痫病治疗方法长春主治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