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gbbm.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看点】冬天的记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59:39

新年临近,一年又翻篇了。坐在店内,看着门外阴阴的天,冬已走过大半,而期盼中的雪却遥遥无期,不免心中生出些许失落。

雪是冬的使者。有人说,无雪的冬天不叫冬。可小城已经几年没有好好下过一场雪了。

其实怕冷的我并不喜欢冬天。爱屋及乌吧!因为雪落在冬天里。在意念里,我又对冬有着一种别样的情愫,就像喜欢一个人又不能走近一样。

雪是人间的精灵。世间万物最干净的莫过于雪了。我想,世间怕是没有人不喜欢雪了。我也一样,谁不渴望生活在一个纯洁无瑕的世界。

雪是最易融化人心,涤荡心扉的。雪无可比拟的白和晶莹剔透、冰清玉洁是我所喜欢的,也是我所无限崇敬的。

冬天一落雪,随便站在哪,放眼尘世,处处白茫茫一片,蒙盖了世间所有的尘埃污秽,一派银装素裹琼楼玉宇的景象,不能不令人欣喜。目光所到之处,通体的白,给人圣洁的美。这美,震撼着人的心灵也随之变得干净透彻、纤尘不染。站在这纯白的一种底色涂染的世界面前,目光是清澈透明的,心是毫无杂念的,也能体会世界纯美、博大的一面,世俗的烦恼也将一抛而就。即便俗世是沉繁的,人生是落寞的,也将变得“天江一色无纤尘”,美好而诗意起来。诚如雪小婵银碗里盛雪的单纯,清寂中透着欢欣。

这些,大概就是我对雪情有独钟的原因吧!

在冬天,自然界谢幕的谢幕,御装的御装,枯萎的枯萎,不一而足。鸟鸣稀落,大地沉寂,冷风传唱着人世的悲喜。脱去羽毛的树木,收割完庄稼的大地,它们全身裸露,风骨翩翩,厚重而坚韧,启迪着世人的心灵,考验着我们行走于尘世的意志。这些是让我顶礼膜拜的。

然而,我又是怕冬的。冬的凄冷往往让我不知所措。

不知是年龄到了这个份上,还是我的冷体质缺少温度和安全感的缘故,因为怕冷,现在的我不仅对冬天的喜爱变得牵强附会,就连对雪的喜欢也似乎叶公好龙起来。

冬天一到,我的生命就被无形中禁锢,猫在两点一线间。走在路上来去也匆匆,生怕吹到一点点风,受到一点点寒,再也不敢去亲近大自然,肆意徜徉其中,瞻仰它的真切容颜了。就连三秋从不间断的晨练也被取消了,留下几多叹息在心中如蚊虫叮咬一般。

幸好,我每日上班的路程最多五分钟,穿裹上厚厚的羽绒服,手套、口罩、围巾,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只留出心灵的窗口探路,不及寒冷袭到,我就到了上班的地方。

这两点一线的生活,机械、单调,如同坐井观天,眼中的世界只有方寸之间。也好比温室的花朵,隔窗观世,幼稚之极。也使我闭门造车的文字,缺少了活力。

其实现在小城的冬难得见上一场雪,也并没多冷。与我而言,这只是人到中年的一种特征吧!心生恐惧,望而却步。所居的小城这几年雪都少得可怜,好不容易下一场,就像给大地撒了点面粉,往往是地面都来不及掩盖,就逃得无影无踪,很难有一次盛景一饱眼福。

这样的冬,多少有些遗憾。

记得小时候的冬天可比现在冷多了。雪是常客,一下就沒脚腕深。所以我们都记住了“瑞雪兆丰年”,这句话。一下雪,田野、村庄、院落、屋顶都盖上厚厚的棉被,白得炫目,纯得耀眼,如同乡下人纯朴洁净的心灵。那时土院落土路,雪一化,到处都渗出泥泞,粘得鞋子到处都是。于是,雪一停,村里家家户户都出动,开始忙着扫雪,房顶屋外人影晃晃,场景甚为浩大。我家是母亲负责扫院落、门外,父亲扫房顶、屋后,是一种长久以来的默契分工。我则与村里一大群孩子疯跑,追玩雪仗、堆雪人。

再大的雪,再温暖的火炉都关不住我们单薄、淘气、好动的身影。不多时,黑眼睛、牛皮纸帽子、红胡子、大肚子的老爷爷就在各家各户的门前出现。

在我有限的记忆里,那些年代物质匮乏,一般家庭都很贫穷,能吃饱穿暖是最幸福的事。衣服都是大的穿了小的穿,屁股、胳膊肘有的还补丁摞补丁。冬天人们穿戴普遍单薄,不管新旧,有棉衣、棉裤、棉鞋就不错了,保暖衣是天方夜谭,穿袜子内衣的人不多,戴手套的是家庭好一点的人家,不像现在的人,冬天衣服从里到外,层层摞摞,什么都极其丰富,穿戴一年基本就不身了。

那时候,冬天一到,家家户户都生起红泥小火炉靠其取暖。在几乎没什么零食的年代,在炉子上烤吃洋芋也是一种享受。最温暖是雪天,天一黑,点起煤油灯,炉盖上坐一壶水,滋滋冒着热气,壶四周围烤上一个个洋芋,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有说有笑边吃边谈。唯有母亲,坐在灯旁,一手拿鞋底,一手拽着麻线,来来回回,一上一下双手麻利翻转,哧溜哧溜纳着鞋底。

小时候没有玩具,平常除了踢毽子、玩沙包、跳绳,冬天滑冰是一大亮点。

冬天来了,浇过冬水的地里是成片成片的冰,贴着地面,光溜溜亮晶晶,像一面镜子,是孩子们天然的滑冰场。一放学,哪里可热闹了。

中午时间短,只能边走边滑,不过瘾。下午放了学的我们不必急着回家,一个个跑到沿路有冰块的地里,嬉闹着,有的直立,有的猫腰,还有的手拉手,刺溜刺溜滑着回家,过瘾极了。直到夕阳落下,炊烟袅绕,一个个听到母亲急吼吼的叫声才感到肚子饿了,急忙向家跑去。

我家就在学校后面,隔着一桥一路,走过去,不到十分钟。听见铃声飞跑过去,也不会迟到。尽管如此,冬天的七点钟上学,满天星星,外面漆黑一片。我生来是个胆小鬼,每天早晨上学,少不了父亲早起送。如今,每天早晨夫带着小女儿出门时,眼前总会浮现出那时候父亲送我上学的情景。

学校在我所在的四队,同大队相连,是中心。一、二、三队在学校最南,七、八对在学校最西,五、六、七队在学校最北,成三面包围态势,且都在相距一公里之外。这样可就苦了那些家在这些队的孩子,尤其冬天,挨上值日生,教室里生炉子的时候,他们就起得更早了。

夜里才四五点钟,还是眉月高悬、满天星斗的时候,他们就背着书包、抱着柴禾,一路踏着朦朦的月光,数着星星,有说有笑叽叽喳喳走在尘土飞扬的坑洼乡路上,有些同学还引亢高歌。沿途几里路都是村庄、人家,惹得这些庄户人家鸡鸣狗吠,好不热闹。

每每想起这些,我就会想起“年少不识愁滋味,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句话。

……

冬总是深情不露,窖藏着一年四季的记忆,把年轮滚向深处。

远去的岁月带着童年一去不复返了,但冬天一到,那些铭刻在版图上的记忆,时不时会从脑海里蹦出一些片段,墨染开花,馨暖流年。

怎样治疗癫痫效果才最好陕西小儿童癫痫医院癫痫病会对身体带来哪些危害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