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云】雪后走东许(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21:53

2018年的第一场雪,来的有些激情澎湃,一夜之间,冰封雪盖,江淮大地,银装素裹。大雪一停,我和作家单传洪老师一起,就赶紧驱车前往长丰县朱巷镇,开启我们《史话朱巷》创作活动的下乡之旅。在朱巷镇交警队门前,单老师下车,去往他对接的陈庄行政村,我则继续前行,去往我的对接地东许行政村。

这次美丽乡村大型系列图书《史话乡村》创作活动,由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省旅游文学艺术家协会主席、省政府参事室参事裴章传先生倡议,省旅游文学艺术家协会和长丰县委宣传部共同发起。朱巷镇党委书记朱起触角敏锐力拔头筹,美女镇长唐咏梅倾心落实,首卷《史话朱巷》创作活动于2018年1月2日在朱巷镇正式启动。我有幸成为首批入选的15名作家之一,感到很荣耀,也觉得很有压力。因为从未涉猎过农村题材,如何以文学笔触,书写乡村历史,完成《史话朱巷-东许篇》的艰巨任务,于我来说,是个全新的课题。

雪前在朱巷镇参加启动仪式与对接活动的时候,对东许村作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东许行政村有16个自然村,3200多人口,12000多亩耕地,在朱巷镇以东10公里外,地处淮南铁路与合蚌高速之间的老虎冲腹地,是典型的江淮分水岭脊背村。虽然境内岗冲交错,但以岗地为主,土地贫瘠,易旱缺水,农业生产不稳,农村经济不强,农民收入不高,恐怕是朱巷镇最偏远、最不富裕的一个行政村也不一定。

车至柘塘时,要离开X006县道,穿过柘塘集贸市场,进入村村通小路,才能到达东许村。可当我进入柘塘集市后,只见摊点云集,人头攒动,几乎寸步难行。经人指点,退回县道,另辟蹊径。可我跑出几公里开外也未见蹊径,赶忙拦下一辆电动三轮问路。热心的三轮大哥先是给我详细指点,然后干脆开着三轮给我带路,直到把我引入正途。大哥的质朴真诚与热情,让我在白雪皑皑的寒天里,从心底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东许村村委会在东乡自然村里,县里投资60多万盖起来的村部大楼非常气派。因为已是正午,村部的人都回家吃饭去了,我便在村部楼前广场上,边浏览宣传橱窗,边等候村干部到来。下午上班后,跟许良国书记、任德祥主任交换了意见,商量了下一步的活动安排,就在任主任的陪同下走访自然村。

东许村“任、许、杜”三姓人口居多,任姓人口主要集中在上下任岗两个村子,我们首站就来到下任村。东许行政村虽然经济不发达,但得益于国家政策好,村村通水泥路四通八达,各个村都组织人力把路上的雪铲出了一条车道,我的吉利小车一直开到了村里93岁老人任宏现的家门口。任老是村里最年长者,却仍然耳聪目明,记忆清晰,表达明快。老人家给我们详细讲述了上下任村的历史,让我对任姓祖先的尚武精神与任氏百姓的农耕生活有了大体的印象。遗憾地是,由于天寒地冻,我的手脚就不太灵活,录音笔操作失误,把任老爷子的录音给格式掉了!而且,任氏族谱在文革中被烧毁殆尽,看来如果记忆和笔记不能满足写作需要的话,可能还要二访下任,再见老爷子了。

我准备把16个自然村都走一遍,所以要在村里住几天。书记村长(大家都习惯把村主任叫成村长,所以后面就干脆都村长了)安排人给我现弹了厚厚的新棉盖被,买了全新的木床和其他床上用品,安置在空调房间里,这住的问题就妥妥解决了。村部有食堂,但村干部都住在附近,所以平时不开伙。我看食堂厨具食材一应俱全,正合我平时自由行自助餐的喜好,就谢绝了轮流在书记村长家搭伙的安排,由我自己解决一日三餐问题。不过在这期间,我已经在村长家吃了两顿,在书记家扫了一餐了。

到了晚上,偌大的村部两层大楼里只有我一个人,极其地自由自在。我把大门锁上,穿过后院,进入厨房,用电饭锅煮点米饭,用村长从家里拿来的土鸡蛋蒸一小碗鸡蛋羹,再用村长家的新鲜蔬菜炒上一小盘,就开始了我的自助晚餐。吃到高兴处,端着碗来到院里,时而踏雪绕圈,时而立于井台边,看着满院厚厚的白雪,听着楼顶红旗的猎猎之声,这顿饭吃得就格外的有韵味,格外地有风情。

随后两天又走访了好几个村子。东乡村的老书记杜学法先生,不仅全面地叙述了东乡的过往,而且绘声绘色地给我们回忆他童年的趣事,那爬到30米高的勘探大木架上撒尿的情景,让我们忍俊不禁。尤其那生动的语言极其形象:“站在大架顶上,一泡尿尿完了,下面才淋到人的头上”,大架之高,赫然在目。讲到他因为工作严格得罪人多而屡次落选时,开朗坦荡,没有丝毫怨气与羞涩,一个干练大气的农村最基层的干部形象,跃然眼前。他还让我们看了杜氏宗谱,里面关于杜氏杰出人物与地方历史掌故的记载,为我下一步的史话创作,提供了很好的参考。

郭户村刘才福老先生也向我们展示了刘氏族谱,其编纂工程之浩大,丝毫不逊于杜谱,对我下一步的创作也有很大的帮助。刘老先生还带我们到村头的雪地里,掀开盖在井口的石磨盘,让我们看著名的郭老井。据说这口井水源充沛,水质优良,过去许多年,四邻八乡的人都经常到这里来挑水。现在虽然废弃了,但村里的人都还很眷念,刘老先生怕有人走夜路看不见而掉下去,就把家里的磨盘搬来盖上。知道了这个故事,再看磨盘与井坛,就平添了一份亲切感。老井旁边有一口方塘,三面塘埂都高于下面的田地,渗漏的痕迹很明显。刘老先生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漏塘。当年辅佐朱元璋成就帝业的刘伯温曾在此征战,有一天策马郭户村前,问路于正在捶垒塘埂的农人,农人未予理睬。伯温愠而言道,“一锤三空,不漏也渗”。此塘以后果然一直渗漏,村民遂称其为漏塘。传说虽不足信,但其中教人向善之意一目了然,对当地淳朴厚道的民风形成,或许有所裨益。

许店村的许开楠老先生身高不足1米6,天然一副赧然的表情。没想到,这个慢条斯理的老人家,却有着一身的故事。他讲的得济村的传说,颇有释家色彩,说的是地藏王菩萨曾欲在此建庙,因忘了计数自己所坐的山岗,而未合预设的九龙攒珠九峰拱护的形制,遂移至九华山。随后,当地人便在菩萨坐过的地方修了个庙,因为灵验,所以被称为“得济”。杜谱《柘塘古迹考》则说是朱洪武曾在此庙避难脱险,登基后敕封“得济”之名。两种说法截然不同,却各有一番意味。看来无论哪种版本,这一带曾经有过一个名叫得济的祭祀祈福场所,甚是灵验,四方闻名,应该是八九不离十。至于哪一种说法更接近于真实,倒也不那么重要了。

许开楠老先生今年86岁,一解放就担任村干部,担任过万人高级社主任,然后又降级为村生产队长。文革前做过农业中学校长,文革中长期在公社老虎冲知青林场当书记,改革开放后负责过几个社办小企业。起落沉浮,经历丰富,是新中国建立以来,各个历史时期的直接参与者和见证人。或许,我将要在《史话朱巷-东许篇》中,对这个人物多费点笔墨。现在东许村支书许良国是许开楠的小儿子,我建议他把父亲的经历好好整理整理,为老爷子立个小传,让后人参考借鉴。也希望小许书记能继承父辈的优良传统,把东许村治理好,让老百姓富裕起来。

离2月初交稿时间已经不多,但我仍然没有找到《史话朱巷-东许篇》的切入口,自然无从下笔。好在史志高手、知名作家单传洪老师答应助我一臂之力,让心下稍许踏实一些。彷徨之中,记述一下走访东许村的过程,好像感觉轻松了不少。

明天还要去东许,把没跑到的村子跑完,再跟村干部座谈一下,就无论如何要动笔了。因为我也不想由于自己的懈怠,而让老裴生气。(丁酉鸡年十一月廿九,2018年1月15日,星期一,于合肥)

【作者简介】天高云淡天,本名凌志,安徽省巢湖市烔炀河镇人,法学在职研究生,三级警监。1957年10月出生,1976年12月参加工作,做过电工、法官、秘书,曾任安徽省监狱工作研究所所长、书记、政委,《安徽监狱》杂志主编、《安徽新岸报》总编辑,在几所监狱担任过领导职务。现为安徽省作家协会、散文家协会、摄影家协会会员,合肥市、巢湖市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老家烔炀河》、《狱警絮语》、《老凌游记》等。

郑州儿童癫痫专科医院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羊癫疯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