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荒原】表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32:31

年前,有一则新闻在我母系亲属中炸响,余震浪一般扩展开来。至今还常有人提及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我姨妈的儿子,我的表弟。

与表弟只见过一两次面,而且还是很久远的事,所以对他的印象相当模糊。记得他是一个白净文弱的小男孩,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小凳上手捧着一本我的旧课本,低头勾腰的样子像一个虔心礼佛的小和尚。有谁和他说话,他也只是微侧起脸腼腆地笑一笑,那笑很斯文很好看,就像一朵重露下低垂的花儿。

姨妈三十几岁守寡,一手拉扯三女二男。表弟最小,不是娇子而是一颗营养不良的苗儿。他知道生在那样的家庭,亦如不幸跌进万丈深渊里的一只小蝌蚪,所以小小年纪就深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可那时候,学校门槛虽然不高对于家庭实力太差的孩子来说还是一种奢求。初中毕业后,姨妈低下一头花白的头发嗫嚅着和表弟商量回乡务农。表弟望着四十几岁便苍老的母亲,嘴皮子抖抖索索却明白无误地表示了否决:他要读书他要上大学。那个暑假,娘儿俩是斗着气过来的。

姨妈有一回和我母亲说:“他是有志气的孩子,就是命不好生在我家。”母亲只能陪着姨妈叹了一口气,因为我们家兄弟姐妹也多,生活条件相对好一点而已。

表弟三年高中辛苦努力地读下来却没有走了。他回家告诉姨妈说,他的成绩正好达上录取分数线,偏偏有一位女学生和他的分数相同,而录取的学校偏偏只剩一个名额。那位女学生家里只有母女二人,那天母女二人走了几十里路来学校,偏偏就把他找到了。那位母亲向表弟叩了一个头,于是表弟的命运就走偏了。

姨妈捶胸顿足地说:“人家家里困难,你家庭强在哪一点呢?这孩子怎么这么心软啊!”我不知道这事怎么就奇巧到了这样的地步,三年的时光换得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结果,搁谁心里也堵得慌。也只好陪母亲一道奉上一声同情的叹息。

十八岁的表弟已经长大,青涩的外表包藏着男人的坚毅,面对学业上的挫折,他向姨妈表示要复读,理由是第一年既然已经达上分数线了,第二年就没有不成功的可能。而事实往往与理论相去甚远,那些年复读几年没考上的比比皆是,甚至读书读疯了的也不稀奇——幸运之神只会眷顾凤毛麟角,并不知道怜贫惜弱。姨妈坚决不答应表弟的请求,因为表姐已经出嫁,老表快要过婚娶的年龄却连媒婆都找不到。姨妈心里明白:这个家庭急需解决的不是远大理想,而是生存危机,三间破草房快要倒了,别说凤凰不会落脚,就是麻雀也不敢来做窝。家族香火是乡间观念里人生第一要律,姨妈害怕死后到阴间无颜见列祖列宗。姨妈哭着对表弟说:“人家给你跪下你就让了,那么我也跪下求你听我一回吧?儿啊!”

表弟梗着脖子,将脸扭到蛛网密布的墙角里。旁边的老表抢过来一把抱住双膝堪堪触地的母亲。一家人谁也没有再吭声,都咬着牙要将冷战坚持到底。几天以后,表弟失踪了,几经打听才知道,他跟随一位调任的老师跑到一百多里以外的一所学校复读去。姨妈一脸愧疚地望着老表,嘴唇哆嗦着出不了声。老表大度地一挥手说:“就给他一年机会。”其实不给也不行,老表要从一百里外押回表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的,何况他这个弟弟是求学上进,没有差错。

一年的寒来暑往过去得很快,在人们奔走传颂高考录取的喜讯时,表弟回家来了,他主动将主要亲戚家走了一遭。当时我不在家,后来听母亲说,表弟戴着眼镜,还是那么白净还是那么腼腆,声音很小地告诉她自己考上北京的一所大学。吱吱唔唔的意思是想借钱凑学费。这是天大的好事,可在表弟口里说出来,一点喜气都没有,反而有点丢人似的。

那些年打工潮兴起,我一直身在异乡,亲戚间走动稀少,所以关于表弟的消息也就更少了。好像他就读的是“北京师范大学”,学的专业是外语,我想这是一个穷孩子的理想选择,证明表弟是一个很有头脑又很实在的人。不管有多大的理想多高的聪明才智,没有雄厚的经济基础支撑,最终不过都是海市蜃楼。

表弟自称是在外地学校顶替别人的名字别人的学位考走的,所以他家那个村里人都不怎么相信他真的上了大学。打工流浪多年不归的人到处都有,有人甚至怀疑他在外面不走正道。为此姨妈无法向人辨白,只有在心里鸣不平。表弟在学生简历上填的是孤儿,为的是想方便申请助学金。姨妈对母亲解释说,他从小就过继给了他早夭的叔叔,孤儿的说法在理论上也成立。姨妈边说边点头,点得泪水溢满脸上纵横交错的沟壑,一串一串往腿上掉,她双手抚腿盖住被泪水洇湿的裤腿。

几年以后,表弟终于坐着轿车衣锦还乡,亲戚家当年欠下的债务也一并还清。人们才开始改变看他的眼光,相信他可能是上了大学。老泪纵横的姨妈抓着母亲的手,昂着头一脸灿烂地说:“你看,你看,我儿子不是有出息了?我儿子不是从大学里出来挣了大钱了吗?”好像传播流言蜚语和母亲有很大关系似的。母亲也噙着泪附和着说:“是啊,是啊,这孩子真有志气!你也该出头了。”其实母亲不知道,表弟没有原谅姨妈。

后来听说表弟在北京成了家,娶的是一位日本老板的千金;后来又听舅舅说在“新闻联播”上看到表弟坐在国家领导人身后做翻译工作,不过舅舅补充说明自己眼花看的不真切。表弟成了我母系亲属中那颗穿云破雾的太阳,虽然金灿灿的光芒不是黄金,却照亮每个的眼温暖每个人的心。到我儿子走进学校后,我便拿表弟的光荣历史做启迪教材,告诉他要为我争气。

虽然表弟对姨妈阻止他读书的事耿耿于怀,但姨妈满足了,一直到死她那干瘪的脸上也含着笑意。其实表弟不但不该记恨那个家庭的任何一个人,反而有更沉重的感激堆砌在他的空间。从本科到完成读研,那么漫长的岁月,对于他的家庭来说不亚于一场艰苦卓绝的抗战。首先是已经成家的表姐为了这个有出息的弟弟拼尽血力,简直不在乎倾家荡产,从而招致无数次家庭暴力,被打得遍体鳞伤有两次昏死过去。接着是比他大两岁的小姐姐只身跑到北京当乞丐支援他,为了不给弟弟丢脸,她竟然连学校大门都不曾踏过。他的哥哥——我那位同岁的少年老成的老表,终于找了个痴不痴傻不傻的女人成家后,只要弟弟电话催钱,哪怕正在用牛耕地也赶紧跑去邮局汇款。搞得人们一见到他往邮局方向跑,便问:“又给弟弟汇钱哪?”老表都是愉快地回答:“是啊。北京是富贵地方那里开支大,这点小钱不够花。”老表寄出了辛苦得来的钱,收获着冥冥中希望的喜悦。

老表把姨妈过世的消息电话通知表弟,商量后事办理事宜。表弟说移风易俗一切从简。老表说其实她心里只有你最重,你还不肯原谅么?表弟说他正好跟那位日本娘们离了婚,给弄得身无分文的,回不来。表弟说他现在追的女朋友是中央委员的女儿,准老丈人生病住院。希望哥哥快寄八百元钱来,他好去医院探病。他未来的前途命运都掌握在这老头手里,不可掉以轻心。老表百忙中还是遵从了表弟的意见,很快寄去八百元钱。出邮局大门就收到表弟的回复说:谢谢哥哥救了他的急!

我听后觉得匪夷所思:受过高等教育的表弟对母亲如此无理,是可忍,孰不可忍;一个人在北京混了十几年,连八百元的难关都过不了?真是怪哉!老表通情达理地说:“读书人脸皮薄,怕是对外人开不了这个口吧。”

去年下半年的一天,老表家舅舅家凡是与表弟有过电话联系的亲戚家,都突然收到公安局的公函,调查询问是否有这样一位亲属。大家始知表弟有三张身份证三个名字。公函上说他是无业游民,又说希望家属配合做好对他的教育挽救工作。我们都惊讶得矫舌难下,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老表二话不说,抬腿就奔北京而去。

过年时,大家在舅舅家见面,老表不无羞惭地说,表弟是被人陷害的,他在饭店吃饭,看到有人故意遗失的皮包,就伸手拎起,想不到被埋伏在门口的警察给逮了个现行。无业游民是因为婚姻风波辞职,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位子罢了。老表的语气软弱无力,不知道他自己是否比我们更相信这些话的真实程度。

五十岁还不到的老表头发花白,也像姨妈当年一样低着头喃喃自语地说:“他是好人,他读了那么些书,应该不会干坏事的。”

表弟这些年在北京的具体情况仍然是个谜,但也无人有兴趣继续追究。在人们心里他这颗曾经耀眼的太阳已经被天狗吃了,只剩下一块黑斑一份警醒儿女的反面教材。我甚至不知道他现在在北京的哪个角落里蜷缩着。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对他说:回来吧,去你母亲的坟头叩个头,尽一份孝心;你哥哥家的大门还会对你敞开,血肉亲情永远断不了。家乡这块土地生活过无数代的人们,你的根和你的户口都还在这里呢!

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拉莫三嗪治疗癫痫的时候有副作用吗癫痫病可以治疗好吗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