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军警】紧急集合众生相(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47:31

当过兵的人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新兵连了。你想啊,天南地北的毛头小伙儿一股脑塞进兵营,学生娃、种田汉、小知青凑一块儿,可想而知能折腾出多少忍俊不禁的事来。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事儿了。

新兵连住的是大通铺,一个班的人个挨个儿地挤在一间屋里,放个屁臭一屋。按规定,班长睡头铺,在通铺的最里边,然后按个头大小依次延展开去。挨着班长睡的是有一米八三个头的大个林,他俩往床上一倒,一米六一的班长怎么看都像他的小弟弟。

记得当兵没多久,有一回夜里新兵连组织紧急集合,那一长串听了就让人串稀的哨声传来,在我耳朵眼里比在家时窗外阳台上的野猫叫春还闹心,偏偏连里有规定,夜间紧急集合不允许开灯,你就听那屋里的动静吧,黑灯瞎火中窸窸窣窣、乒乒乓乓,不时还冒出几声骂娘的脏话,跟后来看的那些夜幕中打斗的烂片差不了太多。我个儿适中,睡在通铺当中,一左一右都是一个公社入伍的“老乡”,便只顾着摸黑在自己那块狭小的天地里,先穿上裤子,再按打背包的动作要领叠被、扎带、压鞋,然后披上自己的外衣,扣上毡绒帽,蹬上解放鞋,将背包甩上后脊梁,一边慌慌张张地系着纽扣,一边跌跌撞撞地朝门口冲去,到操场上集合。

夜幕下,纷纷扬扬的雪正下得酣畅,目光所及已是白茫茫一片。连长扎着腰带站在操场边上,借着昏暗的路灯看着手表。我赶到集合地点时,连队已经有好几十人都到了。各个班的班长都在招呼本班新兵列队,偏偏没见着我们班的班长。我十分纳闷,别看班长个头小,他说话办事从来利利索索,怎么会拖班里的后腿呢?我抬头看了看班里住的那排宿舍,还是没有班长的身影。这时,连长低声喝了一句集合,也不顾还有稀稀落落的人正往这儿赶,就带着队伍朝山边的小径跑去。

那真是一次让人丧魂落魄的经历。那位从来不苟言笑的连长良心大大的坏了,哪条路难走他就往哪带,铺满泥雪的沟沟坎坎摔了不少兵,周边只听到叮铃铛啷伴着鬼哭狼嚎。我虽然没尝到狗扑屎的滋味,也让路边的荆棘拉伤了胳膊肘儿。我一路上把连长祖宗八代都骂遍了,可脚下那条曲里拐弯的路好像总没个尽头。就在我喘不上气想放弃奔跑时,班长呼哧呼哧地赶了上来,压低嗓门叮嘱一声跟上,便朝前面奔去。我咬咬牙,使出吃奶的劲紧随其后……

那次到底跑了多长时间,跑了多远的路,我的大脑根本没那个计算功能了。回到新兵连驻地时,我只觉得胸口憋闷,两腿发软,恨不得钻进哪个草棵里美美地打个盹。可连长像遛了个小弯似地摘下毡绒帽惬意地煽乎了几下,厉声喝道:各班集合,清点人数。我扭头望去,那条通往外界的马路上,还羊拉巴巴似地连着一长串踉踉跄跄往回跑的患难兄弟。我再一回头,差点没笑出声来,我身边的班长穿着一件长到膝盖的军衣,两只衣袖晃晃荡荡地垂在身体两侧,怎么看都像当年红军长征路上的红小鬼。等我们班的大个林跑到队前大家才发现,他穿的竟是班长的上衣,紧绷绷地箍在宽厚的身上,胳肢窝底下的缝线全炸开了,碎布片随风飘动,跟衣衫褴褛的乞丐没啥两样。我那两位老乡更绝,背包带不知是压根儿没系还是跑掉了,干脆就披着一床棉被进了队列,整得一脸严肃的连长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遇到癫痫发作应该如何急救?昆明治癫痫病哪家正规天津医治癫痫病医院哪家更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