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云】点滴(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43:16

七天前的那个下午4:00,接到女儿电话的时候,我知道,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自升入高一以来,由于学习挤占运动,女儿的身体一直不是太好,小发烧、小感冒不断。就在接到女儿电话的前两天的晚上,女儿又发烧了,37.5度,当时作为父母的我们也没有太在意,根据以往的经验,给孩子吃了点退烧药,看到孩子出了一身的汗,便安心睡觉了。谁知次日早起,女儿烧到了39度多,我和孩儿她妈才意识到情况不对,要带孩子到医院就医,但女儿不干,执意要参加期末考试,说这次考试对下学期分班至关重要。拗不过孩子,便只好送女儿带药上考场。就这样,带着39度的高烧,女儿硬是参加了两天的期末考试。

“老爸,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女儿有气无力的这十一个字,当时绝对不亚于一颗原子弹的爆炸,我瞬间就被炸晕,随即心急火燎地驱车赶往学校,满脑子都是那足以让天下所有父母都揪心的十一个字。我了解女儿的性格,能够掂量出女儿这个电话的分量,于是汽车开成了高铁。终于到了学校,看到女儿烧成红苹果的小脸和举步维艰的病态,我的心一下子掉进悔恨的染缸,沾上层层的懊悔和自责,懊悔孩子发低烧的那天晚上的粗心大意,自责不该让孩子带病参加考试,加重了病情。

女儿是父母的心头肉。病在孩子身上,痛却在父母的心里。恨不得一步跨到医院是当时脑海中的唯一想法。但屋漏偏逢连夜雨。人在极度焦急的情况下,似乎一切事情都是你的敌人,处处的不顺利,恰恰又能增加人的焦虑。在带女儿到医院就医的过程中,我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一点,一连串的状况如八十一难般考验着女儿的毅力和我的耐心。先是堵车,到市第一医院原本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路上居然开了近一个小时。期间,给女儿量了一下体温,40度。我急得简直快要疯掉,频按喇叭,气急败坏,直想骂娘,倒是烧得昏昏沉沉的女儿一直在找话题,分散我的注意力,安抚我的情绪:“老爸,我还有两科的考试没考,近前一百名估计没希望了”。“没事,身体比考试重要。”女儿烧成这样还在惦记着考试,我的心里很是欣慰,但更多的是不是滋味。

女儿是我的骄傲,乖巧懂事、品学兼优。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没有让家长操过心。唯一的一次被老师找家长,还是女儿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那时女儿只有五岁多一点,由于太小,又是第一次参加期中考试,不会答题,有些答案没有写到规定的地方,所以数学只考了82分,老师很生气,把孩儿她妈找去,希望孩子退学明年再来。回家和女儿商量,女儿态度坚决,绝不回幼儿园,纵使回幼儿园当班长也不干。那之后,经历人生第一次“挫折”的女儿学习成绩不断提升,到五六年级时已经是年级的翘楚,因此还被评为了市里的优秀学生和优秀大队委员。初中阶段,成绩也是一直稳定在年级的前二十,并顺利进入省级重点高中。升入高一,由于高手云集,女儿的两次月考成绩都不甚理想,这给了她很大的压力,所以,期末前的这段时间女儿的学习越发的努力,希望期末考试能考进前一百名。但人的经历是有限的,用在学习上多了,运动、锻炼就必然减少,女儿的这次高烧、咳嗽,没准就和近段时间的食欲不振、缺少运动引发的免疫力下降有关。这也是孩儿她妈一直诟病我的地方:孩子上学太早,和大她两三岁的同学一起竞争,太累了。但我也是没有办法的无奈之举啊!2002年出生的孩子多如牛毛,将来的就业压力一定很大。而我又不是李刚,没有多大的能量,所以,只能提前把孩子送上起跑线,希望女儿的未来不至于太过拥挤。

蜗牛也有到达终点的时候,在女儿昏昏沉沉的浅睡中,车子终于爬到了医院,和等在那里的孩儿她妈会合,然后搀扶着女儿直奔挂号处。但老经验解决不了新问题,新启用的医院门诊大楼,旧貌换新颜,纵横交错的楼道被整容成同样的面孔,原来的轻车熟路秒变迷宫,我们倒成了无头苍蝇,乱撞了好一阵,才找到了挂号的地方。结果发现,原来挂号处就在大楼正门的旁边,离我们进来的侧门并不远。“娘希匹,新医院了不起啊,也不设个醒目的指示牌,什么玩儿意!”我看了一眼强打精神的女儿,暗自责怪自己地慌不择路、忙中出错。

挂号还算顺利,然后直奔二楼的就诊等候区,好不容易轮到女儿就医了,医生问:“孩子多大了?”“十四岁。”“那请你到儿科就诊,这里是成人诊室。”得,白忙活了,还得重新挂号、排队。我心中的火气积聚成了气球,不断的膨胀,到了爆炸的极限,女儿又看出了我的焦躁情绪,“老爸,我能坚持住,不用着急。”声音疲弱,却针一般将满是负能量的气球刺破,我的情绪平复不少,“女儿长大了”,我暗自想着,心里涌起一阵温暖。

在儿科候诊的时候,碰到了几个和女儿差不多大的男孩女孩,都是同样的情况,高烧、咳嗽。其中一个男孩的家长大声的嚷嚷:“什么破医院,孩子烧成这样,还得排队,要是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他们没完。”这是个尖锐的社会问题。说实话,被从成人诊室请出来的时候,这个问题也差点引爆我的火药桶。但转念便释然了,这种情况十几年前我便领教过。那是女儿出生刚三个多月,有一次高烧39度多不退,我和孩儿她妈急忙带孩子打车去医院,从晚上9:00多排队到次日凌晨1:30,期间只好不停的给孩子量体温、喝水、喂退烧药、贴退烧贴、物理降温。等排到我们的时候,孩子已经退烧了,医生只简单问了下情况,给开了点药,便打发了我们。第二天,女儿出了一身的疹子,我们才知道发烧的原因。

我看过一份报道,全国14岁以下儿童超过2.2亿,儿科医生只有11.2万,平均每千人只有0.5名医师,参照美国每千人1.46的标准,我国的儿科医生缺口至少21万多。这样的僧多粥少,势必造成资源紧张、供不应求,所以,看病难,儿童看病更难的现状短期内根本无法改变,我们除了忍耐、适应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当然,托关系、走后门除外。

终于轮到女儿就诊了,一套程式化的程序走完,看着化验和胸片的结果报告单,医生给出了初步的诊断:肺炎,确切诊断还需要5天后复检,并要求马上打点滴,消炎、退烧。

打点滴,是我们当地的说法,和大家熟悉的打吊瓶、挂滴流、挂水、输液其实都是一回事,就是把药物溶液通过静脉注射进体内,直达病灶,歼灭病菌,以其快速恢复健康。但和后面提到的打针不同,在我们那儿,打针专指扎屁针。

按医嘱取完药,并送到处置室后,我们便来到观察室等待打点滴。观察室人满为患,一床难求,靠门口的西侧长长的处置台边两个护士忙碌着,几个小屁孩哭闹着,旁边的大人哄劝着,乱哄哄的成了一锅粥。女儿在靠窗的角落找到的一张有些破旧的空床,坐下来,头歪在她母亲的肩头,冷眼观世界,鹤立鸡群的感觉。“幼稚”,女儿的声音极小,但我听到了,不觉好笑。也难怪,女儿的年龄虽还在儿童的范畴,但心智和阅历早已不可同日而语,这是我拔苗助长的结果,也是女儿自强自立的结果。

听到护士喊自己的名字,女儿起身边脱去长款羽绒服,边走到处置台前,撸起袖子,攥起拳头,把一只手臂主动的送到护士的面前,没有丝毫的惧色,一派好整以暇的侠女风范。

其实,在我的记忆里,女儿小时候最怕的就是打针,一提打针又哭又闹。和现在提倡的能吃药就别打针的理念不同,那个时候,小病小灾也要打针,说是比吃药好得快。记得女儿一岁多的时候,有一次感冒咳嗽,我和孩儿她妈计划带她去诊所打针,以期孩子赶快好起来。但怎么动员女儿就是不去,只好改变战略战术。吃罢晚饭,我逗女儿:“爸爸带你打针去啊。”“不去”看到女儿要哭的样子,我赶紧转变话题:“那爸爸带你溜溜去啊。”女儿破涕为笑,点头表示同意。当一路高高兴兴的女儿进到诊所的时候,发觉上当,但为时已晚。女儿又哭又闹,使劲挣脱,按都按不住,还在护士给她注射消炎药物的时候,抽手狠狠地给了护士一个耳光,弄得护士急不得、恼不得,干吃了个哑巴亏。我们只好一边呵斥孩子,一边给护士道歉。待回到家里,女儿委屈了整个晚上,小脸阴出了水。奶奶逗她:“明天爸爸妈妈还带你出去溜溜,好吗?”“不去了,不去了。”女儿缩在床脚,哀怨的看着我们,惹得我们又怜、又疼、又笑。

“老爸,我有点胃疼。”女儿醒了,把我从七天前的记忆中拉回到现实。

一缕冬日的阳光把女儿的小脸涂成灰白。棚顶垂下的挂钩卷曲成猴子的尾巴,把鼓鼓的药水袋高高吊起,长长的输液管藤蔓般垂到床边,针头埋入女儿娇嫩的手臂。前六天留下的针眼已瘀结成暗色的点点,筛子眼般拥挤在女儿的手臂上,让为父母者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我稍稍缓了一下神,急忙把女儿扶坐起来,给她服下事先准备好的医用凝胶,并让她吃了些蛋糕,喝了点水。女儿感觉好一点,便不再睡觉,背靠在枕头上看书。

点滴红霉素是件很遭罪的事情。胃部不适是常见的副反应,纵使点滴前服用了医生开具奥美拉唑,点滴时把速度降到了两秒一滴,也无法避免,所以,需要不时的给女儿吃些东西来进行缓解。

其实,前天复查的时候,原本以为不用再打点滴,开些口服药就可以了,因为,女儿的烧已经退了,只是咳嗽未见好转。但想象不等于事实,女儿的复查结果并不理想,支原体混合型肺炎,肺炎中相对较重且不易好转的那一种,所以,点滴非但没停,医生还把点滴加厚成了夹心饼干:每天点滴两次头孢,一次红霉素,头孢在两头,红霉素在中间,而且两次头孢的时间间隔不得低于六个小时。大夫说这是目前治疗支原体肺炎的通行疗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如此一来,加上两种药物转换前用生理盐水冲输液管的五分钟,打点滴的时间由一个小时拉长到了八个小时。还别说,自从加药加量后,女儿的病情明显好转,今天的咳嗽较前两天明显减轻,只是精神头还有些不足,有点嗜睡。

每天要在床上呆八个小时,这对成年人都是个怵头的事,何况是个孩子。但女儿倒是不以为然:“我每天早6:30到校,晚9:00离校,每天要在学校呆上15个小时多,8个小时算什么?”这是战略上的藐视,却不影响战术上的重视。枕头、薄被、教科书、手机和平板电脑,都被女儿从家带到了医院,一副打持久战的架势,按照女儿的说法,打点滴太无聊,总得让无聊的时光舒服些,充实些。

知女莫若父,其实,女儿平时很喜欢刷电视剧,平板电脑中也事先下载了好多的电视剧,但在医院的这段时光,女儿却很少看平板,更多的时间留给了书本。这是女儿的严格自律的性格使然,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对这次期末考试横生枝节的耿耿于怀,她要利用一切时间来学习、来弥补,为实现自己的梦想、完成父母的心愿而不敢有丝毫懈怠。甚至和我一样,都忘了她自己还是个只能在儿科诊室就医的儿童。

儿童是个什么概念?天真、快乐、自由、无忧无虑、没有负担。但女儿的童年是这样吗?不是,自从五岁上学,“儿童“一词便变成了一个虚词,在她的生活中失去实际的内容,课本代替幼儿读物,学习剥夺游戏时间,补课挤占了休息,身心陀螺般旋转起来,早已成了背负父母希望、跋涉人生战场的士兵、勇士。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哪个家长能跳出社会风气、就业形势和相互攀比的魔咒而超然世外呢?正所谓,舍不出孩子套不着狼,更何况,舍出孩子还不一定能套着狼呢?所以,牺牲孩子的快乐童年,把孩子当成诱饵挂在补课班、艺术班的钩上,拼尽了人力、物力、财力,在飘渺中钩挂希望,似乎成了家长们手中的救命稻草或是最后的赌牌,殊不知,已透支了孩子的未来。这是我的认识,但只能停留在口头上和脑海中,因为深陷其中,现实我无力改变。

无力改变的还有雾霾。看看窗外,灰蒙蒙的天,一轮中天的太阳已失去光芒,无精打采的挂在天上。

“雾霾”是近几年的高频词。原来不知为何物的家伙,如今妖魔般频频骚扰着我们的生活,尤其是冬天更甚。只要没风,天空中基本上都是雾气昭昭的,煤烟味、汽车尾气味、还有说不清的味道充斥着鼻孔、口腔,让人呼吸困难。于是防雾霾口罩甚嚣尘上,奇形怪状,价格不菲,但效果和曾风靡一时的空气净化器差不多,只是个噱头。对于有些条件的老年人来说,则是惹不起,躲得起,刚进入冬季,便候鸟般南迁到海南、广西等地躲避寒冷和雾霾,但绝大多数工作在身、学业繁重的大人和孩子则只能在妖境一样的环境中挣扎,身体忍受寒冷,口鼻吸纳尘霾,日积月累,脏器发生应激反应,发烧、咳嗽便在正常不过。难怪有人戏言:有能耐开医院,不赔保赚。还真是,有化肥、农药、地沟油和雾霾帮忙,再加上医疗和药品的暴利,医院想不赚钱都难。

女儿还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时而舔舐一下干涩的嘴唇,时而被一顿咳嗽惊扰,抬眼看看周遭,便又低下头去,将室内的哭喊声、说话声尽皆屏蔽于身外。

我则继续沉浸在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中。忽然,我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医生说的,再打七天点滴,女儿就能恢复健康。

想到希望就在前方,我不免有些激动,于我来说,宝贝女儿迎春花一般,在我的面前安静绽放的模样就是我生命旅程中最美的风景,女儿健康平安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于是,我双手合十,闭目祈福:愿我的女儿永远沐浴暖阳,健康成长!

睡眠性癫痫病要怎么治河北哪里癫痫病医院好长春癫痫哪里治疗最好癫痫病的遗传性和护理介绍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