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流年】青春的眸光(散文三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1:15

认识她的时候是在小学五年级,高高的双马尾,一双灵秀的大眼睛,脸永远是红润润的有点婴儿肥。因为是独生女,所以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带了骄娇之气。其时,他也是独生子,却温婉如玉,性情和顺。认识她,仅仅知道了她叫佳洁,是班里的班长。他每天第一个来到学校,看她像风一样翩翩而来,百灵鸟一样笑语嫣然,放学后又像风一样呼啸而去,身边如众星捧月般跟随着一批拥护者。

上初中了,他俩居然变成同班同学,座位是前后桌,她的马尾辫更长更顺滑,依然骄傲的像个公主。他仍然文质彬彬,内敛沉着。他们仿佛两条平行线,相互看见,却从无交集。初二的夏天很热,他的内心忽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燥,心中的烦乱如唇上的胡茬,在不经间悄悄钻出来。有一次上自习课,也不知怎么了,他伸出手去,鬼使神差地触了触她的长辫子,她的头发乌黑发亮,入手柔滑,让人感觉飘柔的广告走进了现实。她专心的写着作业,没有发觉,看着看着,他不由地轻轻拽了拽。她的脊背挺直了,猛地勃然大怒,眼神凌厉的瞪着他,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她一言不发拉过他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他傻在那儿了,张口结舌,居然觉不出疼,愣愣地看着深深地齿印里渗出了血珠。一瞬间,教室里一片起哄声,同学幸灾乐祸的吹着口哨,唯恐天下不乱,他什么也没说,垂下眼皮,默默坐下了,是不屑?害怕?还是理亏?她看着一个男生变得这样楚楚可怜,心里是有一丝后悔的,俩人始终没说一个字。

他奶奶心疼的什么似的,跑到老师那儿告状,不依不饶。他一直三缄其口,打死都不说是谁干的。老师也无可奈何,安抚了老人家几句,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他们却因此熟悉了。事后她问他:回家后你家人又问你了吗?当然问了。那你?怎么说的?我说,是狗咬的。啊?你还……真能编哦!呵呵呵,我奶奶还要我去打狂犬疫苗呢……讨厌,你才是小狗!后来他们无话不谈。时光真是个魔术师,她那么刁蛮,居然当了一名小学老师,带着她一贯的潇洒,做得有声有色。他考取了一所离家很远的大学,一直往上读。聚会时,同学们都戏言,以她的性格脾气肯定没人要,如果不改一改,没人受得了。她双手一摊,耸了耸肩,配合地表示很悲哀。他在哄笑时的间隙里说,如果没人要你,咱俩就凑活了吧。她咯咯笑了,好啊,其实你还蛮不错的。不过,我先找找看!可是,竟然有人做了她的男朋友,她的性格没有改变,男朋友宠的她无法无天。他们还是无话不谈。她问,你为什么不找女朋友啊?我还没毕业呢,什么都没有,女孩子跟着我也给不了人家幸福……你男朋友对你怎么样?还可以吧。反正你也知道,就我这爆脾气,他还挺迁就我的。不好也没关系,你别勉强自己。反正,我也快毕业了……他不敢!呵呵呵呵。她没心没肺地笑。全然不知,他是认真的。他看着她灿烂的笑,知道这个纯真的姑娘离自己越来越远,就不再说什么。在我青春的眸光里,你是那样美轮美奂,却始终不属于我。我默默地爱你,并不强迫,只是远远地牵系着你的身影,你幸福了,我也就心安了。

那一年春末夏初,下午的阳光格外明艳,我十五岁,穿上一件牛仔蓝的长裙子,站在镜子前左顾右盼,觉得再有一双高跟鞋把白球鞋换一换就更好了。邻家的女孩子在唤我了:快呀快走了,时间不多了!我应了一声,飞奔出去,裙裾随风飘扬,哈!谁还说我是那个假小子?!我和她是同届,但不在一个学校读书,彼时,我们学校放假了,她邀我去他们学校玩儿。

刚进教室,上课铃响了,很多人一拥而入,我不由自主的顺着人流往后面走去,真不走运,她还说有空位呢,可是明明现在一个萝卜一个坑儿,就多出我一个人来。

怎么办啊?已经有人在小声在议论了,我觉得脸在发烫,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眼瞅着地,尴尬地杵在那儿。这时离我最近的一个男生站起来,用手一指自己的座位说,你过来,坐这儿。我不敢过去,疑惑地问,那你坐哪儿呢?你别管我!他口气很冷淡,甚至不正眼看我一下,就把书包往肩膀上一轮,向另一个男生走去,经过我身边时,停了一下,快速说,快点儿过去!老师来了!你不想被撵出去吧?

说完他一屁股坐下了,和另一位同学一人坐着半边凳子挤在一起。很快就上课了,教室里安安静静的,我滥竽充数地拿书挡着脸,偷瞄他,发现他居然坐着半边板凳,头趴在桌子上在打盹儿。自始至终,我没看清他的模样,不知道他的名字,对他的雷锋精神莫名其妙也受宠若惊。

许多年过去了,每每忆及从前,就想起这件小事,心底都会泛起一丝温暖,忍不住嘴角上扬。我庆幸,我们曾经相遇,不管你是否记得,我却不曾忘记。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不忘说声谢谢,在那个男女界限分明的羞涩年代,有一个男孩儿让我“化险为夷”。

初中三年级的时候,班里来了几个插班的复读生,对于他们,总觉得不如原班生亲切。我看他们的目光里,有钦佩也有鄙夷,他们永远是淡然的面孔,不苟言笑,永远是在读书做题,永远是课堂上最专心致志地挺直着脊梁。他们看我们时,目光是疏离的,孤傲的,不屑一顾的,像比我们大了好几岁。开学都两个月了,一次也没有跟他们说过话。

今天我生日,去校门口的小卖部买点东西自己偷偷庆祝一下。里面有好几个同学也在买东西,打过招呼后就在一边慢慢挑选着。

挑累了我刚一抬头,一个少年拿了一支冰淇淋,微笑着递到我跟前。我愣了愣,看了看后面,有同班的另一个女生,就迟疑地接过来了,递给了后面的女生。那个女生倒是不客气,接了就吃,冲我说,谢谢啊。我还纳闷呢,谢我干什么,只不过帮忙接了一下而已。回头一看,又有一支同样的冰淇淋伸到我面前,还是那个少年,微笑着看着我。给我的?我用目光询问。是的,他用目光回答。我接过冰淇淋,他点点头转身走了。我问那个女生,他是谁啊?为什么给我?到底怎么回事啊?她嘴里含着的冰淇淋一下子喷了出来,哈哈!你不认识他?他是我们同班同学啊。都来了俩月了,你说这话?

我终于没有说出来:我不认识他哎。

整个初三忙碌紧张,我仍然没跟他说过一句话,但是也知道了,他是我的同学。大概他不会知道吧,这是我第一次接受这种来自男生的小礼物。

现在好想替年少的我问一句:同学,你还好吗?

治疗癫痫疾病的丙戊酸钠有什么样的效果沈阳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武汉治疗癫痫病那几家医院好癫痫病需要终身做医治的吗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