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冰心】我的十姐妹(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5:11:55

我的故乡坐落在广西蜿蜒的武鸣江畔,沿岸长着密密层层的芦苇。此外,还长着许多树木,有参天笔直的木棉树、盘虬卧龙的龙眼树、高大挺拔的楠木、泛着油光翠绿的樟树、旁逸斜出的苦楝树,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树木,但没有竹林。

美丽的故乡,自古以来,有这么一个传统习俗:村屯里同龄或年纪相仿的女孩要组织成一个小团体——十姐妹。十姐妹之间,平时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一旦有人出嫁时,姐妹之间要互送礼物,在一起吃姐妹礼饭,做伴娘,如果谁先结婚,生了小孩,可以免做伴娘,但必须找自家的一个小妹妹来代替。新婚的姐妹第二天回娘时,十姐妹也要聚在一起吃个“翻面饭”(也称姑娘回报父母的礼饭)。

说起十姐妹的组合,不一定要有十个人才能做,少则可以七八个,多的则可以十来个,甚至二十个。不过,这种情形不多。于我故乡而言,村屯里的同龄或相仿的女孩一般不会超过十个人。比如我的十姐妹,满打满算刚好凑齐十个人。按年龄的大到小,她们的依次排列是:耀姐、兰姐、春姐、玲姐、秋姐、洁姐、蓉姐、桂姐、梅姐,最后是我——晨曦。

一、大姐大——耀姐

在我的十姐妹当中,年龄最大的是耀姐,最小的是我,我们之间的年龄差三岁多。

在十姐妹当中,我最佩服的人是耀姐,她是当之无愧的大姐大,是个领军人物。她人读书既聪明,又懂事,是个好班长,深受老师们、同学们的喜爱。耀姐高中毕业不久,到某校当了五六年的长期代课老师,后来转正无望她便嫁到邕宁,当年隶属南宁市郊,现直属南宁市邕宁区,当了社区的妇女主任。

婚后耀姐生了一男一女,生活过得有滋有味,难得的是夫婿对耀姐百依百顺,夫妻关系融洽,十分恩爱。两个孩子上了大学,毕业后都找到了一份好工作。

二、二姐——兰姐

在我的十姐妹当中,二姐——兰姐,她是我最要好的伙伴。她胆子最大,精灵古怪,善于游泳,爬树本领高强。

孩提时代,每当夏季来临,兰姐就叫我们去河边游泳。如果是汛期,河水浑浊的话,兰姐就带我们到靠近河边的一个大水塘(土名叫兆刚塘)游泳。当时,生产队每天都抽水灌溉农田,那条弯弯曲曲的水利恰好沿着兆刚水塘的四周缓缓流过,水经常渗透到水塘里。一年到头,水塘里的水都是满满的,最神奇的还是那里的水夏天冰凉,冬天温暖,没有蚂蝗(水蛭)。因此,这个水塘成了我们村屯里女孩游泳的乐园。男孩是不会到兆刚水塘去游泳的。那时,男孩和女孩之间界限很分明,比美国在南朝鲜划分的三八线还要分明。没有男孩在的地方,我们女孩可以穿一条短裤、短袖衣服下水游泳。当时还没有改革开放,一切都是很保守的。不要想象有如现代的游泳衣、游泳裤之类的东西。没有男孩在,我们可以尽情地玩耍。如果河水清澈见底,我们一大帮女孩更喜欢到河边去游泳。我们村屯里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年轻的媳妇不准到河边去游泳,年老的妇女和女孩可以放心的去游泳。而且要女性优先,在上游游泳,那里是沙滩,河水较浅,地势平坦。男孩(男人)一般在下游游泳,那里水深,水流湍急,正是男儿冲浪的理想天堂。所谓的上下游,彼此之间相距不过是100米。可以说,男孩和女孩的玩耍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各自玩自己的拿手好戏。

傍晚,兰姐常常带领我们十姐妹玩打水仗、狗刨刨、卖剃刀等游戏,要不然就玩“火烧赤壁”。通常是事先准备好了的,各自从家里拿小竹筏到河边去玩耍。我们玩腻了,玩累了就换洗衣服,回家吃宵夜。

夏季游泳虽然是我们女孩的最爱,但是擅自去游泳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儿。因而,父母们总是在出工之前,千叮咛万嘱咐我们:“不准到河边或水塘里去游泳!不然打断你们的腿!然后再养你们!”对于父母亲的嘱咐,我们答应得比谁都快。可是每当父母亲一出工干活时,我们就开始行动了。我们早就知道,父母亲和生产队里的社员们一起去干活,一去就是一整天,他们经常带粥去,不到天黑都不能收工回家,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家里的孩子们,这样我们可以大把地野,大把地疯,大把地狂。

天有不测之风云。小时候,我们的玩耍不是每天都充满愉快的。当父母亲干完生产队的活,提前收工回来,进家门不见孩子时,他们肯定会往河边或水塘边寻找我们的踪迹,发现我们背着他们去游泳,便对我们做出惩罚。这种惩罚是最严厉的,也是最尴尬的事情。他们一旦发现我们游泳,立即把我们放在岸边的衣服、裤子拿走。当然,他们对孩子们的惩罚仅仅局限于自己的小孩。至于别人的孩子,他们是不管的。兰姐的父母亲就是这样。有一天,兰姐的母亲来到河边,二话不说,便拿走了兰姐的衣服、裤子。当时,我们还在水里玩,哪里会想到提防?兰姐首先发现母亲来,赶紧上岸去抢衣服、裤子,站在岸上的母亲动作比兰姐更快,她飞快地抓起衣服、裤子就往回走。我们见大事不妙,立即游上岸,穿好衣服、裤子,不然迟早也会像兰姐那样,遭到自己父母亲的责罚。

兰姐紧紧地跟在她的母亲后面,几次想争夺母亲手上拿着的衣服、裤子。兰姐的妈妈人高马大,力气十足,矮小的兰姐哪里是母亲的对手,她只能干着急。只是兰姐的母亲干活回来累了,也不想跟女儿争执太久,见女儿不服气,她便用力一甩把裤子甩到了龙眼树上,没想到兰姐“蹬”的一声,一个箭步飞到了树上,那动作简直比猴子还快,把裤子弄到手,迅速地穿好窜到高处去了。在树下正想把衣服也再甩到树上去的兰姐的母亲,立即停住了手,大声地喊起来:“妹砍头(壮话,意思是砍头妹,下同)!妹砍头!喂——喂——大家快来看展览啊,妹兰(壮话,意思是兰妹,下同)不知丑!光着身子爬在树上!大家快来看展览啊,妹兰不知丑!大家快来看看她的奶子!她的奶子!”随着兰姐母亲的呼喊,村里的大人和孩子都来看热闹。兰姐在树上一不做,二不休,在树上也喊起来:“看看什么看!没见过奶头?我的还小得很哩!像个金娘果!有啥好看头?”树下的大人和小孩个个都笑得前俯后仰,笑破了肚皮,只有我们十姐妹笑不出来,也不敢笑。趁人们不注意的当儿,我们十姐妹赶紧把头发弄干、梳理好,免得被自己的父母亲发现而受责罚。

“当,当当!”“当,当当!”生产队长在敲大钟命令社员们出工了,兰姐的母亲拿着兰姐的衣服回家放好,拿起劳动工具上工去了。临走时,她还到那棵龙眼树下,对着还躲在树上不敢下来的兰姐说:“你可以继续呆在上面不用下来。今晚我收工回来再收拾你!妹砍头!妹砍头!妹短命!妹短命!”兰姐的母亲一边大大咧咧地骂着,一边扛着锄头上工去了。大人们上工去了,村子里又恢复了原来的寂静,只听见鸡啼犬吠的声音。上学的时间也到了,我们十姐妹一起上学去了。当晚,兰姐被她的母亲狠狠地揍了一大顿,打得皮开肉绽。第二天一早,她来叫我一起去上学时,她掀翻衣服让我看,只见她身上到处是伤痕,青一块,紫一块的。我悄悄地问她:“疼吗?”她回答说:“很疼。”我妈看见了也直皱眉头,连声哀叹,轻轻地说:“唉,下手也太狠了,你以后要听话。”兰姐使劲地点点头,挽起我的胳膊一起上学去了。

童年时代,生产队里有很多的龙眼树,这些树木绝大多数都是祖辈留下的。生产队里的果,不论是谁都不许偷,否则要扣除偷者家里劳动力的工分。当时每日工分值是1.00元,算是比较高的工分值了。全镇最高的工分值是另外一个村屯,他们每天的工分值是1元2角,排在全县第一名。那时,生产队长规定:每家每户每三个人口可以分得到一棵龙眼树。当时每个家庭有五六个孩子,那是很正常的事,有的家庭有十多个孩子,这情况比较少。因此,每家每户都有两三棵自留果。由于生产队管理很严。不论是哪个小孩,都不敢打生产队果树的坏主意。这样农家的自留果自然就成了孩子们进攻的目标。放了暑假的孩子们,整天没事干,闷得发慌,加上物质很贫乏,每个孩子都是小馋猫。于是,到处东游西荡,尝遍百家果,谁家的哪棵果树果好吃,他们都心中有数。兰姐就是其中的一个。有一天,她带我们十姐妹去偷一个五保户家的果。说是实话,这不能叫偷。因为那个五保户实际上是兰姐的堂太祖堂太母。兰姐说:“甘华太祖的那棵龙眼得吃了,那果大,肉肥厚、很脆,特别的甜,等下我们几个一起去偷吃如何?”

孩提的我们听说有好东西吃,个个都蠢蠢欲动。只有我连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答应,我时时刻刻都牢记母亲的教导:“千万不能去偷别人的东西”。但是最后,我经不起伙伴们的怂恿,怯生生地跟着兰姐去了。于是兰姐一溜烟,就把我们带到了目的地。我个子小,身体不但瘦弱多病,而且还有恐高症,每次爬树,还没有爬上树,两腿直发抖,两眼冒金星,汗流浃背,只好作罢。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伙伴们爬上树,自己一个人在树下眼巴巴地向树上张望,等待小伙伴们的恩赐。她们在树上专挑最好的来吃,吃饱喝足了才折几串果扔下来给我这个胆小鬼。作为行窃者当然不敢开诚布公地偷,自然也不敢胆大妄为,就算兰姐胆子再大,她也不敢太过于放肆,毕竟偷的是自己堂太祖的龙眼。她把自己的衣服、裤子的袋子装满果以后,又折了几大串,便从树上蹿了下来,那动作跟猴子似的灵巧,常常让我钦佩不已。兰姐从果树上下来,带领我们十姐妹到生产队弃旧的仓库后面吃龙眼。当然,这种事是不可能经常有的。因此,无人知晓我们小时候的很多秘密。

兰姐向来胆子大,她可以趁着父母亲外出干活挣工分的空当,拿自家的玉米、黄豆之类去别人家炒。在她自己家里炒是不可以的,因为,铁锅被玉米、黄豆炒过之后,特别的明显,锈迹斑斑,那是因为没有食用油放的缘故。所以,兰姐只能拿到别人家去炒,目的是不让父母亲知道。小时候,我的家被兰姐看上了。我爸长年在外面工作,是个赤脚医生,经常挨家挨户地去给病人打针。母亲很善良,脾气特好,不惹是生非,从不打骂别人,哪怕是小孩,母亲都很少责骂孩子。聪明的兰姐把从家来偷来的玉米、黄豆拿到我家里来炒。母亲就此也批评过兰姐几回,说不该偷东西来炒,说来也怪,兰姐后来再也没有来我家炒玉米或黄豆了。

兰姐还有一大手艺,会自己蒸米粉。每当暑假来临的时候,正是生产队抢收稻谷,抢种秧苗的农忙季节。我们小孩子在家做家务:喂猪、喂鸡、喂鸭,到野外找野菜切好等着第二天一大早父母亲煮好拿来喂猪以后,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玩了。当我们玩腻了,兰姐又生一计,带领我们十姐妹到生产队收割过的稻田拾稻穗,把稻穗脱粒晒干以后,我们用石臼来舂稻谷,脱去米糠。当时还没有碾米机,我们只能沿用古老的办法,把米舂好。经过几钟头的努力奋战,白花花的米出现了,我们惊喜万分。接下来,兰姐把大米浸泡到热水里,用石磨来磨成米浆,自己开始蒸米粉吃了。那是饥饿的年代,吃麻麻香,菜里没有几滴油。吃得多是那个年代特有的专利,但并不是一件好事情。每到青黄不接的时候,特别是每年的农历三四月份,人们通常是向生产队或比较富有的农户借粮食来度日的。我妈勤俭节约,省吃俭用,家里一般都有余粮,吃也吃不完。因此,邻里乡亲都来跟我爸妈借粮食,我爸妈每求必应,又不喜欢张扬。可以说兰姐一家每年都来我家借二三百斤的稻谷才能度过一年。这样,兰姐在教我们蒸米粉的时候,经常搭一些粗粮做米粉。有时搭配旱藕粉,有时搭配木薯粉,有时甚至用龙眼核来搭配。也许你没听说过,龙眼核也可以拿来做米粉。说实在的,要不是我当年亲自实践过,现在说出来,压根底儿就没有人相信。但事实总是事实。它们的制作方法其实十分简单:把人们吃了龙眼果扔得遍地都是的龙眼核捡起来,拿到河里冲洗干净,晾干,把黑色的硬皮去掉,剩下浅黄色的龙眼果仁,用热水浸泡一夜,第二天捞起和事先准备好的大米一起磨(龙眼核不能放太多,不然会又苦又涩的),这样蒸出来的米粉味道奇香,有一股龙眼果儿的清香,还伴有大米的芳香。当时,我们十姐妹,每人可以吃得五六条卷筒粉还不觉得饱。

总之,兰姐是我最好的伙伴。她也是家里的老大,在她的后面还有九个弟妹。兰姐只读到小学毕业,因家里穷再也不能读书,整天跟着她的父母亲下地劳动了。我则继续读初中、高中,直到大学。兰姐在我刚读高一的时候出嫁了。她出嫁时,还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她出嫁的那天,我还在某省城读高中,不能回来参加兰姐的婚礼,我妈代我封了红包,买了礼物送给她。婚后十多年,兰姐生下了三个儿子。不久,她的丈夫被雷劈死了。后来,兰姐又改嫁了,远走他乡,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得到她的确切消息。

三、三姐——春姐

至于三姐——春姐,人长得漂亮,丹凤眼,蛮腰细腿,眼睛特别的明亮。三姐经常能在半路上捡到钱。我们十姐妹当中就数她眼睛最尖锐。她爸是做小学老师的,是个公办教师。她是家中最小的女孩,有两个大姐、五个大哥。全村就是她家里的劳动力最多,每年都能分得很多的工资,家庭生活很富裕。村里劳动力少的家庭,一般都超支,那样的话,要把自家养的猪上交给国家公购(即国家向农户购买猪,任务每户每年一头猪,补给农民一定的钱)后,才能自己杀猪去卖,卖得的钱必须交给生产队抵消超支的那部分,剩下的钱才能自己使用,但绝大多数家庭一般都不够扣除超支的。春姐生活在幸福的家庭里,吃穿不用愁。她常常拿些好吃的东西给我们,也常常带我们几个十姐妹到生产队的榨油坊去捡碎花生米,还有那些不饱满的花生包被手摇风箱吹出外面来,我们几个小孩就捡这些来吃,吃得津津有味。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我们现在吃的那些花生哪里比得上我们当年的好吃?

小孩患上癫痫病的原因都有什么郑州癫痫病医院靠谱吗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武汉专治癫痫疾病的医院在哪里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